《增广贤文》中说: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是的,茫茫人海里,能够遇见的人很多,然而真正能够走进心里的人,少之又少。


我很庆幸,在人生的旅途中遇到了我的老伴,他是一个心地善良,热情好客的人,年轻时因为工作关系,常常在外面应酬,酒量也惊人,一般人喝不过他,上了年纪后,外面的应酬少了,就常常要我陪着他喝点,我们常常对酒当歌,尤其是喝到兴致来时,他就会对我讲一些他们男人之间才讲的事情,等他酒醒后,你怎么问他,他都笑着说,喝多了瞎说呢!那时的日子真好,有老伴宠着和陪伴,我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感到过孤独。

今天是老伴走了整整150天了,这150天里我时常想起老伴,尤其是今天,一想起老伴泪水不由的挂满两腮,把早上起来画的淡妆冲洗的所剩无几,一边哭,一边想着老伴所有的好。


人呢,就是这样不可理解,老伴在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认为他的存在有多重要,总想着谁家不是这样呢?夫妻俩过日子,很正常。可是现在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每当想起他,就觉得心痛的要命,甚至于他的缺点也想再重温一次。


尤其是现在,生活的繁杂,总让你觉得负累,便希望能有一个懂得的人,诉说心里的不易,分享生命里的悲喜,与人相处,偶尔也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委屈和误解,需要一个懂得的人来倾诉心声,就更加思念老伴了。

老伴就是我今生碰到的最懂我的人,真可谓是知己了。老伴因为懂我,所以包容我,因为相知,所以疼惜我,他知道我的伪装和坚持,能看到我笑容背后的不容易。所以常常对我说:“老婆,你辛苦了!为了这个家,你付出了太多……太多……”每当这时,我的心里暖暖的,是的,懂是心疼,懂是惦记,懂你的人不需要太多,一个就够了,遇到老伴是我今生今世的缘,今生今世的福!


徐志摩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我却持反对意见,我认为这样的爱是写在小说里令人向往却不可实施的爱,这样的爱不是双方彼此刻骨铭心的爱,一厢情愿过去后不容易记起,而我和老伴这样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的爱才是刻在骨子里的爱,这样的爱即便是有一方走了,他的音容笑貌也永远刻在另一个人的心里。

如今,总有那么一刻想找个人倾诉,话到嘴边又止住,总有那么一时,脑海里浮现了很多人,却找不到一个可以真正敞开心扉的人,哪像昔日与老伴在一起时那样,推杯换盏共诉衷肠,回想起来都令人兴奋。


生命里有些人不是来得太晚,就是来得太早,人生没有那么多刚刚好。到如今才深有感触的体会到,无论你再怎样努力,也不一定能走到别人心里,别人再怎样完美,也不一定是你要等的人,越来越觉得朋友再多,不如知己一人,该把自己的圈子缩小到懂得的范围内了,如果没有,宁愿孤独!


人生这趟列车,总有人上车,总有人离开,让人无从把握,越来越感觉到,那个一直在心里陪伴的人有多重要,老伴,你能感觉到我心灵的呼唤吗?

花懂春的明媚,风懂云的飘逸,懂得,是灵魂的相依,自有一份默契,安静,无所求,心灵的相通,胜过千言万语。


有的时候,听一首喜欢的歌,遇到快乐的事,就想找一个人一起分享。人生能遇到一个兴趣相投的人有多重要,再好的风景,没有人一起欣赏,也会觉得遗憾,历尽千帆越发觉得,生命中若能遇到一个懂你的人是莫大的幸福。


今生遇到了老伴是我莫大的幸福,虽然你先离我而去,但是你三十几年的陪伴给予了我后半生美好的回忆。老伴,我一直把你的微信保存在我的微信里,手机号儿子也不舍得丢掉,他一直在给你交着话费,使用着你的号码。

老伴,你知道吗?因为思念,我一直保存着你的微信,还经常在这里与你对话,就像你常年在外出差一样,遇到什么事我都会在微信里告诉你,虽然看不见你的回信,但是,已经习惯这样做的我,感到欣慰,觉得你哪天就拉着我给你买的皮尔卡丹的拉杆箱推门而入,笑着对我说:“老婆,我回来啦。”而我就赶快撸起袖子到厨房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西红柿鸡蛋面。看你就着酒,吃着面的样子,我的心里……


我总是这样幻想着,自己安慰自己。时不时把你发给我的微信在收藏里调出来看,今天我又翻到你病重期间看了我写你的文章后,给我发的这段话,我着看着又泣不成声了……老伴……我真的好想你!

我知道,生活不会按照我们的想象运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的走也是没有办法的,可是到现在我还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总期盼你能回来,总觉得你是出差去了。


我也明白,在现实生活中,无论遇到顺心的事还是不如意的境界,都要努力修心、种因、向上,而不是沉浸在贪恋顺境或排斥逆境的情绪上。


我也懂得,不管你暗自有多少叹息,有多少啜泣,又有多少辗转难眠,醒来,城市依旧车水马龙,生活依然千头万绪。不是有眼泪就能洗刷痛苦,不是用叹息就能拂去烦恼。可是我的心却怎么也不能删除对你的思念!

据说鱼在水中总能欢快地游弋,是因为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七秒过后,所有的烦恼都化为乌有,只留下欢乐和自在。


有时我想,是否也该学一学鱼儿的善忘,忘记那些无可挽回,忘记那些痛彻心扉。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此,我选择了忙,因为有人说:人一忙了就没有时间想烦心的事了,所以我选择了再次工作,想让繁忙的工作阻挡因思念老伴常常痛苦不堪的心情,但还是无济于事,越是累了,越是思念和老伴在一起时的快乐,这该怎么办?


思念!无尽的思念!就让我今天用这滋意流淌的泪水,用这蘸泪写成的文章祭奠我逝去的老伴,祭奠我们已经流逝的光阴,愿你在那边没有病痛!来世我们还做夫妻!

作者:杨玉珍(上图),生于1960年3月,毕业于山西大学汉语言本科,1979年参军时在28军84师宣传队,后到84师医院工作,从部队回地方后从事教育工作直到退休。喜欢读书、写作、舞蹈、健身、旅游、朗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