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8日,我们终于要踏上沙巴的土地了。早上10:50左右我们吃完了丰盛的早餐,从家里出发,乘坐地铁去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我们虽然多次出国旅游,但是在家门口乘坐国际航班这还是第一次,真的是太方便了。亚航不能免费提前值机,虽然我们并不需要托运行李,但也必须到亚航的柜台办理值机,如果需要托运行李,一定要提前在网上购买行李票,因为亚航不提供免费托运行李服务,否则到了机场再买行李票会贵很多(我们每人带了一个20吋的登机箱,各自背了一个双肩包,用足了亚航可免费登机的行李上限)。亚航有三个柜台办理值机手续,其中有一个“常飞客”的柜台人最少,我询问亚航工作人员能不能去那里排队,答曰所谓“常飞客”,其实就是购买了飞机上某些服务的乘客。亚航的机票虽然便宜,但是飞机上的所有服务都是要收费的包括热水。轮到我们时,工作人员检查了护照、机票和电子免签入境凭证函。然后给了我们两张登机牌。

出境及安检手续都很顺利,我们按照预订时间登机,飞机上座椅为红色靠背的是购买了热水服务的,等我们找到座位才发现,我和LG分坐在前后排靠窗的位置。而坐我旁边的是一对看上去很“马来”的老年夫妻。

我刚落坐,我旁边的“马来”大妈就找我聊天,原来他们是华裔马来西亚人,是回国内走亲访友的。我暗自窃喜,这不是天赐良机让我多了解大马的风土人情嘛😄。于是我们就聊了一路,大妈告诉我,我们去时恰逢马来西亚穆斯林的斋月(2019.5.5~2019.6.3),这期间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在日出之后和日落之前都不得进食或饮水。伊斯兰教法规定:全体穆斯林,除病人、孕妇、哺乳的妇女、幼儿以及在日出前踏上旅途的人之外,均应全月斋戒。只有晚上或天亮之前可以进餐。我不由感叹,穆斯林们真的是不容易呀。试想在烈日炎炎的夏日,连续近10个小时连水都不能喝,而且还要连续一个月,这些穆斯林们对真主是多么虔诚啊,不过在我看来,这种近乎愚蠢的虔诚除了摧残人的身体外,真的能够使内心得到净化、提高精神修养吗?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主要由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构成,主要宗教是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基督教。其中华人占总人口的20%左右,族群为福建人、广东人、海南人。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地位低于马来人。因为马来西亚一直奉行“马来人至上”政策,长期在经济和政治上打压华人。国内最好的公立大学限制录取华人的比例。因此促使华人自己办了一些很好的私立大学供华人学生就读。马来西亚的中小学除了马来语之外,还非常重视英语的学习。而华人学校则会学习马来语、汉语和英语。所以马来西亚人的英语水平普遍较高。

不知不觉中,飞机已经开始降落了,下午4:50分左右,飞机准点降落在哥打京那巴鲁国际机场。

办理入境手续非常顺利,只要提供护照和电子免签入境凭证函,不需要填写入境卡,然后再留下指纹就通过了。

入境后我们马上联系民宿的房东,与她约好了在住宿处碰头,就直奔机场外的打车点,用Grab打了一辆车,颇为让我郁闷的是,我在未出机场大门时,用Grab试了一下,当时显示的价格是11马币,因为担心我们所处的位置不容易被司机找到,所以我们就出了机场大门,站到了一个比较显眼的地方,等我再用Grab打车时,价格又跳到了12马币,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才走了不到100米,价格就变了呢?是距离问题还是因为时间关系?(因为正好赶上了下班高峰期)。等了一会儿还没有看到车,我有点沉不住气了,担心车子找不到我们,于是就找到一旁也在等车的两个中国小伙子寻求帮助,结果还没有等他们帮我们打电话,我就一眼瞟到接我们的车已经到了。于是赶紧拿着行李飞奔过去。

大约过了20分钟,车子就到达了民宿附近,因为我去亚庇之前已经与房东约好,车费先由她垫付,待我到市内换了马币再连车费和房费一并给她,所以我没有在机场换汇。当车子停下后,我紧急联系房东,见房东没有及时回复我,我就直接用微信的语音通话找她,房东并没有接电话,而是发来了一串文字,我也来不及看,只好跟司机说请稍候,好在房东很快出现了并帮我们付了车费12马币,房东说这个价格有点贵,她们平时从机场过来大概只要9马币,房东猜想是遇到了下班高峰期的缘故。我们拖着行李跟随房东到达了住处。这时房东才告诉我,刚才发给我的那串文字是房间的密码,我们用密码打开了房门,进到客厅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空旷的客厅里一尘不染,干净整洁,看得出女主人是在用心经营民居的。事后听女主人告诉我,这套房子是男主人父母的自住房,因为两位老人年岁已高,去了新加坡的女儿家,所以他们就把这套房子用来经营民宿的。我认为这套房子从房屋结构到地理位置都算中上乘的。

我们把行李放下后,房东开车送我们去附近的太平洋商业大厦,让我们去那里兑换马币。太平洋商业大厦有两家换汇店,我们经过比较找了一家汇率较优惠的店兑换完马币后,就赶紧找到了在车上等候的房东,结清了住宿费和车费后,我们正打算跟房东告别,没想到热情的房东主动说要送我们去吃饭,我们告诉她,打算去吃佑记肉骨茶,于是房东就把我们直接送到茶室门口,一路上还告诉我们在哪个店买手信更实惠。我们非常庆幸来亚庇的第一天,由于遇到了一位好房东,而使我们的行程是如此顺利。

吃完晚餐后,我们在加雅街溜达了一圈,想顺便找找我们第二天一早想去早餐的怡丰茶室,转了半天也没看到,最后在我们打算离开时,突然发现正在营业的海南鸡饭旁边有一家关了门的店铺,正是我们要找的怡丰茶室。我这才明白,原来加雅街上的餐馆并不是全天候营业的,有的是做早点为主的,如怡丰茶室,开门很早,关门也早,有的以晚餐为主的餐厅往往很晚才开门,如佑记肉骨茶。所以大家如果想专门去哪家店,一定要搞清楚营业时间。

离开加雅街后,大约晚上8点多钟,我们想去攻略中推荐的换汇最划算的默迪卡商场再换点马币,结果到了那里才发现,几乎所有的换汇店全部关门了,我们仔细观察了一下,有的换汇店下午6点就打烊了,而最晚关门的店也不过是晚上8点就打烊了。我们在默迪卡商场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这里的换汇店真的是很多。

我们沿着海边慢慢逛回去,想着去仙本那换汇不划算也可能不太方便,于是我们在回住处途中又绕到太平洋商业大厦,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换汇,结果快9点进去时,商场依然灯火通明,但是我们下午换汇的那家已经关门了,于是我们就在另一家再换了一些。到达住处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

因为我们第二天就要去仙本那了,房东给了我们一间比较小的卧室暂住一晚,而我原先想订的主卧已经被经常光顾这家民宿的一位日本常客占了。

这间小卧室的房费是一天70马币。房东承诺等我们从仙本那回来,就给我们换主卧。

5月9日,我们买好了13:50亚庇至斗湖的机票,所以不敢安排太多的游览项目。我们睡到自然醒,洗漱完毕就去了加雅街。加雅街的入口是一座具有中国风的牌楼,上面的“国泰民安”、“政通人和”两幅匾额寄托了当地华人的愿望。

  我们大约8点半左右到达牌楼右侧的怡丰茶室吃早餐,这里虽然顾客较多,但是还有少量空位,室内没有空调,只有几台风扇在卖力地转动着,我们坐下后倒是没有感觉太热。

吃完早餐后,我们就直奔离加雅街很近的艾京生钟楼。艾京生钟楼建于1905年,是以哥打京那巴鲁的首任总督艾京生的名字命名的。艾京生在28岁那年就因染上疟疾而去世。他在英国的母亲为了纪念她英年早逝的儿子,在巴莱士山上建立了这座钟楼。 起初我们以为钟楼内可以参观,就沿着山坡爬上去了,走到近处才发现,原来钟楼旁边已经用铁栅栏围起来了,门也上了锁。我们算是白爬一趟了。于是又下来拍了几张照片,算是到此一游了吧。

离钟楼不远有一个信号山观景台,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城市。

不到10点,我们已经离开了信号山观景台。看看时间还早,我们就在大街上且走且拍照。

  由于在怡丰茶室吃的沙煲鸡饭太咸,我已经喝光了随身携带的一瓶水,但还是口渴难耐,于是决定在海边的小摊上买个椰子喝。我们刚问了一下价格,还来不及还价,就突然来了一大帮人,听着他们在用粵语交谈,我就问他们的导游,得知这是一个香港旅行团。看着这么多人光顾可把摊主高兴坏了,收钱、砍椰子应接不暇,我估计这时还价应该没戏了,于是就赶紧给了摊主4马币让摊主帮我砍一个,因为之前看到摊主在处理椰子肉,对于我这个酷爱椰子的人来说,想到香香的椰子丝就忍不住咽口水,于是我请导游帮我翻译想剖开椰子取肉的要求,导游转达了我的请求,之后告诉我,其实用一个肢体语言就可以搞掂,说完他做了一个用手砍下去,然后两手平摊的动作。我给了导游一个大大的赞👍。想想也是,其实在异国他乡,与其搜肠刮肚地用语言表达,不如肢体语言来得简单明了。

我们回到住处后,感觉又热又渴,于是每人又喝了一瓶房东放在客厅公共区域的瓶装水。稍事休息后,取了行李到楼下打车,民宿所在的Api Api Centre应该属于市内比较好的地段。大约早上11:10左右,我们用Grab打车时,从图中看到附近有很多车辆,所以当我按下预订键时,车很快就来了。司机是一位热心的华裔小伙子,因为在异国他乡遇到了同胞,我们感觉很亲切,就跟司机聊起来了,小伙子告诉我们,他在亚庇已经是移民第四代了。他还主动告诉我们,如果担心语言问题,可以直接在Grab中选择“司机会说中文” ,但是会说中文的司机可能并不在附近,要从较远处赶来,因此价格就会更高。

我们这次打车去机场,车费10马币。比来时少了2马币。很显然因为这次不是上下班高峰。

  大约11:30我们到达机场,首先要办理值机手续,找到亚航柜台后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国内航班必须去自助机上办理。自助机可以选择中文服务,只要输入预订号(booking number),机器就会自动打印登机牌。

  办理完值机后,接下来就是要过安检了。我们转了一圈,只看到一个安检通道,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排队等待安检,轮到我们时,安检人员让我们出示护照和机票,之后他们告诉我们这里是国际航班安检通道,而乘坐国内航班则要坐扶手电梯再下一层去安检。 亚庇机场很小,乘客也不多,所以很快就办好了所有手续。大约11:50我们到达候机厅,这时才感觉来得太早了,离飞机准点起飞还有整整两个小时。我有点后悔当初应该安排一个远一点的景点,比如包车去沙巴大学。只是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吃,既来之则安之,那就在机场耐心等待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到了应该登机的时间,广播里重复播放着通知,我们也没听懂是什么意思,只是死死地盯着登机口的动向,直到13:50人群才向登机口聚拢,终于可以登机了,飞机大约14:20才起飞。经过了大约50分钟的飞行,飞机终于在15:10安全降落在斗湖机场。

斗湖机场实在太小,我们下飞机后连摆渡车都没有坐,大家就直接拖着行李顶着烈日奔向航站楼。

由于我们没有行李托运,所以很快就到了机场出口,在出口右侧的一个服务窗口,可以联系前往仙本那的的士车,每辆95马币,如果能找到顺路的旅客也可以4人拼车,每人25马币。

我们因为报了两个仙本那跳岛游,可以加一元预订接送机服务。乘机之前,我收到了旅行社的邮件,让我出了机场找“友谊假期”的牌子,因为是第一次预订接机,我理解为是找车上印有“友谊假期”牌子的车,结果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环顾四周,我发现了几位司机模样的人正聚在一起聊天,于是就直接把收到的邮件给他们看,结果有一位看到了我的名字后,就指了一下机场出口方向,告诉我司机正举牌在出口接机呢。于是我道谢后赶紧找到了接我的司机,司机让我们在旁边等候,因为另外两人还没出来呢。等了一会儿见人还没出来,我问司机我们能不能先上车,司机答复车停得很远。无奈只能等到另外两人到了后,司机才带我们一起上车。

从斗湖到仙本那路上要行驶大约90分钟,道路两边种满了热带植物。路况一般,有时很颠簸。进入仙本那后,人、车明显多起来了,车速明显减慢,司机先把两个女孩送到肥妈海鲜楼旁边,车还没停稳,就看到有一个晒得很黑的大约十几岁的少年,朝我们的车走来,等司机把后柜箱的门打开,黑少年就想去提箱子,被这两女孩阻止了,正当她们拿好行李准备离开时,司机叫住了她们,我们看到她们从钱包里掏出了东西给了司机。看得我们一头雾水,猜想是不是要给小费呢?于是我们商量下车时主动给司机算了。等司机把我们送到住处时,我直接问司机需要多少钱?司机愣了一下,好像没明白我们的意思,于是我直接给了司机5马币,司机好像一下没反映过来,但最后还是收下了。事后我们想可能司机并不是主动向那两个女孩要小费,也许是我想多了。

  我们到达仙本那的哈啰酒店后,前台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华裔小伙子,据这位前台说,他们的老板也是华人。我们办好入住手续拿到房卡进入房间后,我们失望地发现这间客房竟然没有窗户!我本来想找前台换一间房子的,但是经过对房屋布局的观察,发现他们所有的房间应该都是没有窗户的,我只能怨自己当初预订房间时没有仔细询问。当初预订仙本那的住宿时,我只看重了这家店评分很高,有单独的卫浴,提供早餐,而且是比较新的房源,因为曾经看过攻略,仙本那最大的那个酒店因为比较旧,里有各种小虫子,所以我就选择了这个新开的酒店。

安顿好后,胃也开始向我们发出了进餐的信号。于是我们就用手机导航去肥妈海鲜楼。我们的住处离仙本那镇中心大约10+分钟的路程,相较于镇中心的喧闹,这里要安静很多。通往镇中心的小路非常拥挤,人车混杂,那些看上去十分破旧的小汽在人群中艰难地移动着,步行的人也同样不容易,既要避开后面的车辆,又要避开摆放在门外的摊位。途中还经过了仙本那镇上的一个清真寺。我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缓慢前行,七转八绕终于找到了肥妈海鲜楼。我们到达时大约是18:00左右,估计是时间还早,我们找了一个靠码头的座位落座,点菜完菜后,上菜的速度也比较快,大约18:15左右就开始上菜了。也许是饿了,我们觉得龙虾粥和蒜蓉粉丝蒸龙虾的味道真的非常棒,招牌豆腐也很好吃,我们很快就吃完晚餐了。

因为次日早上要参加跳岛一日游,乘船的集合地点就在离晚餐地点很近的龙门客栈,坐在肥妈海鲜楼用餐时看到的一排水屋就是龙门客栈。潜店已经为次日的跳岛游拉了一个微信群,群主在群里发了一个寻找集合地点的短视频,吃完晚饭,我们就根据短视频的指引很顺利地找到了集合地点。

其实绝对大多数跳岛游的集合地都在龙门客栈,因为这排水屋就座落于码头,大家集合并领取浮潜装备后就可以直接上船了。



        5月10日,我们起了个大早到楼下吃早餐,哈啰酒店早上6点半就提供早餐。早餐虽然品种不多,但也囊括了西餐、马来糕点、炒饭、粥、鸡蛋等。

8点不到,我们就从酒店出发前往龙门客栈,大约8:20我们到达潜店集合。这时已经有不少游客在此等候。

  我们在名单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签字之后,领取了潜水面罩,脚蹼,一次性嘴咬,一个10升的防水袋。因为我们报的是升级版敦沙卡兰海洋公园一日游,所以潜水面罩与普通版的面罩有区别,是2019年的新款,新面罩不用嘴咬,用起来更容易(事后证明发给我们的嘴咬是多余的),另外升级版还多配了一副脚蹼。

  大约早上8:30我们开始登船,除了游客,船上配备了一名驾驶员、一名会中文的导游和一名潜水助手。

  待大家准备就绪,导游介绍了当天的行程。听完导游的介绍,我发现了问题,因为这个行程就是普通版的行驶线路,而升级版为了吸引游客,打着错峰出行的噱头,调整了行驶线路先去军舰岛,我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才选择了升级版。

  当我向导游讨要说法时,导游粗暴地答复我,这事与他无关,要我找报名的网店解决问题。其实国内各平台如携程、马蜂窝、飞猪等当地一日游的项目是与境外的相关旅行社合作的,所以当地旅行社或潜店对应国内不同平台的多个网店。参加一日游的旅客报名的平台和费用可能不尽相同,特别是在旅游淡季时,因为游客有限,当地旅行社常常会把升级版和普通版混编在一起。这时我们自己就必须擦亮眼睛,特别是报了升级版的游客是最容易遭受降级待遇的。

为了不影响大家,我只能隐忍不发,默默地跟大家一起来到了此行的第一站,巴瑶人居住地酷乐湾。

巴瑶族是海上游牧民族,有海上吉普赛人之称。他们世代生活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之间的东南海域。

巴瑶族人的房屋建在水中,几根木头插入水中高高承托住小木屋,被称作高脚屋的房子就这样一座座悬在海面上。与巴瑶族人相伴一生的还有种叫“莱帕-莱帕”的小船,因其以捕鱼为生,他们常年生活居住在这种船上。

巴瑶族人数百年来都生活在海上,潜水捕鱼是他们的日常,他们个个都是自由潜泳的高手,能潜到30米甚至更深的海域捕深海鱼,为了减少潜水时水压带来的痛苦,巴瑶族人在幼年时就会故意戳穿自己的耳鼓膜,一般年老的巴瑶族人听力就不好了。

巴瑶族的活动区域在国家之间的边境地带,他们不属于哪个国家,也没有国籍。有些巴瑶人终年在海上漂泊,一辈子没有上岸。近年来,巴瑶族人生活的周边国家为了避免争端还有对自己国家海域资源的保护,政府强制要求巴瑶族人上岸定居。

我们看到的就是上岸定居的巴瑶人。

定居的巴瑶人比起常年漂泊在海上的巴瑶人生活环境改善了很多,这里适龄的孩子还有受教育的机会,虽然学习环境较差,但毕竟能让这些孩子扫盲,也就给了他们融入社会的本领。

这些孩子可能见惯了每天来这里的游客,他们一点不怯陌生人,坐在一起等着客人与他们合影。

  我原本很想看看原汁原味的水上巴瑶人的生活,但询问了几家网店,都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直到我问了当地的导游才得知,是因为曾经有一位导游在给游客介绍水上巴瑶人时,用了对他们很蔑视的比喻,引起了不满,所以当地政府禁止了参观水上巴瑶人的行程。

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去曼达布安岛浮潜。由于浮潜地没有换泳衣的场地,所以导游让我们在酷乐湾巴瑶人家的简陋卫生间里换潜水衣,并要求不能穿鞋进入,说实话我还是真是有点不适应,但出门在外别无他法,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将就了。

因为我担心被曝晒同时也担心遭遇水母,所以我买了带帽子的分体长袖长裤的水母潜水服,加上由于天热出汗,所以换衣的过程特别费劲。当初因为怕长时间穿着潜水衣会很闷热,所以我就没有事先在住处换好潜水衣再出门,事后想来有点后悔。

另外,对于不太会游泳的游客,强烈建议大家一定要再买一双浮潜手套,因为要趴在救生圈上看海底世界,所以双手会一直暴露在阳光下。我的手经过两天的曝晒之后,手与胳膊之间居然有非常明显的肤色差。到现在虽然已经时隔两个多月了,看上去还是比较明显。

  终于要下海了,导游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怎样使用潜水面罩,怎样穿好救生衣,就让我们自行下海。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下海浮潜,加上我又不会游泳,心里的紧张程度可想而知了。我请潜水助手帮我准备好了救生圈,并请他在水下接应我一下,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移到扶梯旁,定了定神,咬着后槽牙,战战兢兢地下到海里。幸运的是,我碰到了一位非常负责潜水教练,他递给我救生圈后,一直在旁边帮助我,直到我基本能够掌握平衡才离开。经过一段适应的过程,我终于可以安下心来欣赏海底世界了,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了真实的珊瑚礁,为了记录下多彩的海底的世界,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Gopro,但是,由于我只能趴在水面上,距离珊瑚较远,拍出来的效果不佳,所以我就把Gopro给了潜水教练,请他帮我们拍。只见他像一条灵活的鱼儿一样,上下翻腾,近距离地帮我们拍了很多照片。

  半个小时很快就到了。当我回到船上时才发现,同船的大部分人并未下海。所以我才能够独自拥有一个救生圈,真的是太幸运了。

接下来我们来到了著名的珍珠岛。

  在珍珠岛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浮潜。岛上有洗手间,我们在这里换下了水母衣。但是建议不要把门关紧,因为门上没有任何拉手(不知道是拉手正好坏了,还是根本没装),我就是因为把门关紧了,怎么拉都无法拉开,没办法,我只能大声喊叫,好在外面有人,帮我从外面推开了门。 我们在珍珠岛上吃完中餐后,稍事休息,就要完成此行最艰巨的活动——爬山。

珍珠岛是一座宁静的火山岛,上岛需要爬山,600米的山顶是俯瞰仙本那群岛公园的最佳地点。只有登上山顶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但是可不要对爬山掉以轻心,因为那绝对不是一座简单的小山,登山的路上几乎没有台阶,全部是原生态的泥石路,加上前一天又下过雨了,所以整条山路异常湿滑。出行的前一晚,潜店已经在群里通知大家,如果登山必须穿球鞋(凉鞋和拖鞋是绝对不允许上山的)。如果忘了带球鞋,国家公园管理处能出租鞋子,一双5马币。因为我穿的是运动凉鞋,鞋底非常防滑,所以我就私聊了群主,得到了否定的回答。而我又没有带运动鞋,就准备去现场租鞋了,因为担心租的鞋脏,所以我就带了一双比较厚的袜子。结果到准备登山之前,看到公园提供的鞋子,除了没有露出脚趾外,鞋底还不如我的运动凉鞋防滑,而且看上去很单薄。同行的一位女孩拿出了一双前后不露的塑料鞋,也得到了导游的首肯。我总结了他们对鞋的要求,其实就是不能露脚趾和脚跟。看到这种情况,我果断决定将带来的厚袜子穿在运动凉鞋里,这样不就不露脚趾了嘛。导游见到我的这种穿法,没有再反对。事后证明不露脚趾真的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登山过程中的野路真的是很容易踢伤脚趾的。

登山口,可以在这里租鞋。

整个登山过程,都是这种原始的野路。

  上山之前,导游看我们年纪较大,曾劝我们不要上山了,但为了欣赏美景,我们也是豁出去了。导游带着我们一行朝山顶进发,果然没过多久我和LG就被那群年轻人落下了很远,因为怕摔跤,我们走得异常小心,我一路抓住树木的藤蔓前行,LG不时地拉我一把,我几乎是手脚并用,加上天气炎热,我们一路挥汗如雨。我本来就害怕爬山,可以说是这是我爬过的道路最为崎岖的山路了。但是当我们历经艰辛的上到山顶时,立即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俯瞰仙本那群岛公园,大海与群山一览无遗,大海呈现出不同的蓝色,浅蓝、碧蓝、深蓝各色层次分明的海面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好似珍珠岛被镶嵌了一圈翡翠色的珍珠项链。偶尔有游艇驶过,在平静的水面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这里看到的一切让我觉得路上艰辛都是值得的,以致于我完全忘记了爬山的苦累。

我们刚登上山顶不久,导游就张罗着让大家下山了。我们只能匆忙地在山上拍了几张照片,稍做休息就赶紧步大家的后尘下山了。由于道路湿滑,下山的路其实比上山还要难走。因为担心滑倒,所以我除了抓住沿路的树木或藤蔓外,也尽量绕开泥泞的路段,找一些看上去干燥的石头上走,谁知一不小心,踩上了一块松动的石头,随着石头的滚动,我的身体也失去了平衡,好在LG眼疾手快,拉了我一把,我虽然倒在地上,但并没有大碍,倒是LG的右手无名指,因为用力过猛不幸扭伤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好。最近不得不去平乐骨伤医院检查,发现有轻度骨折,现在正在治疗中。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去军舰岛。因外形酷似军舰而得名。高大的椰子树,洁白的沙滩,湛蓝的海水,美得让人沉醉。

  大约下午16:00,我们结束了一天的跳岛游。半小时后返回镇上。在码头上,我们看到有许多叫卖海鲜的小贩,品种有龙虾、海胆、皮皮虾、螃蟹等,活蹦乱跳的海鲜看得我们眼花缭乱。由于我们俩不了解海鲜的行情,加上食量有限,所以并不打算买,只是看了看热闹。

晚上去天旺吃饭时,恰巧与我们拼桌的是一对来自汕尾的情侣,他们买了很多海鲜让天旺加工。从他们那里得知,一般可以按开价的1/3的甚至更底的价格买到海鲜,加工费是按照重量计算,他们算了算,比在酒楼点餐的划算很多,人多的话可以试试这种方法。

  从码头回酒店要经过镇上的集市,因为恰逢穆斯林的斋戒月,饿了一天的穆斯林们需要做一顿丰盛的晚餐,所以集市非常热闹,食品也特别丰富。

  我们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穿行,由于爬山出了很多汗,我们在小摊上花7马币买了两个大椰子,饱饮了一顿。

  当天晚上,就行程货不对板一事,我找到了某鼠旅行社的客服反映,客服首先问我,承诺的行程内容和潜水用品有没有?对于出行顺序一会说出海跟陆地不一样,不会又说这只是参考行程,反正就是百般辩解,我看他们的态度,估计不会有什么结果,只能作罢。

  我们第二天的跳岛游是仙本那马达京岛、邦邦岛、汀巴汀巴岛一日游。为了省事,我在仙本那的两个跳岛游报的都是某鼠旅行社的项目。

5月11日一早,我们又去潜店集合。这次我们汲取昨天的教训,事先穿好了水母裤。因为昨天的潜水面罩总是漏水,导致我不时地需要抖掉面罩内的海水,并且呛了几次水。我认为是面罩老化的原因,所以想找一个好点的潜水面罩,工作人员很友好,直接给了我一个未启用的新面罩。

等了一会儿,快艇来了,跟昨天的不一样,是一个敞篷的快艇,感觉不如昨天的。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随大家一起上船了。等大家都上船了,我发现人比昨天的多,但有三个人是昨天与我们一起去敦沙卡兰海洋公园的团友。导游是一位皮肤黝黑的帅小伙——小魏,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不苟言笑。但随着我们在他的带领下顺利地完成了三次浮潜之后,不由得庆幸我遇到了一个非常出色的导游。

我们的第一次浮潜是在汀巴汀巴岛。魏导游除了常规介绍如何穿好救生衣和潜水面罩外,还一丝不苟地对每一位下海的游客进行了安全检查。轮到我时,魏导告诉我应该怎样将潜水面罩调整到一个最佳状态才能不漏水。我这才明白昨天一直漏水并不是因为潜水面罩的问题,而是我没有调整好的原因。而昨天的那个导游跟魏导相比真是有天壤之别,因为他对游客基本是采用了一个放任不管的状态。我因为是第一次浮潜不懂这些,才导致我呛了那么多海水。所以请第一次浮潜的朋友,为了自己的安全,要主动向导游寻求帮助。

船上只有两个救生圈,而这批游客中大部分都下海了,我刚抓到一个救生圈时,又有两位湖北的游客也抓住了同一个救生圈,其中一位由于太紧张,一直拖住救生圈往下拽,由于她用的是配了一次性嘴咬的普通潜水面罩(估计她报的是普通版跳岛游),但不会控制呼吸的节奏,所以她不停地喘着粗气,人竖直地在海水中不停地扭动着。我被她们重重地拖着,只能在原地打转,根本没有心思欣赏海底美景。但是,因为魏导帮我调整好了潜水面罩,所以我的潜水面罩没有渗进一滴海水。随便说一句,那个新的潜水面罩,因为尺寸不适合我,魏导让我给LG了。第一次浮潜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当天的第二次浮潜是在马达京岛。马达京的水质很清,能见度很高,水下生物最为丰富,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了五颜六色的珊瑚群、海龟、各种热带鱼群,置身于海水中,仿佛置身于巨大的水族馆,色彩斑斓的海底世界让我感到了大海的神奇。直到被提醒到时间了,我才恋恋不舍地返回船上。

  上船后,魏导游将GoPro还给我,告诉我拍了几个视频和照片后,不知何故卡住了。这已经是第二次出现这种现象了,在珍珠岛浮潜时,帮我拍照的潜水助手也告知我出现这种问题,当时我以为是存储卡的问题,所以换了一个,而当这次又出现这种问题时,我就不得不怀疑是GoPro本身的问题了。魏导问我GoPro是不是租的,当我告诉他是新买的GoPro 7时,连他都感到意外,让我找店家换一个。回国后,我找到了GoPro官网,最后居然得知,GoPro对存储卡有着极其严格的要求,必须是闪迪品牌的手机卡,而且还规定了只能是闪迪的其中几种型号。所以提醒使用GoPro的朋友,在购买或租借之前,一定要问清楚对存储卡的要求,以免遇到卡机的问题。以致于这次在海底拍的令人满意视频和照片太少了,让人深感遗憾。

  我们在马达京岛午餐和休息,大家在岛上漫步拍照,仙本那的大海蓝天依然是那么的迷人,但我感觉已经有点审美疲劳了,因为闲着没事,所以就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其中最后一张就是我们乘坐的快艇。而正是最后这张照片,成了我后面维权的证据。

  接下来我们又前往邦邦岛,完成我们的第五次浮潜。邦邦岛以海龟而著名,当我们的快艇来到邦邦岛时,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大海龟一跃而起,引起大家一阵惊呼。经过两天的四次浮潜,我已经感觉有点累了,正在迟疑是否下海之间,发现两个救生圈已经被人扶着远离快艇了,我也就此不打算下海了,但是在船上等待的时间好像特别漫长,看着大家在海里玩得正欢,我又有点动心,正好救生圈就在附近,我又忍不住下海了。邦邦岛虽然海龟多,但是海底生物并没有马达京岛那么惊艳,也许是与快艇停的位置有关,感觉周围只有一些色彩黯淡的珊瑚。这时我感觉两个胳膊已经有些酸了,于是第一次主动要求上船,结束了我仙本那之行的最后一次浮潜。

  按照我们预订的行程,结束了邦邦岛的行程就应该返回了,但是魏导游却说本来还有一个酷乐湾的行程(我们昨天刚去过,可能是同船其他游客购买的跳岛游行程中有这个景点),但是因为时间有点晚,海水退潮了,不方便靠岸,就让我们远眺了一下,他让快艇缓缓前行,并转了一圈,酷乐湾拥有仙本那最长的栈桥,栈桥的红顶配上蓝天与大海,显得那么唯美。也正好弥补了我们昨天在酷乐湾没有看到栈桥的遗憾。

随着快艇停靠码头,我们的两天仙本那跳岛游也划上了句号。留给我的是满满的回忆。

晚上在肥妈海鲜楼用餐时,正好与一对来自马来西亚新山的华裔商人夫妇拼桌,妻子是从东北嫁到西马的大陆同胞。我们天南海北地聊了近两个小时,深切地感到远在海外的华人盼望祖国强大的心声。每次在仙本那吃晚餐,与他人拼桌,都能遇到热情的同胞,与他们聊天成了我们每晚最开心的事。

回到住处已经晚上9点多了,次日一大早我们将返回亚庇,于是收拾好行李,我们就早早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