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共和国东邻克罗地亚,也曾是前南斯拉夫联邦的加盟共和国,但如今是斯拉夫民族中最发达富裕的国家,2018年人均GDP高达25330美元,世界排名36位。斯洛文尼亚也与意大利、奥地利和匈牙利接壤,自9世纪至20世纪曾长期被神圣罗马帝国和奥匈帝国所统治。

我们在斯洛文尼亚的首都卢布尔雅那和布莱德湖虽都只停留了半天,但却邂逅了此行最美的自然风光,布莱德湖堪称人间仙境。因此,本集美篇的大量篇幅是介绍布莱德湖,希望通过不同时刻的拍摄,呈现其光影刻画下的绝美身姿。

鸟瞰卢布尔雅那,只见绿树掩映下的红瓦和教堂尖顶,一派古色古香的欧洲老城风貌。远处的一排高层公寓,显示出新老城区的界限。

龙桥是该市的著名景点,建于1901年,横跨在卢布尔雅尼察河上。桥上的青铜翼龙是卢布尔雅那的城市标志物,“龙城”是卢布尔雅那的别称。

人气最旺的则是三桥及其周围老城区。原来的小石桥建于公元13世纪,是横跨卢布尔雅尼察河上最古老的桥,1929至1932年斯洛文尼亚建筑师Joze Plecnik在原有石桥的基础上添加了两侧的副桥,成为了今天的三桥。

一端的历史建筑

另一端的历史纪念碑

历史与现代的碰撞

三桥不远处的另一座桥,据说叫“屠夫桥”,桥栏杆上挂满连心锁。

卢布尔雅那市政厅是卢布尔雅那市政府所在地,其主体建筑是15世纪著名的建筑大师Peter Bezlaj的作品。上城堡的缆车就在其侧面。

卢布尔雅那城堡,如今这里有鸟瞰全城的观景台、小教堂和几个展览馆。当然,少不了的还有酒吧和餐馆。

鸟瞰北面远处可以见到三桥,还可见到一条小街里整齐排列的许多摊位和聚集的人群。

当日是周末又是六一儿童节,这里正在举行什么活动,从一面旗帜上的字样看出有儿童科普活动。

三桥另一端也有儿童公益活动

中央市场上喝啤酒的老夫妇

一旁刚散摊的菜市场上,一位老人推着不知哪来的购物车拾破烂。似乎再发达的国家也有贫富不均的现象,要不怎么会有基尼系数呢?照顾弱势群体,尽可能使全民都能享受到发展成果,是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课题。

离开卢布尔雅那,我们直奔向往已久的布莱德湖。一路上,当雪山开始出现在视野时大家很是兴奋,没想到入住酒店后眼前就是壮丽的巍巍雪山。布莱德湖位于斯洛文尼亚西北部的阿尔卑斯山南麓,雪山顶部积雪融化注入湖中,故有“冰湖”之称。

为了与布莱德湖有更多亲密接触,做行程时我就决定一定要找到位于湖边的酒店,结果找到了这家离湖边步行几分钟的别墅式公寓。这使得我们当日去晚餐的途中就能够一路拍摄布莱德湖,晚餐后又继续拍摄。这是一泓袖珍小湖,长宽不过2.1×1公里,但湖水清澈,平静如镜,湖畔高山耸立,森林密布,小小湖心岛上有座神秘的教堂,湖边险峻峭壁上是古老的城堡,不远处还有皑皑阿尔卑斯雪山,这使得布莱德湖成为梦幻般的童话王国,美如人间仙境。
巴洛克式的圣母升天朝圣教堂(Pilgrimage Church of the Assumption of Maria)占据了湖心岛的大部分,使别致的小岛显得神秘而奇幻。

兀立湖边峭壁上的布莱德城堡,为公元1004年德国亨利二世所建,已默默注视人间风云变幻千年之久。

我们在黄昏暮色中继续拍摄,想起布莱德湖的一个凄美传说。相传16世纪时一对青年夫妇游醉心于这里的湖光山色,决定定居于此。不久为抗击奥斯曼帝国入侵丈夫应征上前线,然而从此杳无音信。9年后终于得到丈夫已战死疆场的确切消息,伤心欲绝的妻子变卖家产,铸了一口大钟捐给湖心岛上的教堂,以寄托哀思和纪念所有为美好生活献身的人们。但就在大钟用船往湖心岛运送时,突然狂风大作,大钟沉落湖底。据说直到今天,在月朗风清之夜人们还能隐隐听到来自湖底的钟声。当然这只是传说,但主人公则确有其人。妻子离开布莱德湖后在罗马去世,今天湖心教堂里的那口重达178公斤的大钟,是那位妻子死后当时的大主教捐给教堂的。如今祈愿爱情天长地久的青年男女,都要到那里去敲那口大钟。

次日清晨约5:20我就离开酒店去湖边,希望拍摄光影变幻中的布莱德湖。此时雪山下的小镇一片静谧,停车场上的车窗映射着天上暖红色的早霞。

5:35,平静的湖面之上,湖心岛和背后的山峦都还沉浸在阴影中,似还没有从沉睡中苏醒,只有天上的彩云被早霞染红了边缘。

6:02分,早霞红遍天上的彩云,湖心岛后的山峦由近及远分为三层,光线开始照射到中间的第二层,湖中也出现了冷暖对比色的倒影。

6:12-6:19,晨光逐渐将紧邻湖心岛的山峦染成明亮的黄绿色。高高的教堂已被照亮,但岛上的树木还呈现着明暗对比的不同色调。

6:20,湖心岛和背后紧邻的山峦已经完全沐浴着和煦温暖的朝阳,最后面的高山还在阴影中,视野里的画面呈现出美丽而丰富的冷暖色对比。除非亲见光影在变幻之间如何雕琢出这样的风光精品,恐怕难以深刻体会光影在摄影中造就作品的决定性作用。

与此同时,在高高的峭壁上遥望湖心岛的城堡,也在经历光影变幻中逐渐迎来朝阳的眷顾。

当日上午的行程首先是驱车上城堡,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高角度拍摄湖心岛。

这里似乎离雪山更近了

走过这道石门,再走一段上坡路就来到城堡。但进入城堡门票价格不菲,加之目测城堡内视角与湖心岛似不在一个方向(也的确没见过从城堡拍摄的湖心岛照片),遂决定不进了。

城堡下小广场正准备进行历史剧拍摄,可惜我们没时间等。

领队为我们打听到城堡外一处观景台,虽拍不到湖心岛,但绿松石般的湖水令人陶醉。

接着我们准备乘船上湖心岛,去渡船码头途中是拍摄雪山风光的最佳位置,远景雪山,中景古堡、教堂和精致的小楼,加上近景碧绿的湖水,构成一幅绝美的风景画。

从湖心岛拍摄的布莱德湖风光,也是美不胜收。从照片目测,在城堡上应有拍摄湖心岛的合适位置,可惜我们没机会了。

乘小船离开湖心岛。再见湖心岛,再见布莱德湖,再见斯洛文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