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首《一晃就老了》的歌,深深地打动了我,歌词"怎么刚刚学会懂事就老了,怎么刚刚学会包容就老了,怎么刚刚懂得路该怎么走,怎么还没走到就老了。怎么刚刚开始成熟就老了,怎么刚刚开始明白就老了,怎么刚刚懂得时间不经用,怎么转眼之间就老了", 让我感触万千。古稀之年,我在反思自己的一生。下过乡,进过厂,在机关混了大半辈子的我,人生虽有坎坷、有起伏,一切还算顺利,平平淡淡地走到古稀之年。虽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我这一辈子值了。

我是一个普通的人,平凡的人,人生的轨迹和同龄人一样,没有出彩的地方。我几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会去当农民,文化大革命让自己的理想破灭,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去了农村。二是没想到招工去了工厂还能上大学,1972年作为四川省首批工农兵学员,到成都工学院读书,圆了自己的大学梦。三是没想到自己能当上公务员,混了个小官吏,在县级机关退休。

我从1969年上山下乡,2009年退休,工龄刚好40年。前十年当知青、进工厂、上大学,又回工厂从事技术工作; 后三十年在县级机关工作,当过小科员,干过副科、正科、副处,最后正处退休。怎样评价自己的一生呢?这确实很难。我同意这样的话: 退休后有人愿意与你来往互致问候,喝茶时有人愿意给你开茶钱,吃饭时有人愿意给你开饭钱,说明你在社会上没有被遗弃,你就算可以了。我个人认为,自己名声不箅太差。我的一些老同事经常给我讲,他们在与人交往中,一提到我,骂你的人少,赞誉的人还是有的。去年春节,我的一位初中同学从重庆回来,非要请我吃饭,感谢我曾经对他弟弟的支持帮助(可惜我已记不起来了)。哎 有人想着你,这 我就满足了。

我这一生交友不少,但朋友可数,知己少数。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平平淡淡才是真。不要谜信哥,哥只是传说。..…

我的近照

把年轻时的像片收集在一起,青春年少,阳光帅气。

活得轻松,老得漂亮。看看这些照片,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变老的。

曾经在有关专栏和富顺报上使用过的照片

1966年,文化大革命串联来到北京,接受毛主席检阅。这是我在天安门留影。

图一高中毕业照,图二大学毕业照,图三图四1982年宜宾地委党校秘书班结业照,图五1991年自贡市委党校中青班结业照。

这是我的高中毕业证。

这是宜宾地委党校第二十三期秘书班结业证书。

这是自贡市委党校第二期中青班结业证书

1993年,参加省委组织部第五期开放建设培训班去香港学习。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接见我们。

在瓦市区文井公社当知青时的照片,出席县里的会议。

图中女同志是文井公社青干邓仁琼,分管知青工作。

这是1970年与闵再平的照片。他父亲是文井公社武装部长,对我十分照顾。

在富顺县化肥厂工作时照片。图一是1970年刚进厂新工在五通挢金粟镇乐山氮肥厂培训时的照片。图二至图四是山西大寨培训时的照片。

1976年,我厂硝铵车间新工在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氮肥厂培训。当时,县领导带队来昔阳县参观大寨大队。县委领导石卒民,孙科玉,周国兴接见我们。

富顺化肥厂硝铵车间职工欢送扬中上大学

这是我上大学时的照片。成都工学院后改名成都科技大学,成都科技大学与四川大学合并后仍叫四川大学。

在成都工学院上大学时,去南京实习时照的像片

在成都工学院上大学时,在青白江四川化工厂造气车间实习时的照片

1981年在成都参加全国环保干部培训,与大学同学王蜀生(时任自贡市环保局科长),轻化工学院老师合影。

自贡市委党校中青班同学

我的发小,一起长大的哥们。

非常珍贵的照片,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1980年县工学会成立。这可是当时富顺工交战线上的精英。

我县早期的文艺工作者

图中有两位四川省人民政府省长。

1984年初,时任省长杨析宗来富顺检查工作,时任自贡市委副书记宋宝瑞(后任四川省政府省长),县委书记岳金泉陪同。当时我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1984年初县机关党委成立

参加县级机关党代会时的照片

1984年,张锋来富顺任县委书记,岳金泉调宜宾。图为开欢迎会后在县委黄桷兰会议合影,县级四家班子领导和两办负责人。

1986年张锋调离富顺时在自贡檀木林宾馆合影。

张锋,钟历国接待日本商人四釜一

我是第一次参加外事接待。

接待美籍华人,刘光弟光生的孙女

图一1985年春节钟历国县长、县人大何文智副主任接来县政府大院舞龙灯的赵化龙灯队。

图二县委书记钟历国、县长罗时槐接待驻联合国代表安致远。

1989年县委书记、县长罗时槐在成都召开智力支乡座谈会,成都市委副书记张锋应邀参加。

县委书记、县长罗时槐的有关照片

与吴小可、王剑明的合影照

汪宗银、罗旭良、刘方荣、钟明冰、谢云江、肖世成的有关照片

1988年与高中同学谢云江(时任副县长)去北京推销地方特产及招商引资时,在天安门合影。

1978年,全县召开推广优选法,统筹法动员大会,这是我在大会上宣读决心书。

我就是这一次借用到县科委工作的。第二年就调到县环保办工作,一晃在这个大院工作三十年多一点。

这是县人大常委会给我的任命书

在职期间,我曾两次当选为自贡市人大代表。

在职期间曾三次当送为县党代会代表

在职期间,曾三次当选为县人大代表。

我还当过一届县政协委员。

几届县人大常委会委员合影

参加市里的会议

这是我在职期间的最后一张合影照,第二年我就退休了

去江苏无锡参加培训

我的工作照(一)。前七张是出席各种会议的照片,后两张是我的工作照。

我的工作照(二)。

我的工作照(三)。

在政府、人大工作的同事,你能认识吗?

刘国庆是市里下派到我县作副县长的,分管工业经济。后回市里,曾任市委常委、副市长。这是他离开富顺时,四家班子领导与他合彩

邱明熙是我在富二中读书时的老师,也是我的领导和一个班子的同事。在县政府宿舍,我们还是门对门的邻居。

2005年昆明商会成立,时任县委书记王剑明,县长唐杰出席会议。

上图与伍松乔一起去看望杨汝伦老师。杨老师曾任富顺二中教导主任、副校长,富顺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县人大副主任、县政协副主席。下图与伍松乔去看望胡开锭老师。胡老师曾我的高中语文老师、班主任,后调成都铁中担任过校长。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一)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二)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三)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四)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五)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六)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七)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八)

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九)

为县人代会服务。图一起草一府两院报告的同志合影。图二抽调到县人代会服务。

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期间,曾多次任县人代会大会副秘书长,上台宣读大会的各种决议、决定。

与县府办公室同志在一起(一)

与办公室同志在一起(二)

八十年代,与县府机会妇女庆祝"三八"节。

退休后,我的生活是愉快的,丰富多彩的。闲时,上上QQ,玩玩手机,与同学朋友聊聊天,话话家常。想同学朋友了,去西湖塘或茶房喝喝茶,摆摆龙门阵。偶尔也相互邀约,去一家小饭馆搓一顿,还是挺开心的。2014年孙女到成都上学,我多数时间在成都,退休生活就更加开心了…..。

县级退休干部经常相聚(一)

县级退休干部经常相聚(二)。图一参加市老干局组织的歌咏比赛。图二图三在北京。

县级退休干部经常相聚(三).

原单位在蓉退休职工聚会,图一单位领导来蓉慰问我们。(一)

原单位退休职工在一起(二丿

在成都的老乡定时相聚

退休后,发小也快乐!

退休后,小学同学在一起

退休后,初中同学经常聚会

退休后,高中同学也在聚会

2014年高六八级一班开了一次同学会

退休后,大学同学在一起(一)

大学同学在一起(二)

市委党校同学退休后在一起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我家应算是长寿家庭,父母都是九十岁后才辞世的。我也会沿着这一目标,快乐地走下去。

在美篇完成后,还想再说几句,意犹未尽吗。

人生就像一本书,翻过这一页,才能书写下一页。事过境迁后再阅读,才会有往事繁花似锦,超然物外的洒脱。这就是自己用照片来描述一生的真实写照。

我真的有些感慨了。

不要给自己订过高的目标,也不要太高估自己的能力。我是个凡人,沒有三头六臂,不会七十二变化,不可能什么都能,不可能什么都会。我清楚自己的底牌,脑子灵活,反应较快,适应能力较强,从小就爱要小聪明,掩盖了自己知识的缺陷,能力的缺陷。读书时,学习成绩只算中等,上大学的目标就是成都工学院,因为我舅舅和一位堂兄从那儿毕的业。到县级机关工作后,一步一步往上爬,走到副县长位置时,基本达到对自己的要求了。百万人口的大县,在这个位置又有几人,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我认为,只要尽心了,尽力了,知足就够了,这就叫知足常乐。

一生太快,一晃就老了,该不再计较的东西更多,看淡的事情更多。年轻时争得你死我活的东西,现在只会淡然一笑,中年时费尽心机格外计较的东西,如今看来已无关紧要。一生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退休十年了,我觉得一切看淡,一切放开,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最重要的,你要适应退休后的生活,让自己过得快乐。从现在开始,有一种保持美丽的心态,有一项健康的运动,有一颗善待自己的心,有一份美好生活的向径。始终保持隨遇而安心态,你适应哪种生活,哪种习惯,哪种嗜好而沒有什么不适,那就是你的生活方式。适应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这就叫做适者生存。

人不思老,老将不至。心若年轻,岁月不老。

此美篇给了解我的同学、同事、朋友们看看,大家还认识我,了解我吗?凡是出现在美篇中的人,都是我的有缘人。谢谢你们!

陈康强

二0一九年七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