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提时代,随母亲借住在外婆家,那是一个有着沧桑历史的古镇,也是滇西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商贾云集的重镇。房子都是中式屋架的瓦房,长长的狭窄的街道是用青石板铺砌的,当时最雄伟的建筑要数当街横跨的魁阁楼,街的南端有连接东河两岸的花桥(风雨桥);街的北端是一个有东西两院的祖祠。四围是开阔的田野,有几方荷池点缀其间。

  

  

  我的小学启蒙教育就是在用祖祠改造的小学接受的,那时的西院有许多古老高大的紫薇树,小时候只知道它叫火把花,开花的时候满院飞红,煞是壮观!

  父亲长年在外工作,那时的母亲就当起了慈母严父的角色。每天清晨沿着青石板路来到学校,课后便和伙伴们在火把花树下嘻嘻打闹,年复习一年看着火把花花开花落。放学回家,我很少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丢下黑板书包就能出来玩耍。

  我最大的乐事莫过于偷偷用母亲的缝衣针就着蜡烛火苗做好钓鱼钩,系上鱼线,用蒜苔杆做成鱼漂,捆扎在竹杠上,再在院子里那棵白色的缅桂花树下,翻起青石板,逮几条蚯蚓到院子后边的小河边垂钓,那时的鱼特多,每天都有些许收获。外婆把它们j煎香了,放上花椒,大蒜,青辣椒摏了佐着饭吃,也可算是一道下饭的美味!

  玩是孩子的天性,我会抬着竹梯搭在别人家的房檐下,捣开土基墙,逮上几只雏鸟;和两个表弟到荷池扎上几个猛子,捉一捉黄鳝泥鳅;也会背着母亲到附近的村子看上一场广场电影……。 每一次的每一次我几乎都是快乐与痛苦并存——被母亲惩戒。

  火把花开年复一年,我对它情有独钟,每当看到它,便会想起借住在外婆家的那段日子。幼稚、天真、好奇的童心陪伴着我的成长,儿时的记忆渐渐地有些模糊了,但我要深深感谢陪伴我童年时光的火把花,也由衷感谢我的母亲,是您教育我成长,让我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