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2

文字:文友

出镜:宁宁

摄影:壁立千仞

编辑:强哥


早晨天气凉爽,一丝丝凉风划过肌肤,送来浓郁的各种花香和青草的气息,在这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


我们唱着歌谣,沉浸在快乐的时光中,行走在这乡间小路上。


田野间的紫罗兰花儿,迎风舞动,如玫瑰色的波浪。还有如眨着眼睛的小星星般的野花,洒在田垄间,星星点点的,似一张艳丽的蛛网。

每次,走过这处篱笆墙,总会嗅到那一缕淡淡芬芳,仿佛拨动着心中那根尘封已久的琴弦。其实,人的心中都会有这样的一束花。

或如玫瑰般娇艳,或如茉莉般清雅,但无论是那种,都会藏着人们心中的思绪,或是回忆,或是向往,又或是等待。但每一次的月升日暮,都是一次新的开始,也是一次新的绽放。

夏天的雨季,总是来的那样静,没声没息地就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中。早晨,总会有泥土的腥味唤醒沉重的四肢,伸个懒腰,漫步在雨后的小巷中,何尝不是一件依然自足的事?

"一场夏雨,在那荒废的巷脚处,一朵不知名的野花,独自开放,沐着朝阳,顽强地站在那里,这时,我仿佛听见冰心的诗颂:"墙角的花,当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

我喜欢雨后的花,有着与平常不同的独特的美。微风拂过,闭上眼,静静地享受着这阳光沐浴,这氤氲香气,这孤芳自赏的声音。

那年,我还是一个顽童,一个不知天不知地的孩童时,我就喜欢走在这条小巷中,多年了,这条小巷仍旧那样,唯一在变的就是每年每季开落的花。

"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的蒲公英,那一朵朵青白青白的毛茸茸的小伞飘在空中,它们义无反顾地向前,向着未知的远方飘去,听,那是一种怎样的声音,清澈激越而不失它特有的骨气,它诵着:"流浪远方,流浪……"。

小小的蒲公英唱着三毛,这个内心柔软但傲然的女子,一个愿意"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的奇女子。我被她身上的自信所深深吸引,也被这群小小花儿的坚韧所震撼。

静听花声,傍晚,霞光映着屋檐上层层瓦片,透过瓦砾间的空隙零零碎碎地洒在檐下的花坛上。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这里种着一大片天竺葵,这些像绣球的小家伙们怕极了刺眼的阳光,我们也就不得不将它们移栽到屋檐下,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花坛旁,听曲、喝茶、读书。

这样闲逸的日子如今对我来说仿佛是一种奢侈,但那年的今日,我们静坐在院子中喝茶,一时,而我现在更希望是一世。

被霞光照着的天竺葵散发出迷人的气息,像一个个登台的舞者,它们在繁绿中显得如此耀眼。

我静静地看着它们,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风里的蝴蝶,轻飘飘的,只要暖风缓缓掠过,我就会身不由己地跟随它们的舞姿飘移。

夕阳渐渐西落,阳光碎如我手心的花瓣,瓣瓣无声,却胜似有声。它们诵着一位位奇人,唱着一段段传奇,舞着一曲曲过往。

静听花声,聆听雨中不知名小花的孤芳自赏,倾听清晨蒲公英颂唱的传奇,细听傍晚天竺葵舞蹈的往事。


一朵花开的时间,我沉下心思索了很多,或许现在我明白了花语的含义,顽强、自信、坚韧、美丽。


那都是一群怎样的花呀,帶给我的不仅仅是过去的回忆,或许更多的是对现在的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