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拗,怎麼着讓人感到都是一根筋,一杆子到底的事,但有些事還真得義無反頋,没得商量,没得犹豫。華羅庚不執拗數學,就成不了數學家。齊白石不執拗畫畫,就成不了名家。國斌先生執拗的性格與天俱來,少年時迷上了《紅色娘子軍》的主题音樂,一聴就是幾十年,聽得如醉如迷,爲執拗黑白水墨畫,幾十年來除了工作就是畫畫,多年前甚至爲了繪畫把幾十萬年薪的工作也辞了潜心執拗繪畫。

其執拗黑白世界,匯各家之長,以他的視覚空間理念,幾十年如一日執拗把山石的肌理探索,創新。國斌先生一直在沉默着,瘋狂地把胸中意境的具象以黑白水墨來物象、虚象化。有那麽一天,這種執拗所帶來的收获定會被世人所惊讶、惊喜!

石涛有詩道:黑團團里墨團團,黑墨團中天地寬。

國斌先生的黑白水墨意境中,能欣賞其咫尺之内有丛山峻嶺氣魄雄偉之勢。便是在“黑團團中”藏着萬趣,在“黑墨團中”表現出“天地宽”。

先生執拗黑白,更善長畫作之中的黑白相映,相藏。

在樹間、山間和屋後,留出了一片、一點或一丝空白,叫人看去似雲非雲,似水非水,其畫中的這個“藏”,在畫中硬是少不了,少了它,畫悶塞,有了它,可使隔者連,可引遠者近,增添意境的开朗,且畫就因此肤脉連接,上下更通氣。

先生的畫,用墨固然濃黑,濃墨中更見焦墨,因他是“善藏者”,所以在濃黑的筆墨中,更㬎出它具有引人入勝之妙。

畫中的黑白,正是墨法上難能獨到之處。他把潑墨、積墨、宿墨、破墨諸法融爲一炉,善於用濃墨破淡墨,更善於淡墨破濃墨。墨華鮮美,畫之精神。畫似潤濕,表現出煙雨蒼茫、氣勢澎湃之特點。

其畫整體感很强,層次深厚,充分表現了大自然多種物象的微妙復杂的閒係,若即若离,渾然一體,有的畫遠看草木葱茏茂密,山石重叠,近看一块石頭也找不到;有的畫充分表現了江南山水飽含水蒸氣的濃郁氣氛,筆墨上達到了内心的感受和融通。

近看的效果更多表現在筆墨綫形態較突出,遠看則筆法與墨法在視覚上的高度統一。

筆筆相生,筆筆相應,使畫面逐漸形成一個整體。摆脱了對象的束缚,求自然内在的神韻,不像中求像,就是求物象内在精神的像,不取表面的貌似而求神似。‘山水乃圖自然之性,非剽窃其形;不冩萬物之貌,乃傳其内涵之神。

國斌先生畫作的層次極爲豐富,細細品味,

越加越覚渾厚華滋,越見㬎豁光亮,有一種深沉蓬勃的氣象。筆墨結合有蒼有潤、有筆力、有墨采,因此氣韻生動,他的黑白水墨畫有渾有清,重實中見空靈。

化實景爲虚境,創形象以爲象征,使人類最高的心靈具體化、肉身化,這就是藝術境界。

意境——美學家宗白華先生


多謝雨草美友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