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想写点什么,刷下存在感。

岁数大了,人情看得多了,很多东西也就不看得那么重要了,你要如何?我又能如何?而且很多事情一个普通人是无法左右的,无法预知的,因为资源不在你手上。

很久没在深夜讲故事了。前日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路上遇到,问起我那些故事的结局,我尴尬地笑笑,其实连我都忘记了那些故事的结局。

夜里,于奇门中再循遁甲,突然发现自己连那丙丁门都找不到了,十八局仅剩了三局,而且个个都是鱼死网破的死局,生门中只有任由甲门转入死门,已经不是遁甲了……突然闻到一种味道,一种好久好久没有闻到的味道,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七年没有闻到这味道了。

那会儿看《狐仙传》,人家都感觉狐仙害人,是妖,是祸害。可自己总感觉故事里的那些狐,个个都美的可爱,而且那狐心里没有遮掩,直的也可爱。(隐隐地总是盼着有个那样的狐突然出现在面前,嫣然一笑……呵呵😊,讲故事人的阴暗面,讲别人的故事加点自己的可怜的心)

是红衣的狐或者是白衣的狐呢?更喜欢白衣的狐吧!爱玲先生说每个人都有一朵白玫瑰,一朵红玫瑰。

我更期待是白狐和红狐一起来……

还是说回来吧,听我讲故事,最怕跑题,而且有时会从这个故事串到那个故事。就如同那九九局中无穷尽的变数,要想去繁存易,是些时日。

其实十年前的那狐是一只白狐,一只白得如雪的狐。

她总是一身红衣……

(未完待续。喜欢你就点下赞,集一百个赞,写下一回。如果再喜欢就转一下,让更多的人看到那夜的狐。为了能把这个故事讲完,还是放下身段,跪求转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