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1


一段感情,瞬间,繁华了一个生命,却也能让一个生命,瞬间枯萎。



一些茫然,生动了年华,在时光里曲折动人。一段不褪色的流年,在指间牵绊。



转身,才明白,有些感情,永远不会变,在时光里依然相守,在时空里安于天涯,或许这是另一重繁盛。



静静来到尘世,走过琉璃的岁月,来不及认真的年轻,还可以认真的老去。



转身,又见向日葵。终是没有荒芜了青春,不倾城,倾了心。



指间繁衍了流年,一树婆娑。记忆自动筛选了最美的章节,生命在执迷不悟中走向繁华。



盛宴过后,总是无尽的寂寞。总有一些忧伤,无处躲藏。在墨色里,在年华里,在记忆里迂回。



端坐岁月的莱茵河畔,就象一首轻音乐,悲喜流畅从容,一切,缓缓流淌。或许,这是生命另一种意义的完整。



又或许,那不是枯萎,那是岁月的深情,几许暖,便是生命的极致升华。



一颗明媚的心,收藏世间所有的风景。在流年的画布上,描摹几许轮廓,一点水彩,便是生命的原始色彩。



年轮沉淀了悲欢,自己的生命之光,便是尘埃里开出的最美丽的花朵。



或许,生命就是一场执迷不悟的繁华衰败,何必强求一个结果?



及时给内心的小纠缠画上句号。在生命的河流里,有涌动的暗流,激起浪花朵朵,风雨有时,亦或风平浪静。



参透万物皆有情缘,是不是可以不再怅悯?一切事物都是未知的,时 光可以有最好的答案。



心存悲悯的情怀,风雨清欢,不蹉跎美景,边走边看。



光阴渐老,收藏琐碎。该来的始终会来,该走的挽留不住,能流转的也许只有深情不老。



真诚做人,简单做事。安安静静,安暖自己,把一山一水,一朝一夕,都安静的走完。



或许,每个人都有一段路途,时光荒芜。或许,每个人都有一个沉睡的旧梦,无法唤醒。



窗外,依旧是那一树寂寞的梧桐,眼中,依旧是熟悉的街景。季节的思绪在荒草上摇曳,有些情怀,那种熟悉的感觉,总能撼动心扉。一个人,一座城,踽踽独行。



其实无所谓寂寞,有人可想,有人可等,有一点窃喜。有那么几个瞬间,留下了永恒的芬芳,浸暖了平淡的岁月。



心底的风景,在流年里扎根,或许,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忘不了,就记住。



或许不该遗忘,过去的种种微光,都已幻化为生命里的一种暖,安详存在,轻盈了所有的流年。



总有那么一个人,深嵌在你的心里,在你的记忆里,在最美的年华里。心底流淌着百看不厌的韵律,回暖着寂寞的容颜。



一种情怀,独自清欢,飞越万水千山。嘴角不时上扬一抹浅笑,寂寞着,快乐着,还是寂寞着。



其实无所谓寂寞,那个在灵魂里沉睡的人,安暖了尘世的变迁。



一直坚信,有一种感情,永如初见。痛而无言,笑而无语。



坐在流年里,描摹着泛滥的情思,一种莫名的暖,在时光里曲折的动人,陨落的爱,在风中摇曳着淡淡的清香。



光阴写意了生命,藏于心底的,不会疏离,亦不会忘怀。



一直相信,有一种爱,生命走到终点,一直,一直,都不会枯萎。



总有一些心动,在年华里沉睡,不远不近,忽隐忽现。



一个冗长的梦,时而繁华,时而荒芜。光影琉璃,碎了一地缤纷。



那些暗夜涌动的疼痛,在眼眸里,在灵魂里,在生命里。



或许,我们要的不多,爱着。只要爱着,便有轻风细雨的柔情,唇边的那一抹浅笑,便能繁华一个世界。



心底的暖流,便能欢喜了山水,繁衍了流年。



那些暖,就是一道道风景,灿烂了整个生命。



生命,很简单,

世界,很简单,

因为爱,所以懂得,

因为懂得,深邃了慈悲。



——冰冰摄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