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是学习,学习之后的反馈还是学习。而且是一种更深入的学习,由于是付诸于实践的学习,故尔是升华了的学习,有益于自己、读者的学习。则曰,读书谈笑说史,美篇娱人益智。

     

     诗云:

        只道民间有祸乐,不知皇家泪也多。

        经卷何须凭台讲,历史也可美篇说。


                                 楔子

        

        建国之初,身为《明史》专家,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晗曾发下宏愿,要在自己有生之年挖开[明]十三陵。


        刨人家的祖坟,总是个别扭事,再者,掘墓考古这事,出土多少文物只是一方面的问题,关键是怎样出土的。如果仅乒乒乓乓把东西从地下掏出来,就和盗墓差不多。考古就必须一点一点地细致进行,一纤一毫地认真记录。


        简单地说,就是把丧葬过程逆向地进行一次。从而了解当时的政治、经济、观念及社会状况。以当时那技术条件规范发掘,保存文物原状都很困难。所以,很多学者不愿干。


        吴副市长找到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郭沫若。两人一拍即合,产生的能量巨大。很快说动了政务院,于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名正言顺地掘墓开始了。

         

       郭老本想从“长陵”排头挖去。殊不知这朱棣早就算定老郭那点花花肠子。任你“探沟”挖了一条又一条,就是找不到进我老朱大门的金刚墙。


       郭老吴老泄气了,这朱老四活着时宫门难进。死了,想见他,门就没有!两位一合计,算了!停工呗!找他九世孙去!于是乎又在“定陵”抡起锄头开挖了。


       这也不容易,在郭、吴二老的指挥下,一群戴着老花镜的教授带着一群研究生,拿着非公职人员的洛阳农村人“李鸭子”在盗墓工作上发明的“洛阳铲”东戳戳,西探探⋯⋯。


       一条“探沟”和地宫大门垂直擦边而过,仍然没有发现自己过门而未入,挖过头了嘛,谁会回头。这样下去看来又要白费力气了。束手无策之际,老天来帮助这伙垂头丧气的人啦。一场大雨,塌方啦!金刚墙暴露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于是,明神宗朱翊钧煞费苦心经营的隐密地宫洞开了,在地下沉睡三百三十七年五个月另十七天的他和他的两个老婆又重见天日,再返人间啦!

    一个和现代人见面的皇帝,而且藏很多趣闻,酒后茶余顺便聊聊他。

                         

                        读读古人之书,

                        看看皇帝做人。

                        谈笑知其兴替,

                        神宗也不是神。

        

                 现在就说说他活着的事。

                                神宗的愿望        

        

       看上去这“神宗万历”皇爷庄重严肃,就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很难和一个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大臣们缠斗十多年嘻皮笑脸的老赖挂上钩。但事实上,这位皇爷确实比老頼更老赖。


       皇上有爱情吗?对于“万历”来说,这问题可以肯定。他就对这个女人宠爱终生,而且至死不渝。皇帝富有四海,可以万事顺意吗?这不肯定!因为他为这个女人所作的一切努力最终“瞎子点灯”——白费蜡。

      

       在这个女人问题上,“万历”有三个愿望:一,立她为后。二,皇位传给这女人的儿子。三,死后能合葬一起。


        就这三个愿望,“万历皇爷”遭到大臣们顽强地节节抵抗,随后竟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激烈复杂的政治事件,史称“国本之争”。后果是:共搞垮内阁首辅四人,一百多朝廷大员被罢官、解职、发配充军。

        甚至连当时还在野的东林党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地遭到清肃。尽管“万历”顽强地、狮子般地战斗,终归还是被大臣们前扑后继地逼得一点一点地后退,最终斗争的结果以大臣们的惨胜为结束。


         一段真实、富于戏剧性的历史以喜剧闹剧为形式,一本正经地在大明王朝朝堂上开锣啦!大伙也看看,中华民族以孔儒思想薰陶出来的古代知识分子有多么的死硬不化的卫道精神。

                                 万历妈妈      


      这事得从“万历皇帝”的妈妈李太后说起。

     李彩凤,通州人。古代人认为女生外姓,贫家女一般都没正名,为便于呼叫随意唤上个小名,谁也不知道这小姑娘将来会母仪天下。这可能就是史藉上未载其名的原因。所以,看上去这名儿挺像个丫鬟名。她父亲是个泥水匠,因此,把彩凤小姑娘判断为文盲应该没问题。


        但后来她对皇家内务大事的处理一点不含糊。轻轻松松搞垮二榜进士庶吉士出身的高拱,朝政上坚定不移地信任支持张居正推行改革,和张居正,冯保结成一个“铁三角”,也给残摇的明王朝多少带来了一点小阳春。


        看来这治国和理家差不多。聪明女人当家,能洞明世事,解决问题,即便是文盲,也应该算是一种不错的社会文化。


        不论男女,如果一个人见识,胆量,素质,机遇都具备了,那么,这人决不会湮于泛泛之中。

        彩凤姑娘姿色肯定是有的,但这又怎样!如果呆在家里,最好的情况 ,大不了招个贩夫走卒,挑水卖菜女婿上门入赘而已。


         常言道:皇帝女儿不愁嫁,皇上从不缺老婆。皇帝选秀女是有门第要求的。泥水匠女儿这资格差之天远。若想进宫当个宫女混口饭吃还得托关系。


         所以,无论是彩凤姑娘自求进宫还是她爸送她进宫于她个人前途的选择都是正确的。这需要见识和胆量。


        接下来就得看运气了。如果分配在皇太后和宠妃身边,见到皇帝的机会相对就多,从事其他杂役可能终生不得见皇帝一面了。


        彩凤姑娘並没有留在宫中,而是被分配到藩邸。分配到裕王府是运气,裕王朱载垕虽是嘉靖皇帝第三子,却不是嘉靖看好的儿子,而且老二健在,这皇位怎么也落不到裕王头上。 

        殊不知,老大死了,老二活到十四岁也死了,老四、五、六、七、八都死了。尽管裕王没被立为皇太子,不是他也是他了,也就成了当然的接班人了。


        而且裕王的原配李王妃和他儿子早都死了,继妃陈氏又无生育,这对这时到来的彩凤姑娘既是运气又是机会。


       开始是“裕王”,即位后是“隆庆皇帝”,死后庙号是“穆宗”的朱载垕,在《穆宗实录》上能数出妃级别的老婆是25个,但效率很低,总数只生产了四个儿子七个女儿。而儿子只成活了两个。彩凤姑娘一个人能一连串生下两个儿子,而且都健康成活,这就是她个人的素质和本事了。


        她的二儿子朱翊镠封潞王,大儿子朱翊钧就是后来的神宗“万历皇帝”。于是,在见识,胆量,素质,机遇高度的总合之下,泥水匠师傅的女儿李彩凤一跃而成为李太后——万历皇帝妈妈。


      且看看这个小女人,是怎样繁衍了中国一段历史!

                            小皇帝万历登基

   

        隆庆六年(1572年) 五月 朱载垕病危,召大学士高拱、张居正、高仪受命为顾命大臣。二十六日,死于乾清宫。年三十六。

        

       六月 初十日,十岁的朱翊钧即皇帝位。明年(1573)改元为万历元年。 大明万历皇帝正式登台表演啦! 

        

        天下之大,啥事都有,每个统治者总有很多绕不过去的事。平心而论,“万历”在四十八年的任期中可圈可点的事还是𣎴少的。

         前十年有他老师张居正改革导航,后有他在守成上的“三大征”。特别是在“抗日援朝”战役中,以中国军队的英勇,优良的火器,日冦屡战屡败:


         “群酋宵遁,舳舻付于烈火,海水沸腾,戈甲积于高山,氛浸净扫,虽百年侨居之寇,举一旦荡涤靡遗。”(《平倭诏》)陸战海战全歼日冦。


          “槛致平正秀等六十一人,弃尸槁街,传首天下,永垂凶逆之鉴戒,大泄神人之愤心。”(《平倭诏》)


         就是说:囚车押回日冦首领“平正秀”等六十一人。把他们斩首在破街前,尸体示众,把他们的脑袋遍传天下巡迴展览,让大家看看侵略者的下场,永远让试图行兇作逆者知道以此为戒。大大的宣泄了人和神的愤怒之心。

         今站在故宫午门之下,面对巍峨的宫阙,仰望凝思 。仿佛三百多年前,那宣诏官以振聋发聩,气壮山河的气慨,宣读诏告天下的祝捷诏书《平倭诏》——“义武奋扬,跳梁者,虽强必戮!”,顶天立地的中国声音,犹荡耳膜!


         本文标题所限,故只谈他在女人上的纠葛,以飨读者。


         “万历”后妃挺多,无法统计,也无必要。在女人问题上,“万历”从小都不老实。十四岁时,在曲流馆喝高了酒,强命宫女干了那事。这事有人向李太后告了密。


        李太后教子挺严,她觉得,小小年纪,如此荒淫,身为皇帝居然干起强奸勾当,有失皇家体面。遂起了废万历而立他弟潞王的念头。


        经过张居正和冯保的调停,万历虽然保住了皇位,却不得不在祖宗牌位前罚跪,列举检讨自己的过错,并向天下人发布罪己诏(书面检讨)才算了结。


        小孩子出了这种事,开了头,难免以后不再犯,大人们考虑,得赶快给皇帝娶个媳妇,皇帝结婚了,再干这些事就名正言顺啦。

                              小万历结婚


        万历五年(1577)正月,两宫皇太后下诏礼部为明神宗朱翊钧选后举行选秀。工部所属的文思院副使(正九品)王伟女儿王喜姐入选。万历六年,二月,婚礼正式举行。

        

        尽管皇后父亲官卑职小,但经过了认真政审,两宫太后确认。皇后的品德是没问题的。从皇帝本人到大臣及[清]编《明史》众口一词称赞,俱称皇后“性端谨,以慈孝著称”“体统甚隆”“侍奉勤敏,芳声令德,中外仰闻”。


        所以,后来无论在朝堂上的“国本之争”多么激烈,喜姐终能保持中宫不倒。只是小皇帝的老师张居正当时向两宫太后上书提到明神宗和王喜姐结婚年龄过小——-十四岁和十三岁。现在叫“早恋”,而这两个小朋友则称“大婚”。

        于是,喜姐父亲王伟被封为锦衣卫千户,这并不是皇帝两口儿的感情所至。而是皇家要面子,老婆不能出身太低微。大婚时,大臣张四维向神宗奏请厚封王伟。


        张居正表示反对,认为前朝的晋封赏赐多而流于滥,造成很多不良后果。于是张居正只是把王伟从锦衣卫千户提升为锦衣卫指挥使。


        小万历很要面子,仍然很不高兴。催促之下,于万历七年(1579)王伟才得晋封为永年伯,按公,侯,伯,伯虽是三等爵位,但王伟这个“伯”却是个流职,不可世袭。


        喜姐在万历四十八年(1620)四月去世,终年五十七岁。同年七月二十一(1620年8月18日)万历也驾崩了,按制,皇后先于皇帝死必然合葬。若后于皇帝死就得看情况了,理由是不能惊动陵寝圣驾。前文地宫中一位女士即是皇后王喜姐。


        在定陵地宫出土文物陈列室,我没看到有王喜姐的墓誌铭,故作此说明。

        在明朝,皇后和皇帝睡觉手续挺麻烦的,繁文缛节挺多。若小万历想和皇后老婆喜姐睡觉,因为有母亲在,得先奏请皇太后批准,由太后对喜姐下旨。


        而喜姐得旨后,不能有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欣喜若狂的样子。那样显得放荡,不合皇家教养礼数风范,得把女人矝持味道做足。要装模作样地推辞一下。


         皇太后则以喜姐处理事务繁忙,请小万历另幸他宫,小皇帝则应表示不同意,这第一步程序就算完成了。


         于是喜姐沐浴,等候皇帝。到傍晚时,各宫妃嫔集结在皇后的坤宁宫向皇后行礼,祝贺皇帝前来睡觉。待奏乐后退下,各自暂作休息。


        等到凌晨五鼓时大伙再次来到宫门前整队集合。此时宫门已开。喜姐则先于皇帝起身梳妆,然后率众恭候皇上起床上班。


        小万历若要在白天临幸喜姐,在傍晚时必须奏告皇太后预约。若要在其他宫殿临幸喜姐,则必须要用文书书面通知。


        临幸妃嫔则不用如此手续,只需要把皇帝自己所在地告知皇太后、皇后及妃嫔就行了,妃嫔自行送上门去。


        当然,宫女更简单,随时随地都可以。杂役宫女是集体宿舍,其他宫女紧跟主子。不存在“临幸”问题。要是在御花园碰上,皇上兴趣来了,手一挥,随行宫监隔个距离站岗去,皇帝要干事了。就像肚子饿了,在街边小摊随便吃点小吃一样。

        张居正说得挺对,皇后确实太小了,宫中事务繁多,十三岁的小姑娘喜姐处理极其辛劳,而且这么早结婚有可能破坏生育机能。


         过了四年,喜姐十七岁,怀孕了。慈圣皇太后李氏和神宗很高兴,分别下旨派遣内官到五台山和武当山进香祈祷生个儿子。万历十年(1582)十二月,生下了皇长女荣昌公主朱轩媖,其后流产成例,终未能再次生育。


         小万历这椿婚姻毕竟是组织上的安排和太后包办,缺乏感情基础。加上和皇后睡觉的手续复杂麻烦,好不容易作出点成果又流掉了。看来太后和万历期望的嫡出龙种是没法完成了。


        在女人问题上,万历这人是个闲不住的人,也很能替女人着想,与其和皇后每睡一觉各宫嫔妃都要全体被惊动折腾。不如干脆把重点放在妃嫔上。于是,万历除随拉宫女睡觉外 就只在妃嫔中打转,皇后坤宁宫就冷落下来了。混着混着,万历真爱的人来了。

                                 万历的爱情


         郑氏,今北京大兴人,生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比皇后小一岁,父郑承宪,平民,家道小康。乖巧玲珑的小家碧玉型的郑女,十四岁选秀入宫。两年之内小万历就被她迷住了。


        郑氏之所以能赢得万历的欢心,并不只仅是因为她的美貌,更多的是由于她的聪明机警、通晓诗文等他人少有的才华。如果专恃色相,色衰爱弛,则宠爱绝不可能如此历久不衰。


        所谓有识不在年高,郑氏小小年纪,却能透彻皇帝精神上的寂寞,充分发挥异性伴侣所能起到的作用,很老道地以自己的青春热情去填补皇帝精神上的空虚。


        别的妃嫔对皇帝畏惧警惕,百依百顺。唯独郑氏天真烂漫、无所顾忌。她敢于挑逗和讽刺皇帝,出言得体,风趣幽默。同时又能聆听皇帝的倾诉,替他排忧解愁。在名分上,她属于姬妾,但在精神上,成了皇帝的知己朋友。


        她不像别的妃嫔一样跟皇帝说话时低首弯腰,一副奴相。皇帝愉快时,她若无旁人地公然抱住皇帝,摸摸他的脑袋,时不时给皇帝取个混名。万历就吃她这套,挺刺激,闹得很开心。仅入宫两年多,万历十年二月,册郑氏为淑嫔。

    郑氏也不负皇家期望,在万历的专宠下屡出成果:


        万历十一年(1583)八月,郑氏由嫔晋级德妃,翌年十一月乙巳日 ,生皇次女(云和公主朱轩姝)。


        万历十四年(1586年)正月五日,郑氏生皇三子(福王朱常洵,[南明]追尊恭宗)。三月,晋封皇贵妃。若再进级就是皇后了。


       万历十五年 (1587年)九月乙未日午时,生皇四子(沅怀王朱常治)。


        万历二十年 (1592年)三月庚辰日,生皇七女(寿宁公主朱轩媁)


        三十多年后,万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惦记着她,自己奋斗一生没能给郑氏挣上皇后名份,就作最后一次努力吧!于是,遗诏封郑氏为皇后,死后一定要和他合葬于定陵玄宫。可是,在上文定陵玄宫洞开后,人们却发现所有的棺床上都没见有郑氏的影子。


        是啥原因?原来在万历九年一次偶然的意外发生了。

万历拈花 惹出事非


      《百家讲坛》蒙曼教授说:皇帝不怕花心,就怕专心。这话有理。如果花心,众妃嫔还可雨露均沾。如果专心,皇帝就专宠一人,则视六宫如粪土,粉黛无颜色,大伙都完了。


        很多人都说万历专宠郑妃,这“专”字不对。一则万历对郑妃的宠爱是在郑妃高水平的自我素质上逐步建立起来的。再则万历这个人是个一见生情,事后就忘的东西。他在宠爱郑妃的同时依然遍地开花。应该这样说:万历花心,又有中心,万历最宠郑妃。


        大婚后的万历,在万历十年前朝政有他妈和张居正打理,他自己专门从事和皇后郑妃等的繁殖工作。尽管他努力工作,皇后、郑氏等肚子仍没有动静。然而,奇迹在一次偶然中发生了。


        万历九年十一月(1581)的某一天,神宗向母亲李太后请安。彼时,李太后不在,朱翊钧看到了十六岁的宫女王氏,一时兴起,就作案了。


        皇帝拉宫女睡觉这种破事在皇帝的“起居注”上很多。如果不是历史性的睡觉,没谁去关心。万历如果知道他这一觉将睡进历史而给他带来十多年的麻烦,以至于他的愿望无法实现,打死他也不会去睡的。


        按常例,完事后皇上应给这宫女给个甚么物件,这当然不能算是定情的东西,有可能皇上一辈子再也不会理会这宫女了,故只能称是“信物”。仅表示皇上曾在此一游之意。

        按说,被皇帝幸过的女子,就是皇帝的人了,君无戏言,皇帝应该对此负责,给个名份。万历这人就天性老赖,随地都干,起身就走。像甚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且不留把柄。王宫女这次似乎也和其他宫女一样,这哑巴亏吃定了。


        因为这宫女将留名于史册,把她来历作个交待:


        王氏,宣府都司左卫人(现属河北张家口怀安县)。生于嘉靖四十四年正月二十七日(1565年2月27日)父亲王朝寀。在女儿未被选入宫之前考中武举人,官任锦衣卫百户(正六品)。隆庆二年,王氏3岁,家从左卫迁到京城。


         万历初年,神宗大婚,在民间大范围选美,13岁的王氏初选入宫,但是没能进入前三名。王喜姐被钦定为皇后,另两位女子分别册为刘昭妃,杨宜妃。


        按规矩,落选的女子一部分遣返回乡。一部分较为出色者则留为宫女。王氏留下,于万历六年二月初二日分配到明神宗的生母李太后身边使唤。


        正六品的锦衣卫百户女儿,在家就是千金小姐,吃饭穿衣都有丫鬟仆妇伺候。 这比她婆婆——泥水匠女儿出身的李太后出身高贵得多。这下倒好,没有一点错的千金小姐小心翼翼地伺候泥水匠女儿。这活她不会干也得学着干,好在有文化,学甚么都容易些。真是命运造化弄人。

        明朝皇帝有点稀奇,打朱元璋开始,接班皇帝除很少的几位由皇后直接出品外,其他多由在不经意间宫女们作的贡献。


        万历这逢场作戏,当然,皇帝不犯法。但这种事和荒淫无道沾边,事关皇帝体面。事后王宫女不敢给李太后说。肚子却一天天大了起来。反正她每天侍候在李太后身边,就让你看看,你儿子做的好事!


        李太后一盘问,王宫女如竹筒倒豆子,稀里哗啦地把皇上供了出来,原来如此这般。于是,把她儿子万历传来落实落实。其实,这种案底万历不少,只不过没惹出事来。所以他得以逍遥法外。这次暴露啦!


        万历心里想,你这肚子怎么比皇后郑妃还争气,一触即发。如果生下儿子来,将来郑妃咋办!祖宗这“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规矩谁敢违背。


        所以,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爬黄”(否认)。如果万历“爬黄”成功,王氏母子就死得难看了。


        李太后也不多说,叫宫监调出皇帝的《起居注》让他自己看。上面写道: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地,皇上和谁睡觉,甚么时候开始,甚么时候结束,还有若干细节。白纸黑字,丁丁然然,赫然在目。


       这个《起居注》原则上,不必给皇上看,皇帝也懒得看。


         这下万历傻眼了,只好认账。一般来说,媳妇怀孕,婆妈都很兴奋。


        其实李太后心里也蛮高兴的,有孙了嘛!並没有责备他儿子,反而安慰他:“吾老矣,犹未有孙。果男者宗社福也。母以子为贵,宁分差等耶?”(《明史-列传第二·孝靖王太后传)。


         就是说:“我老了,还没有孙。如果是个儿子,那就是国家之福呢。母以子贵,这是规矩,不要有差别呀”。

        自己作了案,妈都这么说了,不予追究啦,万历放心了,还是不愿封赠王氏。又拖了几个月,拗不过议论,终于将王氏于:“万历十年六月十六日册封为恭妃。八月十一日诞生皇太子,上大悦,诏告天下,播闻四夷。”(定陵地宫出土的王氏《墓誌铭》摘录)


        以前的中国男人就是这样,生不出儿子,怪女人的肚子。生了儿子,是自己的本事。王氏产子,万历也挺高兴。因为证明了他的生殖能力。


        于是遍告大臣,大臣们齐声称贺。然后诏告天下,让周边的附属国都知道,让老百姓信心满满地认为他们的皇上是有本事的,这是国家之福,也是国家强盛的标志之一。


        同年十二月皇后也生产了,一个女儿。万历仍然很高兴,因为证明他是有能有力的,至于生女,那是皇后肚子的问题。他要仍然努力工作,谁知接二连三的流产,万历信心尽失,不再去皇后坤宁宫了。


        四年后,万历十四年(1586年)正月五日,贵妃郑氏生皇三子。为什么没有皇二子?因为老二朱常溆,万历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寅时,生下来就死了,连妈都不知是谁。

         麻烦的问题来了!

         三个女子一台戏,请注意!这三个女子只提供这戏的脚本,並不直接登台演出。而粉墨登场,闹得楼翻阵倒的却是饱读诗书的朝廷大臣和至尊无上的皇帝。


        关键是以后这皇位归谁坐,想到这个问题,这时的万历皇上不光是脚软,头疼更厉害。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儿子没有资格。有资格的自己又不喜欢,慢慢想办法吧!大臣们又咬住不放。于是,就因这两个孩子,宫内宫外,斗智斗勇。朝上廷下,纠缠不休。皇上孤军奋战,大臣前仆后继。朝堂上时而烟硝迷漫,时而握手言欢。


         失败的死不甘心,胜利的凄凄惨惨。最可憐的是王氏宫女,就是让万历睡了那一觉,落得凄凉一生,哭瞎了双眼。明宫“四大迷案”,她儿子就摊上了“三大迷案”。她没有想到和她生前没看到的是:最受宠的郑妃梦𥧌以求而落空的所有的愿望,由她这个饱受歧视的女人居然阴错阳差地全达到了。

             

         此正是:

                

                洪武仗剑江东涯,永乐抬棺漠北洼。

                雌儿无须公侯种,女人能当皇室家。

                神宗深宫装赖狗,大臣满朝似闹蛙。

                但把心愿遗作诏,管他坟头挖不挖。


     请看:《读读明史-皇帝-女人-儿子(二)》下篇


                    烽烟初起,大臣催立太子,

                    深宫筹算,神宗巧应对策。

文章系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