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 哑 外 卖 小 哥



我是基本不吃外卖的,不上班时,在家都是自己做。对平时一些外卖小哥在马路上横冲直撞,也确实有些微词,不过可以理解,他们都是为了生活,但是昨天碰到的一外卖小哥,让我心里酸溜溜的


我去标营找一个战友,在南京生活了快二十年,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附近的停车场,下车点了根烟,斜叼在嘴边,紧了紧衣领,摇摇晃晃的从地下停车场上来,刚出停车场门口,一阵寒风袭来,直往衣领里灌,冻得我那是一个机灵,直打冷战,浑身发抖,把叼在嘴边的香烟抖掉了,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抓,谁知抓到了烟头,烫的我随手又甩开了,手指放进嘴里用唾沫降温, 待我定睛一看,香烟甩出两米远,在一哥们脚底下,是外卖小哥,我过去把烟头碾灭,捡起来扔到路边垃圾桶里。


刚准备起身离开,看了一眼外卖小哥,样子很着急,估计又是买家地址写的不详细,小哥找不到确切地址,想着要不要好心帮他一下呢,就没动,小哥这时向我走了过来。


他拿着一OPPO手机,手机屏幕磨损严重,和我一个牌子的,手上有冻疮,紫红紫红的,肿的老高,脸上有些皴裂,嘴角一看就是上火严重,裂开了一个口子,我想他是准备向我问路,顿住说:怎么了哥们,找不到地方了?我看下哪里?


他尴尬的笑了笑,张开嘴却没有说话,又用手指了一下嘴巴,啊啊两声,我突然间明白了他是聋哑人,我接触聋哑人还是为数不多的,碰到聋哑人送外卖更是第一次,有点惊讶,立马把自己刚才还有点生硬的表情和话语转换到温和的模式。


他看着我的眼睛,然后用手指连续点着手机,嘴里啊啊啊的,我更确定他是聋哑人了,我凑过去看了一下信息,上面买家的信息显示是标营2号。


我是不懂哑语的,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表示“对”的意思,嘴上说着对呀!(我忘了十聋九哑,他可能是听不到我的话的),这里就是2号,然后指了指身后2号的院子,又指了指他的手机信息,然后点头。我想这样的表达他应该懂了。


他又嘴里啊啊的指了一下一个电话标志,他意思应该是问我能不能给客人打个电话,我没任何犹豫,说没问题,就接过手机直接拨过去了,电话接通了,我听得出来,买主语气好像有点不耐烦了,没好气的说御通大厦对面。


我顺着马路左右看了看,原来是隔壁的院子,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御通大厦的位置,在那边,就那个大楼,回头看向他,才想起来他也听不见,于是就带他去了,外卖小哥一脸的焦急在我身后跟着,嘴里啊啊的,向我点头致谢。刚才看到他手机单子上的时间,感觉这小哥可能在这等了好久了。


等我带着小哥走过去,送餐到达时间已经过了,客人应该是等急了,是个小姑娘,在小区门口一脸的不耐烦,估计张口就要说不好听话了。


我抢先一步上去解释:美女您先别急着生气,听我给您解释,他是个聋哑人,所以没法给您打电话,而且你地址写的就是标营二号,人家也确实在二号门口一直等着,我刚才路过,他问我路,是我给您打的电话,才知道您的地址在这边,这才带他过来的,给您添麻烦了,很不好意思。不过希望下次订餐您把地址写清楚,万一再是这位小哥送呢,还有个请求,能不能别给这个小哥差评,他这样送外卖确实不容易。说完我看向姑娘,等着她的回应。

外卖小哥也点头哈腰,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啊啊的向姑娘直点头致歉。


小姑娘看看我,又看看外卖小哥,脸色露出惊讶,喉咙在滚动,咬了咬下嘴唇说:不好意思,没事了,我这就给你好评,说完就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还给外卖小哥看了看手机。

美女,谢谢啊,我赔笑说。


外卖小哥看到好评,直给姑娘鞠躬,姑娘也回礼鞠躬,看她两人你来我去的鞠躬,我打圆场道:好啦好啦!你们俩别鞠躬了,大街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俩干嘛的呢,我哈哈大笑。

外卖小哥和姑娘估计也感觉到两人这样你来我去的鞠躬有点不对劲,也笑了。我觉得又做了一件好事,心里一阵满足感。看着外卖小哥如释重负的表情,我心里很舒服。姑娘也一改刚才的不耐烦,笑起来还挺好看。


姑娘进了小区后,我拿出手机,打开记事本,对着外卖小哥指了指我的手机屏幕,他看了过来。我打出了下面这一段话:你是不是刚做外卖啊,下次送外卖时,先给顾客发个信息,说明自己是聋哑人,请他们把地址写详细点,你会尽快送到。这样你可以少走弯路,而且这样别人也会理解你,不至于你送晚了,给你差评!你这次碰到了我,可以给你指路,如果下次你送外卖的地方人很少的话,你问路都没法问,耽误了送餐时间,被差评了,还得罚钱,不划算。我一边打他一边看。


外卖小哥看完信息,抬起头看向我,眼圈有点红,也拿出手机,打起字:谢谢你,大哥,我会记住的,还好,好心人很多,虽然有时会晚点,但是他们看我是聋哑人,都会给好评的。

我越看越难受,随手就把烟拿出来,给他一根,他在嘴边摆摆手,我收回给自己点上,又在记事簿上打字:赶紧忙吧 ,别耽误你做生意,别闯红灯,你听不见车喇叭声,外卖送慢点没事,安全才最重要!!!我特意打了三个感叹号。


他在喉咙里努力的发出谢谢的嘴型和口音,我摆摆手,向他示意赶紧去忙吧。


他骑上车回头看向我,眼圈红了,明显哭了,但是他嘴角在笑,我因为嗓子里的哽咽,一口烟没吸下去被呛着了,一边咳嗽,一边笑,一边向他招手。小哥眼含热泪的向我挥手告别,我忍着哽咽,手背擦去香烟呛出了眼泪,看着他的背影在想:不知下一单哪个好心人能再帮他一次吧。




盲 人 按 摩 师




我去玄武区政府办事,从行政服务中心出来右拐后,向华海停车场走去,我走路一般不看行人,只会直视前方,这也是部队养成的习惯。刚到华海挺长们口,余光看到一个中年人在停车场门口拿着一根拐棍,在地面敲着,准备往前挪动。


转头看去,是个盲人,但是路上行人骑自行车骑电动车的没一个让他,我皱起了眉头,有些怒气,不远处有个戴眼镜的小姑娘,在边上看着盲人,似乎想上前帮他,却又面带顾虑。

我直接走到盲人身边,扶着他的胳膊:老哥你要去哪,过马路还是坐公交?我帮你。


这时才发现他眼窝是凹陷进去的,眼睑紧闭,眼角布满了眼屎,身上发出一股霉变馊的味道,估计他的衣服应该好久没换过,可能也不方便洗吧,想必他也没法去澡堂子洗澡,我看向他,虽然他看不见我。


他嘴角怯懦的露出一点微笑,转头,耳朵寻找着我的声音发出的方向。他左手护着包,右手拿着竹竿说:我要去新街口**按摩院去应聘,我找不到公交站。麻烦你了。说话时一直向左前方面带微笑。


我带你过去,说完准备扶他过马路,路边的行人和电动车依旧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我伸手拦住电动车和行人,一电动车主看我伸手拦住他们嘴里嘟囔,我歪头怒目而视:你看不见啊,你让下能死啊,叽歪什么叽歪。电动车主避开我的视线,低头不说话。


转过头,我忽然想起来,他这样就是到了新街口还是找不到地方啊,我让他在路边站着,这时正好一辆出租车过来了,我伸手拦住,打开后门,扶师傅坐上去,师傅有些不知所措,瘪瘪的眼窝朝向我的位置说:我坐公交车吧,一边说一边摆手,想下车。


我明白过来,他是身上估计没多少钱,我按住他的肩膀:没事的师傅,我给你付钱,你别担心,随手拉开随身的腰包,掏出了五十块qian,递给了司机:师傅 :麻烦把他送到新街口**按摩院,他看不见,这五十块,找的qian回头给这个老哥就行了。


师傅一脸茫然指着老哥问我:你是~?,话还没说完,我接道:我是路人,麻烦你了,师傅。司机看向我点点头。


谢谢,谢谢,盲人老哥干瘪深陷进去的眼眶转向我,手握着竹竿直点头说,我有钱,不能收你钱。摸索着准备往包里掏,我想他是在掏钱,老哥,我这不是可怜,是帮助,谁都有难处的时候,你不用掏钱,接着对司机招手示意开走,车往新街口驶去。


前两天,发那篇《超市里遇到一个老太太,发生的事让我差点忍不住眼泪》推文时,一网友后台留言:请尽管善良下去,这个世界一定会温柔待你,即使你浑身是刺,也会有人拥抱你。是啊,虽然很多时候善良被当做傻,是吃亏,可是我们一边呼唤别人善良,自己却保持冷漠,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保持善良收获的是满足和心安。


这一刻觉得世界也不坏。这个世界本来也没那么糟糕,我想说:如果用灰暗的眼光凝视生活,那看到的可能就是暗淡的沟渠。


文章原载于小鹿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肆巴。


祝好晚安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