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市有一个濂溪区,濂溪区有一条濂溪大道,濂溪大道中段有濂溪先生的墓和塑像,濂溪像对面有村名谭畈村,村中的濂溪谷种植着成片的莲花。

濂溪先生周敦颐是中国理学的开山鼻祖,他的理学思想在中国哲学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濂溪先生的晚年居住于庐山,建濂溪书堂,千古雄文《爱莲说》便写于此,《爱莲说》对于莲花的描写可谓极至,后人行文咏莲多源此为宗。

也许是濂溪先生曾经居住在这里的原因,民风爱莲,代代承续。

爱莲说

【宋】周敦颐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说到写莲的文章,不能不说近代的散文家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了,隽永的文字如月光曼妙的普洒:"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如果说濂溪谷种植莲花是濂溪遗韵的话,那么在莲塘的阡陌上安置灯明,在夜色阑珊中赏荷,一定是源于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蓬门荜户,正是复古的雅思逸致;《荷塘月色》的匾额彰显夜景赏莲的独特景致;"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对联,是对濂溪谷荷花的诗意赞美。

濂溪先生于《爱莲说》中感叹:"莲之爱,同予者何人?"

人世代谢,莲风雅存,爱莲赏莲者更是"宜乎众矣!"看啊!濂溪谷中的种莲者、赏莲者,都是爱莲之人,悉是濂溪先生的知音了。

古人诗云:“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如今科学昌明,虽也昼短夜长,夜赏莲花,却不用"秉烛夜游"了,晃曜的电灯把荷塘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在荷香馥郁中,夜风抚过,顿觉清凉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这里的莲花如此的不同,徜徉其中,流连忘返。或擎花而嗅其香,或持手机而自拍,无不尽其兴,怡其心,和光同莲也。

条状的莲瓣,于莲花之中鲜有闻。

若是杂草喻烦恼,莲花高雅,那么来濂溪谷即可放下生活中的烦恼,让心中开满莲花~放下烦恼,心莲盛开。

一花一叶,生机盎然。

接天莲叶无穷碧

向日但疑酥滴水

世间何物比轻盈

进入镜头的鹎鸟,俗称"白头翁"。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就是这个样子的。

花落子实成

荷花的美,蔓草也发现了,立即过来"攀缘"。

荷花之美,不仅仅在于花之雅人、果之养人、藕之益人,也可以作为藤蔓之依怙,利他之心,菩萨行愿也。

这是去年濂溪谷中的并蒂莲

今年的并蒂莲有待于您的发现

并蒂莲是荷花中的珍品,其生成的几率是十万分之一。并蒂莲是自然生长的,而非人工栽培,也不会遗传,形成的原因很难解释,所以异常珍贵,是吉祥、美好的象征。

并蒂莲的莲蓬也是成双结对的,可能相当于人群中的双胞胎吧?

濂溪谷中的插花和茶艺表演

择其善者,分布组合,是对莲花的二次艺术创作,令莲花有了主次、对比,张驰有度,赏心悦目。

饮莲叶茶,品鲜莲子,是赏莲花美景的惠实享受。濂溪谷的荷花宴最具莲花特色的美食了,在酥脆的油炸花瓣,略带桂花香气的莲子羹面前,使人发"有此素香,何须肉食"之感叹。即此入心之味,恐尽此形寿亦不能忘怀。

油炸荷花瓣

有没有更美的名字?"焦香莲花酥"如何。

有莲风,当有雅事。一袭白衣,萧声悠扬,可谓仙气十足。

黄老师的雅韵心音

藕花深处弄玉笛,清音和呜藕花风。

这个如莲花般的童女,是不是从观音菩萨那里来的?

资深的摄影大师

心动不如行动!

朋友们快来吧!在濂溪谷,作濂溪先生的知音,赏莲品莲,更让心中的莲花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