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水冰月

地点:照母山荷塘

天气:阴

器材:尼康D800 70—200


任处池塘 水荷清香

郁郁污泥 养我其芳

不为风摇 不为雨藏

任君来去 守我天朗

本无所染 明妙坦荡

垢净分别 于我何殃

高华岂慕 低秽怎伤

月圆天心 觉此华章

自在腰身立沙洲

浮云闲映碧波心

采莲歌中根尘断

天涯无处不知音


编后语:终于,下了一个多月的雨停了,吃过午饭,直奔照母山湖边,心想着那片荷花开的该是更好了吧?前两天去的时候,稀稀落落的开了几朵,今年的雨水大,淹没了几个看台,也只有远远的观望那朵朵的粉色,心中就不由的安静美好了下来,仿佛安坐在佛的脚下,那心底深处的莲心曲默默的吟唱了一遍又一遍:任处池塘 ,水荷清香,郁郁污泥, 养我其芳。不为风摇, 不为雨藏,任君来去, 守我天朗。本无所染, 明妙坦荡……


雨后空气干干净净,周末,湖边人很多,岸边有一群打鸟的摄友们架起一排排机器,很是壮观。然而,荷塘里,荷寥寥无几,在雨水长期的敲打下,荷的姿态也显得七零八落,想找到一枝端庄的荷都显得很困难。站在荷塘的岸边,看脚下的水已经淹没了岸,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是的,今年各种忙碌,心心念念想拍的荷就这样被长长的雨季摧残了,花开本无几朵,还如此萧索,莫名的忧伤一股一股的涌了上来。


不管天气如何,不管心情如何,不管荷如何萧索,我都要认认真真的把此刻,把今年的荷用镜头定格。我会记得,在2019年的夏天,重庆长达一个多月的雨季,这池荷曾经来过,她们努力的扎根于淤泥里,亭亭净植,一心一意,这种勇气,这种倔强,唯有六月荷。这场花事,带着赴死的心而来,可是,还是心甘情愿地静静开放,开到荼靡,开到灿烂得不能再灿烂……


举着镜头,在远远的岸边,尽力找寻那带着风骨和残败的荷,花开花落,悄无声息,安然静默。面对她的躯体,她的枝叶,她的清濯,每按下一次快门,我都会告诉自己:如果有荷这样的果敢,还怕什么?


阴暗的天气,潮湿的心情,残败的荷,用了比较沉重的色调记录今年不一样的荷事荷情,希望大家喜欢。



以下是往年在同一地方拍摄的荷之篇章,敬请欣赏——

本篇图片未经本人允许,不得随意下载使用,谢谢您的光临,如果您喜欢,请在文末点赞支持,欢迎转载转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