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我欠说声谢谢你!

2019.06.29 阅读 588

阅读时不喜欢音乐的朋友,请点右上角的音乐🎵符号关闭。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共白头!

今夜无眠,在夜深人静,新月高悬,人们进入梦乡之时。老战友石光录这哈怂,发来一个微信。微信内容是他们家被“胜利社区评为模范文明家庭”,看到满头银发的老石和老婆秀恩爱的图片,弄球的我怎么都睡不着,失眠了……

睡不着,就胡思乱想。没法子,就继续刷屏,流览起近来明友圈的各类信息。朋友圈中我最爱看,常品读的是童双勋老战友的文章。因为老童撰写的大多都是自己的身边故事和励志文章,有深度,有高度,有水平,正能量,读后受益良多。刷着刷着,老童的一篇写他和爱人陈桂芝幸福生活故事的作品,使我深受感动,看到关键时,使我潸然泪下激动不已;读到要紧处,使我感慨万分良心发现;这一来越发的不能入睡。

回头望望满脸皱纹,满头银发在榻打鼾梦呓熟睡的老伴,心有点颤,老眼有点潮。细想几十年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是妻子善良包容,含辛茹苦,将我这个家经营的风生水起,操持的像模像样。此时,曾经的艰辛坎坷历历在目,一幕幕向过电影一般浮现在眼前。

  1979年6月30日,我们走进婚姻的殿堂,己整四十年了。四十年沧桑岁月,四十年风花雪月,四十年的含辛茹苦,四十年砥砺前行,四十年的相伴相守不离不弃。真的不平凡,却是不容易啊!

四十载的人生岁月,说短确实不短,从青丝缕缕到白发苍苍,黄花姑娘变大妈,英俊少年成大爷。说长也真的不长,转眼儿孙满堂,我们都已光荣退休。现在,我家四世同堂,上有86岁的老娘在堂,下有儿孙绕膝,大家庭是圆满幸福的!生活也没大灾大难是健康快乐的。凭心而论,这些都是妻子成全成就了我。但一辈子很少夸奖过老婆,也没有说过爱你什么深情的话语,竞然从来没说过一声谢谢。觉得有些内疚,有点古板有些好笑!

  我和妻子满丽华,相识于70年代初。1969年12月,我参军来到宁夏吴忠,新兵训练结束,分到战斗班不到俩月,被吴忠县(现利通区)人武部选调去当通信员。他爸是当时的武装部政委,是37年参加革命,历经百战的老八路,是吴忠县少有的几个13级高干之一。

那时,我在人武部当道信员,她在东方红中学读书。每天放学回家,她先来武装部值班室给她爸拿当天的报纸杂誌,天长日久,大家也就熟悉了。

那个年代的她,就像京剧《红灯记》中的的李铁梅。经常扎个大辫子,圆圆的脸庞,大大的眼睛,穿件洗的发白了的小棉袄,胸前戴个大毛主席像章,背个军用黄书包,见人不说话,婉儿一笑,显得端庄大气……1971年初,她爸调固原军分区当副政委去了,年底她也当兵去了兰州军区通信总站。

1972年,成立银南军分。她爸调银南军分区代理政委,负责组建银南军分区,还是地委委员核心领导小组成员。

1973年底我也调军分区独立连,负责接训新兵,带领部队搞营建施工。75年升任副连长,此时,她也从部队复员回来了。后来,在老指导员景世科和卫生科张医生的热情搓合下,我们谈起了恋爱。经过一年多的恋爱,也就是“七一建党节”的前一天,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成为风雨同舟,同甘共苦,患难一世的伉俪。

新婚后,我们回了趟老家,在乡下山沟沟偏僻的农村算度了蜜月。我家在青海乐都县南山瞿坛镇,一个叫口子的山村,离县城20多公里。70年代还没有通公路,去县城的一条山路穿梭于大山之中,蜿蜒奇曲十分难行。人们去县城全靠骑性口或步行。庄子上的很多老人活了一辈都没去过县城,也没见过汽车啥样,火车咋行。我们下了火车,肩扛手提一大堆东西,步行了6个多小时,才到了家。

  七月的高原,鲜花满山,绿草如茵,风光无限。山坡上雪白的羊群从四面八方涌向村庄,忙活了一天,背着背斗,扛着家什的农人也从田间地头往家赶。

鸟归巢,羊归圈,人回家,村庄里人欢马叫,牛羊狂奔,牧羊犬前后乱窜,放羊娃摔着响鞭唱着花儿,回家的农人们谈论着一天的收获,好一派乡村牧归图的盛景,那美景就像大师笔下的水墨丹青美美哒!!

此时,已西阳西下。火球似的太阳急速的向西山后滑落下去。家家户户烟囱里,升起了袅袅炊烟,香柴散发出的清香,弥漫着整个村庄,山民们生活在安宁祥和之中。我领着城里高干家庭出身的新娘子回家,心中有荣归故里的感觉,心情爽爽的!

乡亲们听说我带着媳妇回来了,转眼间,收工的农民,放学的学生,巷子玩耍的娃娃,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把我家不大的小院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和妻子把带来的香烟瓜子水果糖分发给大伙,大家吃着糖,抽着烟,说着笑着,小院一片欢声笑语。此时,银盘似的大月亮从东山的红坡(村东的那座大山)顶上慢慢升起,银辉下的山村沸腾了!

邻居花源爷,盘腿做在炕中间,把我递上的纸烟没舍得抽,架在耳朵上。嘴里噙着镶青玉的烟锅子,点上他自己的老黄烟,叭嗒了几下,在脚掌上又磕了两下。拉着我的手颤颤巍巍的说:“娃,听说你在部队上当了连长,是真的?连长!连长半个皇上(老辈人说国党军)。你给咱老李家可露脸争光了,咱这山沟沟里你还是头一个啊!”。

那个年代听说谁家有人干公家的事,吃公家的饭,那可荣耀的很。大人们说说笑笑,娃娃们追逐耍闹,纯朴憨厚的乡亲们为我们高兴,为我们祝福!小院里沉浸在一片幸福快乐之中。

夜己深了,人们慢慢都己离去。弟弟提着他嫂子的行礼箱,把我们引进了准备好的新房,妻子一看新房,哈!哈地大笑起来。

我问:“你笑啥吗?”

妻答:“这新房好啊!以后,我们每天可躺在炕上读报了,你说美不”。

房内除了地面是土的,三面都是花花绿绿的报纸,看起来却是有点好笑。那个艰苦年代,把个房子能糊弄成这样,不知费了多大功夫!

听弟讲,为了收拾这房子,他和老父亲跑大队和公社几十趟,找熟人今天要几张明天要几张报纸,凑了好常时间,才把房子全部裱糊完,细心的弟弟还不知在那点找了几张人民画报彩页,沿小窗台沿糊了一圈,上面全是抓革命促生产类的照片。小房子虽然低矮简陋,经弟弟细心的收拾,还是满温馨的。

说来也妙,就在乡下的这小土房子里,妻子怀孕了,第二年的4月30日,我们的儿子出生了,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整10月。好事的战友们常拿这事开玩笑逗乐……

  新婚不久,银南地区为了培养基层干部要送她去内蒙古上学。就在同时,银南军分区通知我去西安陆军学校炮兵大队上学。为了照顾家庭,为了我的前途,她放弃了上学深造的机会。后来,还有几次学习深造提抜的机会,为了我她都放异了。

1980年10月,我在西安陆军学校以优异的成绩学习结业,当我背着行囊回到温馨的家中,把毕业证和优秀学员证书放在她面前时,妻子甜蜜的笑了。看见躺在婴儿车里白白胖胖的儿子用圆圆的小眼睛瞪着我这默生的爸爸时,一股暖流从心头滚过。妻子生产时,儿子脐带绕颈,经她同学王红和我老乡郭常英大夫全力抢救,母子才有惊无险。当时我远在千里之外,没尽丈夫的责任,没履行为父的义务,苦了她们母子,想起这些心中真的很不是滋味!军人们都有这样那样的经历。

1985年的8月,老父亲因肺心病在省人民医院住院,家里怕担误我们工作没告诉。后来,得知这一消息时,我正带领民兵在黄河边上抗洪,一时抽不出身回家,妻子就带着儿子回老家探望病重的父亲。

做了一天半的伙车才到乐都车站。下车后走了20多公里山路,母子俩走到一个叫谢家崖湾的庄前,遇上了一个到县城拉炭的手扶拖拉机,开车的小伙一看母子俩背着大包小包走的很吃力,好心让母子俩做在装炭的车上。当手扶车行驶到晁家峡门,进峡爬第一陡坡时,手扶车拉的太多过重,没爬上坡,退下来翻到沟里,四轮朝天,炭也撒了一地,把妻子和儿子从车上摔下来滚掉沟里,让炭糊成了黑人,吓的开车小伙一个劲哭泣。妻子拉起儿子一看三个人都没伤着,反而劝起了开车小伙,这就叫吉人自有天象。

妻子和儿子受了惊吓后,在前不着店后不着村没有人烟的山路上又开始了艰难的前行,天快黑了的时候才走出盛家峡那段崎岖不平的山路。走到一个叫转嘴子的村庄前,才看见一伙在麦田拔草的妇女,巧的是老母亲也在其中。母亲现在常回忆那段过往时,向讲故事一般说个没完。

在那艰难困苦的岁月里,我每月只领58元津贴,妻子也只有45元工资。因家中上有常年卧床80多岁的祖母,下有两三岁的妹妹。上学的要学费,冬夏要换衣,房屋要翻修,农时要资金,每年大部分钱都补贴了老家。

80年代,改革开放农村大包干,弟弟想卖个四轮手扶。来信没好意思说,就直接跑到吴忠来,在他嫂子面前转弯抹角的说了想买车之事。当时,我们手中也没啥积蓄,买个手扶车得上万元。 晚上,妻子说:成福想买车是好事,现在改革开放了,搞运输自已挣点钱方便,比我们常接济的好,你凑点,不够我去和咱爸张个口,就圆了他这梦吧。我听后高兴的不知说啥是好,第二天弟弟带着现金到西宁购车去了……后来,生产生活大大的方便了,生活质量也有大幅度提高。

富裕后的农村,行起了盖房热。老父亲一看邻居们都在争先恐后翻修房子,就座不住了。修建房舍在农家也算是项大工程,没办法我向别人借款,圆了老父亲的翻修房子梦。住在宽敞明亮的新房中,老父亲整天乐呵呵的很高兴,我和妻子虽然举了点债,但心情还是很美好。

为了让家人日子过的更好些,妻子常鼓励几个妹妹要好好读书,还把最小的妹妹接到吴忠上学。那个年代实行买城市户口的风潮,我和妻子商量后,花1万元,托人解决了二妹和小妹的城市户口,还托人帮助招了工,都在吴忠成了家。鼓励支持四妹考上护校,毕业后托人按排在省医院,帮助在省城安了家。1992年在孙家滩开发区买了100多亩土地,把弟弟一家也迁来宁夏。现在,大家都在城里生活,小日子过的都挺好。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到了九十年代,我也年过四十。武装部移交地方时我己多年的正营,8年干部冻结没升迁,工作平淡无味没激情,日子过得没劲头。

有一天,妻子开玩笑的说:“你再别官迷心窍,整天想的升迁。咱们干脆再养个娃吧!”我一听吓了一跳,你胡说啥呢!独生子女证都领好多年了,部队抓的这么紧,亏你还能想得出来。这家伙胆子也真大,说干就干。哎!1992年的元月,真给咱养了个闺女。

这下可把祸闯大了,单位上三天两头谈话要处理,计生办也经常上门约谈。但把我家俩老太太可高兴坏了,岳母端屎端尿洗尿节子不失闲,老母亲笑的合不拢嘴,见人就说:“我们大儿媳妇本事大的很”!我在单位受批评回来不高兴,骂我:“看你那怂样子,你等着享福去吧!”妻子也高兴的了不得,整天翻字典给闺女起名字。有一天我下班刚进门,高呼噜大嗓的说:“哎!儿子叫李满春,姑娘就叫李满园吧。一花开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你现在即有厚厚体面的“皮夹克”,又有暖暖暖贴心的“小棉袄”,罚俩钱怕啥”。我一听,有点意思,也就会心的笑了。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姑娘也长大了。长的亭亭玉立,模样也不懒,大学毕业后有份可心的工作,经济收入也很可观。现在三天两头给我老俩卖高档的衣物,经常给她妈卖新鲜时新的水果,还领着她妈国内国外到处游。每当享受姑娘的孝心时。还不忘挖苦讽刺我两句:“咋样?咱闺女比你当个官强吧,你的位子在那?你肩上的牌牌子能顶啥?有咱姑娘实惠吗?”。呛的我哑口无言,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几十年来,我们一大家七、八口人,一直在一起生活。在那个独生子女年代,这在我们军分区、武装部那大院里,成百上千的干部中不能说是独一无二,但也为数不多。刚开始,我们三口加上父母俩妹。后来岳父去世,岳母一人生活不便,我们就把岳母接来一起生活,吃饭的人就成了8口。

那时儿子和小妹上学,不象现在到处是早餐店,快餐档,很是方便,经济也不宽裕。早上5点多,妻子早早起来,就开始蒸馒头,烧稀饭,操心学生吃饭上学,完了还要准备三个老人的早餐,操心完大家的吃喝洗刷,就急急忙忙往办公室赶。下班后还要卖菜购物,按时按点做好三顿饭,一天忙活的就像不停转的陀螺。到星期天还要清洗一大家子的衣物被褥,一家老小的衣服一星期换下来,就是一大堆,得在搓衣板上搓一整天。

随着我职务的升迁,搬到为团职干部修建带小院的平房中。为了减轻经济上的压力,改善提高生活质量,妻子把别人种草养花的空地,开辟成了一块块菜地,种上了茄子、辣椒、西红柿等各种蔬菜,还在供热公司的锅炉房边上搭了个养鸡棚,养了几十个鸡鸭。这样一来每个星期都能杀鸡鸭改善一下伙食,剩下的鸡鸭蛋吃不完就提到菜市场买给贩子,剩余的盐成咸鸭蛋。院子里还养了条小狗和猫,走进我家就象到了农家一般。后来父亲、岳母去世了,妹妹都嫁人了。我们又添了个姑娘,儿子结了婚,有了孙子,家中始终还是那么多人吃饭,还是一个大家庭。

我们先后搬过七、八次家,邻里关系都搞的很好,每到一处大家都夸老婆是孝顺的好媳妇,明理的好婆婆。和我们老母亲一块生活了三十多年,从来没红过脸。儿媳妇娶进门也快二十年了,每天在一个锅里吃饭,从来没有大声说过话,娘母俩做饭时又说又笑的那场面,让我这大老爷们看了都有点感动。听人们常说婆媳是天敌,在我们家婆媳就是朋友。

父母对妻子很满意;弟妹们对妻子很尊重;儿女们对老伴也很孝敬;孙子一进门就先找他奶奶。弟妹们常说:我们从青海那大山里走出来,过上幸福生活全是嫂子行的好。老母亲见人就夸:我现在可享福了!大儿媳怎么怎么的好,何如何的孝顺……

  我这个人,一辈子大事没干成,小事不会干,几十年来, 在老婆面前总是高高在上,清高自负,骄傲自大,洋尊处优。年轻的时候,轻浮张狂,不知天高地厚,农民意识很浓,男尊女卑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有时还装傻充楞耍横蛮不讲理,家务活都是老婆全包。连简单的饭都不会做,经常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还爱臭美,就是那身黄军装也经常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穿着得体讲究,被同事们常笑话为“花花公子”。 同事老张的老伴常笑话我:看李强手撘在粪门上只会瞎转悠,可苦小满了。老乔的几个娃也常说:李叔啥都不会干,家里大小活都是阿姨的。其实,听到这些我只会偷的乐,不能言传。(你懂的)

看到别人爱妻子疼老婆秀恩爱那般情深意切,总觉得妻子不如意。就像俗语中说的:看别人的老婆好,瞧自个的娃强。其实,妻子虽然出生不是名门望族,但在这偏隅一域也有点名气;长相不算如花似玉,但也能进得厨房出得了厅堂。长处和优点,被日常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繁杂琐碎生活淹没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现在我们都老了,已光荣退休,退养的生活很美好。各已都有爱好,我每天走走路锻炼锻炼身体,闲了玩个小麻将,还爱在电脑上胡周八扯的写几句,聊慰自我,日子过得也还快活安逸。 老伴,爱上了太极拳和柔力球,还亲自组建了吴忠市第一支柔力球队,又是队长又是教练,还担任着武朮协会副会长的职务,三天两头到处参加比赛竞技,每天晨练后和拳友们喝个早茶,到菜场超市置办一家人的生活日用,一天忙的不以乐呼,看起来也是幸福满满。

无论吵过多少架,拌过多少嘴,一路走来才发现,最懂自己的,还是老伴。

  四十年来,老婆支持我工作,操心我吃穿,帮我赡养父母,助我提协弟妹,相夫教子。相濡以沫,相爱一生,平淡却不平凡,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重复了千百万遍之后。我才明白:有一种选择,叫善良。罗曼罗兰说过:“善良不是一种学问,而是一种行为”。巴非特也曾说过:男人最好的投资,不是买房买车,不是找对门路,而是选对老婆。我是歪打正着,是苍天眷顾了我。是老伴的善行善为,成就了我的名,成全了父母、弟妹、儿女们的福!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在悠悠漫长的人生岁月中。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小舟,荡漾在爱河之上。我们邂逅在没有故事的故事里,一起度过了那些难忘的艰难困苦,坎坷不平而幸福欢乐的时光。现在老了!不在为爱迷茫,也不为情忧伤。

一朵花因一滴水而妩媚;一株草会因一缕清风而摇曳;一湖水也会因一叶小草而清波荡漾。有了一望无际的夜空,才有星光的灿烂;有一个足够宽容的心,才有明媚的世界;拥有一份宽厚的心怀,才有美好的人生。

在我的人生岁月里,老伴儿,就是那朵小花,那株小草,那湖清水,那颗星星。 更像那家乡高原上的青稞美酒,随着时光的温酿越久越醇香,越久越悠长。

妻子为操持我这个家,累坏了身体,操碎了心。是孝顺媳妇,合格妻子,是伟大的母亲可亲可爱的奶奶。真只得赞赞啊!

现在我要大声的说一声,老伴,你辛苦了!谢谢你!

感叹一:

时光竟走得太匆忙。

转眼之间人就老了!

感叹二:

一瞬间,却发现人生太短暂了。

刚懂得珍惜,人生快要结束了!

(大家一看了至,就当我老了说的是醉话,让各位笑话了)。

2019年6日30日于雲鹤间

老伴的太极拳练的比我差远了!但也像那么会事。

别招惹,这老太婆可是“刀客”!脾气大着呢……

年轻时也是“军中绿花”,也有自己的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