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乐

王永志

上学时背课文、记公式、熬夜做作业,常搞得头昏脑胀,盼望快点毕业有了工作就好了。但有了工作,复杂的中国特色的人际关系、出了质量问题时的种种压力、能预判事情的走向,却无法左右其结局。“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凡此种种觉得还是上学幸福,但人生的列车是单行道不可调头,所以硬着头皮前行,心想到了退休就好了。

7月3日拿退休证

  拿到退休证我情不自禁哼唱了座山雕的一句:联络图我为你朝思暮想

  “四十三年如电抹”,一晃退休就到了跟前,虽说这退休证是刚拿的,还有点墨迹未干,但我早已“见习退休”在家四年,尽管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日理万机,但心情好没压力,吃饭倍香,身体倍棒。看到街上行色匆匆的年青人,心想我不再风雨兼程,上岸在营(赢)里啦!

  老了,真好!明白了、自由了、轻松了。享受生活乐趣,为自己活着是我的首选。因此拾起荒废已久的爱好——游泳、乒乓、围棋、垂钓、弄盆景…。当然还有烧菜煮饭、接送大孙,给小孙喂奶粉换尿不湿。忙里偷闲还要微一下信、看一下剧、或者还要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来写点什么。总之,生活充实得一塌糊涂、密不透风,像大碗明星式的档期排得满满的,退休后的生活,其节奏感也蛮强的。

蛙泳

  每天我自身的第一个项目是游泳,只要身体允许,且不下雨,则不管春夏秋冬,我是要到城隍庙码头的平台下水。

  上岸时的最后60——70米是冲刺阶段,不遗余力,奋勇向前。

夏日清晨的城隍庙码头,热闹非凡。

邢达泳友诗意般优美词句的贴子

  濠河边长大的我,其游泳我是自学成才的,中学时暑假里的整个下午都浸泡在河里,上岸时都感到头重脚轻,手掌上的皮都被浸得发白纠皮打裥的。现在我把游泳当成训练耐力、磨练意志的运动。

  由于时间宝贵,从家里出发再回到家里,时间控制在一小时内,所以夏天我也只游1000米,冬季严寒时控制在100米左右。我认为冬泳考验人的是意志,其次才是体质,人群中的70%体质都能胜任。









友谊佳园的球友

球友诞华及诗作

  乒乓球是我从小特别喜欢的运动,从西濠小学的水泥桌打起,算算也有50多年,尽管我已过60岁了,其打法仍属年青人特有的近台快攻,那步伐的移动、凶猛的打回头、反手的传统进攻其敏捷程度不落下风,唯一缺陷是接发球不好,太业余了。只要打球不管酷暑严寒一律赤膊,圈内人称“赤膊王”,真名反倒没几人知晓。

北阁社区,室外白雪皑皑,屋内春意盎然。

  自康复医院旁边的北阁社区活动室撤除后,打球便四处流浪,新找的东大花苑打球处,没有以前方便了,有时间上的规定,且节假日不开放。今年五一期间的四五天,打球没着落了,这是多么痛苦的事,然天无绝人之路,这时想起我六姐说过她们秦灶那儿有人打球,因此不畏路远找到那儿,尽管是第一次也没人介绍,但球友的心是相通的,彼此没有陌生感,三下二下就熟了,第一次打球结束就互加了微信,入了他们的群。为了不影响烧菜煮饭和带孙,打球安排一般在晚上的7:00-9:00。说来奇怪,到了活动室就精神抖擞浑身的劲,有时孩子们加班我要继续照应孙子而无法打球时,就显得没精打采、哈欠连天,我自己都搞不清是咋回事。

  我打球的地方:中心、北阁、东大、泰灶,只可惜最方便的北阁拆迁了。呜呜!

现场观看球赛

  一早一晚都有固定的活动安排,中间是繁杂琐碎的家务活儿,即使这样我硬是挤出时间,在橱房的餐桌上写点东西,这也是我爱好之一。2017年1月5日清晨6点左右,我到邮票公司排队买鸡票大版时巧遇丁香花,虽说与她从未共事,但彼此久仰大名。她的芳容也只有幸见过一回,那是在非正式场合,所以映象不是太深,此时我已离开厂里达三年之久,与丁香花的相遇,不经意间触动我内心深处的记忆,工厂岁月的往事一幕幕在脑海回放,“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想起当年技术办的恩恩怨怨,并由此写成了《缘》。

复制粘贴微友的回复

  见缝插针式的和同学微一下信,一次和大耳朵同学传了我以前的文章《忆》,用的Word文挡并配上相关图片。大耳朵微信说用“美篇”效果要好些,并将《忆》用“美篇”形式发文,我看后颇觉新颖,字体大小适中、图片占据整个屏幕,同时配上背景音乐,很适合手机阅读。既然有了这个平台,何不表现表现,于是在家沉寂几年后又蠢蠢欲动起来。刚开始为《缘》如何给好友分享发愁,原先在厂里是打印出来,现在在家不方便这样搞,幸好这时我知道了“美篇”,于是在微信圈内供好友分享,好友的热情回复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文章还是受欢迎的,于是接着又写了《我教孙儿读诗词》,随后又列出一堆题目待日后完成。

  橱房的餐桌是我写作的地方,一有时间就写上两行,鲁迅有三味书屋,那我这儿就将就为“五味书厅”(生活的酸甜苦辣咸)。

  学了东坡的江城子《密州出猎》,被他的豪情所感染,也依葫芦画瓢式的仿写起来,我也不懂平仄,如有不妥还望见谅,这是当时涂遢的草稿。

我的盆景园

  玩赏盆景是我另一爱好,老婆娘家(其实自结婚后,特别是有了儿子后,我们就一直和岳父岳母生活在一起,有点不是招胜似招的感觉呵)有好多雀舌,大都是毛坯,先前看到舅子请来易家桥园林处的老师傅来扎花,我在旁边观赏揣摩,不时也班门弄斧的发表造型见解,没想到老师傅竟夸我有这方面基础有点天赋

母子铁

绑扎前后对比

  受此一夸我竟飘飘然,暗下决心我的盆景一定要亲手绑扎。森大蒂花苑我的顶层住处卖掉后,我名下的花木暂寄在秦灶大姐家,这一存放竟达八年之久,花木损失了过半,重新到手时雀舌仅存26盆,原先起码有80盆左右,即使存活的也属老弱病残,营养严重不良。“八年了,别提它了。”《智取威虎山》里猎户老常的一句台词,能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察看

整枝

观赏

  2017年春节前重新回归的花木,我像宝贝疙瘩式精心护理,一盆盆换土修理整枝成型,一番下来我自己也挺满意的。

现在给花木施肥、浇水、拔草、打药杀虫等项目按部就班进行,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今年是回归后的第二个春季,花木长势良好、生意盎然,煞是惹人喜爱。劳碌之余带上孙子到我盆景园里转转,看看新叶的萌发,真是一种享受啊。

  这盆是放在厂里描稿楼顶平台的一盆枝繁叶茂“坐地弯”,厂关门后归队到秦灶大姐家,二年不到的时间竟变成残枝败叶,其中的一端的两个侧枝全部枯死,我心痛了好久,重新审时度事,改造成现在的“临水式”,总算是枯木逢春化腐朽为神奇,对得起有着40多年树龄的老桩子。

  原先住在南通人引以为豪的六桥之里的我,对濠河情有独钟,早早的就“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了。濠河边长大的我其垂钓也自然不在话下,中学时考试交卷走出教室冲出校门,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钓鱼。钓鱼人都知道野沟是碰的,鱼场是稳的,那时濠河是养鱼的,游泳时常被鲢鱼撞击胸部。钓鱼唯一不尽心是常和渔种场人员进行猫捉老鼠的游戏,钓鱼时不能老盯着浮标,还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有险情立马撤退,就和现在的城管与小商贩之间冲突差不多。

  为带上儿子钓鱼,我又准备了一套钓具,是利用厂里的浆料桶和铝合金制作了台钓支杆架。

购买的鱼杆包,豪华笨重,不方便携带,于是我制作了简易的鱼杆包,骑电瓶车钓鱼挺方便的。

  高中毕业后,插队、进厂 、上电大、回厂,到后来发家致富做面筋,忙得不可开交,使我的垂钓爱好几近荒芜,直至2009年我拿到质量工程师证时,特别是后来的用电高峰为了限电,安排工厂做三息四,我业余时间突然富裕起来,又恢复了垂钓,并学会了时尚新技术台钓。

整装待发

偷得浮生半日闲

  垂钓对钓鱼人是其乐无穷,即使是旁观者也是羡慕不已,你看千古词帝李煜的题《春江钓叟图》: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盈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钓鱼时,发现远处300米开外有东西游动,并判断是条大鱼,于是带上抄网下河,游到近处一看乐了,真是一条大鱼耶!迅即我一手用抄网罩着鱼头,另一手夹着鱼的尾部,我的两手不能动弹,靠仰泳的脚蹬水姿势躺水上岸,上岸后鱼仍扭动不已,回家一称,哇塞,23斤重。

  回到家,往地上一放,地砖50公分,可见鱼有一米长。

  故地重游,就是这儿下水搞了条大鱼,远处大楼为王府大厦。

鱼获

  道出了想往渔夫与世无争飘逸休闲的生活。只是这样惬意生活没过几年,儿子结婚后,我有了孙子时垂钓便成了奢望,大孙今年9月份上一年级啦,自有了孙子屈指可数摸了一二回鱼杆,其中一次是进哥邀我去了回鱼场,过了一回瘾。我想再过年把待小孙上幼儿园时,我的垂钓事业可常态化了。

我的俩孙

  儿子成全了我要的儿孙满堂,我得做好“孺子牛”那是必须的,有了孙子就得带孙子还得装“孙子”,照看孙子既是技术活儿,也是体力活儿。

孺子牛

  从技术层面上讲,不是简单的冷了添衣饿了喂奶粉,你得方方面面加以引导,教会他什么行,什么不行。必要时还得王进喜的“石油工人一声吼”,不得已还得梁山好汉的“该出手时就出手啊”,否则令行禁不止咋行。

  老干部遇到新问题,俩孙子会打架了,小的占强,大的不让,这下热闹了,前后5分钟先是笑声后是哭声,并且升级了,从赤手空拳推桑到持械争斗,我这个政工干部训话也不管用。唉!肓目扩建,全是建设,换亇招商那该多好,亚力山大呀!


森大蒂花苑健身器材旁的冬练

  老夫聊发少年狂,玩单杠,握撑欢,赤膊上阵,冷水擦身忙。莫道人生近昏黄,心朝阳,何惧寒。

       雪地健体尚开张,鬓己霜,又何妨。仰卧起坐,何日肌胸膛?壮心不已花甲朗,自不凡,梦辉煌。

  带孙子是体力活儿就更不用说了,我已过60周岁了,属“中国大爷”级别了,除了没有“中国大爷”标配单反外,其它还是应有尽有。带孩子的技术我是家教承传与生俱来,那体力方面必须是后天努力,所以我在这方面也早早的进行投资,每天早晨的小型微量铁人三项运动(骑车、游泳、跑步)和随后的引体向上、俯卧撑、仰卧起坐等活动每天有序进行。为的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你得象少先队员那样“时刻准备着”,一旦孙子两手一举叫道“爷爷抱抱”,你就得弯腰把孙子抱起来,无怨无悔。抱多长时间真是未知数,要看孙子的心情和精神状态,万一有个什么不舒服的,你就得成天抱着,这时你眼巴巴盼望能来个人接接手了,幸好我在这方面未雨绸缪,是家里带孙最佳人选,要能力有能力,要体力有体力,自己也觉得舍我其谁也。

  抱大时,鬓微霜。抱二时,鬓全霜。

上街街,孙子们最开心的事。

  每天早上7:00,小孙起床后的第一顿奶粉是我喂的,开启了带孙模式。

是不是也有点穿衣偏瘦,脱衣有肉感觉。

俩孙自娱自乐的真人秀

  还别说和孙子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看着小不点一天天长大,从七坐八爬到踉跄起步;从哑哑学语到回嘴回舌;从喂饭菜到自食其力…,那过程别有一番情趣,“物以稀为贵,情因老更慈”。每天能欣赏小兄弟俩的“真人秀”,听一听他们发明的“童真”语言(到了学习时间,我说再玩一会儿,我们就看书。大孙接口道:不!再玩五会儿),真的其乐融融!

  对孙子的哭闹,我要判断他的意图是什么,不是一味满足的,我发现孙子尽管嚎啕大哭不管不顾的,其实他还是密切关注周围的一切,你的表情他尽收眼底,你越关注他哭得越凶。这天晚上儿媳们都加班,我们老俩口分别照应俩孙子睡觉,这时小孙突然想起了麻麻,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耙耙麻麻都在加班,小孙一不干了哭着要麻麻,我也没辙了,哭就哭吧我不涉,我此时就象毫不相干的局外人,在静静地观察并录下视屏。哭着哭着门外一个轻微响动,小孙判断是麻麻回来,立马止住哭声嗯的一声,连说了三个“回来了”,随后发觉不是的又哭了起来。

给小朋友讲集邮

  我们一群属猪的参加职工集邮协会春节联谊会。

  孙子上的银花苑幼儿园,比较注重开放式教学,充分利用一切社会资源,给孩子上课,曾组织参观飞机场、到消防队体验生活等。对此我也想作点贡献,来个锦上添花,自告奋勇要为小朋友们上一堂集邮课。经过近一个月精心筹划,制作了教学幻灯片及文稿,上课的那天,小朋友们踊跃举手发言,气氛相当热烈,结束后我为小朋友们每人赠送了2017年发行的《儿童游戏》邮票。我爱好的集邮事业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了,目前仍在为我的会员服务,我曾表示只要同志们不离,我就永远不弃。

  按理说我这么忙,白天是没有时间看电视剧的,这怎么行!剧无论如何是要看的,要不然会辜负制作者们的一片苦心,为此我来个一心二用,每天的拣菜洗菜和烧菜煮饭时是我看剧的时候,象《欢乐颂》、《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等优秀剧目都是一边做家务活儿一边观看连续剧的。为此老婆常批评我不要这样看要定神看,我想如果真有时间话,我也不愿把时间花要看电视剧上,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正因为是做家务看剧两不误才看看的。只有到了晚上9:00-11:00才是我看电视固定时间,我特喜欢看《中国诗词大会》、《最强大脑》、《武林风》、《今日世界》、《军事观察》、《一站到底》等剧目。人说活到老学到老,学无止境,每天的看电视节目无疑也是一种学习、知识积累的一种方法。

柞榛小桌配上花梨镶边棋盘

我的围棋书籍

对围棋的喜爱缘自于中日围棋擂台赛,期间这方面的报导我都要反复阅读而回味无穷,记得第二届中方胜利后的报导标题是这样写的:掩聪(片岗聪)克宏(山城宏)挫猛(酒井猛)折树(武宫正树)砍竹(大竹英雄)。当本届比赛进行到日方以5对1领先的最危急关头,中方主将聂卫平再次挺身而出,力挽狂澜,刮起绝地反击的“聂旋风”,一个又一个地把对手打下擂台,聂伟平的“抗日英雄”名号就是这样来的。据讲举办擂台赛日方曾担忧一边倒的情形,事实也是如此,我国九段棋手屈指可数,而日本九段一抓一大把,而九段棋手对日本来说也很普通,他们已经用“超一流”来形容顶级棋手。

  围棋的大局观、欲擒故纵的战法、布局与中场、大场与急所是那么的引人入胜,我一下就被吸引住了,买了好多这方面书籍看了起来。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有点虎头蛇尾,其围棋水平似乎还在原地踏步,棋力没多少长进,好友阿鸣的孙子(比我大孙大几个月)已是四级,球友黄盾的儿子已是三段了,搞得我都不好意思说也会点围棋,算了吧!我还是当个围棋赛的热心观众,当个棋手的“粉丝”,先前是古力,现在是柯洁,偶尔上网下下,最高纪录是从下午3点下到凌晨2点,直杀得天昏地暗,权当娱乐而已。

我和孙子的课本

  学习的进度,打☆号为已学会背。


  唐诗宋词我也是比较喜欢的,以前是没条件(我们这代人的中小学学习,始于文革,终于文革,赶巧与文革十年同步,是重灾区里的重灾户,与韩寒这些80后们相比,在课外阅读量上实在是瘦弱的“非洲灾民”与壮硕的“日本相扑”的感觉,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后来是没时间(厂里独当一面,家里顶梁柱,忙得气喘吁吁),现在好啦时间条件都具备,我可以公私兼顾,既为孙子又为我共同学习,与孙子相比记忆力差老远了,这没关系,我是以欣赏体验理解为主,孙子是为以后储备为主。说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语文学习上我有严重的文革“后遗症”——不会拼音,儿童版唐宋诗词尽管是带有拼音的,但碰到不认识的生冷字我也读不起来,此时我只好翻阅字典,找到拼音相同且又认识字才能读起来,即使认识的字读音也有拿捏不住的,为把握起见有时是通过手机视频来掌握正确朗诵的,现在想学样东西还是很方便的,网络无所不能。

港、澳、台、大陆四地邮票按发行顺序排放

我的文物、乐器、名人字画、灯塔专题邮票

  一年四季我也有“农忙”季节,我的“农忙”是春节前后的二个月,年底邮票到齐后要整理上册和花木修剪,这两样基本上是“技术”工种,别人也帮不上忙,我想传授也没人来学。花木修剪也有“季节”性,对我来说只有争分夺秒、起早带晚了,有时不得已忍痛割爱,乒乓和冬泳稍许缓一缓、放一放,我做事准则: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一切按“生物钟”来,三顿饭必须准时,其它则顺延。以前我们大家庭,一忙吃饭就拖延,该到吃饭时常常是饭是米,菜有泥(煮饭的米未淘,菜未洗),一阵忙碌过后假“繁荣”,非要我们体会一下家里人烧菜煮饭是多么不简单,现在我烧煮可做到只要人到齐,立马可开饭,这说明事情的轻重缓急我还是掌握得比较好的。

婉拒球友的约球

  冬季花木移居室内,这是阳台一角,卧室、客厅、阳台摆满了花盆,浓浓的负离子,足不出户,就能享受“森林浴”。

  人生百年,仅5个二十年而已,唯有第四个二十年60—80岁,才是无忧无虑、无牵无绊享受人生的黄金时代,不是家里顶梁柱,也没那么多的身不由己,可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也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可以“竹杖芒鞋轻胜马”,也可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不照镜子真感觉不到自己已是花甲之年,还等同于年轻人,走路也没正型、风风火火,碰到小石头一类硬物,说不定还飞起一脚;路遇缺口,不是绕道,而是纵身一跃。四年前的一不留神我弄了个工伤跌断了腿,被老婆好一顿责怪:一把年纪了稳重点,不是小伙子了。我如梦初醒,我已是老头子了?但好了伤疤忘了痛,我又恢复如初,经常混迹于年轻人当中。

微友的微信,真的有道理,我身体力行吧!

  “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有能选择认真地老去”。对我来说黄金时代刚起步,诗和远方要好好规划:何时写写画画(儿时曾有个画家梦,估计永远在梦里)、何时了却心愿到海边冲浪、何时宝岛转转,待儿孙有出息时也来个横跨欧亚…。好希望理想和现实一样丰满,而不是人们常说的骨感。

  余生很贵,愿余生被岁月温柔以待!我们只管“小车不倒只管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