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宋代(南北宋之交)女词人,号易安居士,与辛弃疾并称为“两安”,她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她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出嫁后,与丈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金石书画的搜集整理,共同从事学术研究。志趣相投,生活美满。


金兵入据中原后,流落南方,赵明诚病死,李清照境遇孤苦。在古代,女子是需要依附男子而生活,因为经济来源很大部分都是靠丈夫,李清照不一样,她很有钱,即便是丈夫去了,但家里那些珍贵的文物,足够她支撑下半辈子。


照理来说,李清照可以不用为了生存再去结婚,但问题是,一个女子是否有能力护住那些名珍贵的文物,显然是不可能的,或者说,十分艰难。当时又处在战乱时期,社会动荡不安,李清照不仅要防备那些虎视眈眈觊觎文物的人,还要逃难奔波,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处于一个紧张的状态。

就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一个叫张汝舟的男人,闯进了李清照的生活。张汝舟是何许人也?一个负责军队物质和俸禄的七品小官。


可那时的李清照早已不是年少时的大家闺秀了。没有了显赫的家世,还是一个丧夫的寡妇。有人愿意上门提亲,对于李清照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好的归宿。媒人收了张汝舟的好处,将他吹嘘得天花乱坠。在张汝舟各种糖衣炮弹的攻势下,李清照渐渐动心了。也许是尝尽了生活的苦悲,急于在乱世中寻找依靠,李清照没有再多犹豫就答应了这门婚事。


放到现代也算得上是闪婚了,然而这一次,李清照看走了眼,张汝舟并不是她的良人。


张汝舟与李清照刚接触时,张汝舟对李还是照顾有加,婚后,张汝舟的野心便暴露无遗,他是觊觎李所搜集的金石文物,人物俱占,这东西李清照视如生命,而且《金石录》还未编辑整理,怎么会拱手相让呢,遂出现婚姻矛盾。


张汝舟本有了这样的美貌女诗词人而自豪,后因不能获得其芳心,不能支配其行为而恼羞成怒,和张汝舟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越久,李清照越能感受到他的粗俗下流。她无比怀念前夫赵明诚,怀念二人在青州归来堂度过了一段神仙眷侣的时光,同时,他们又经历了宋徽宗早期朝廷残酷政治斗争的打击,以及后期“靖康之耻”后,国破家难的离乱。相形见绌之下,张汝舟显得越发不堪。

张汝舟的诡计并未得逞,李清照从不让他碰触金石书画。他也发现了李清照手中的文物宝贝并不是那么丰富,自己也掌控不了这些为数不多的文物。眼看计划落空,张汝舟便原形毕露,暴露出渣男本质。对李清照言语侮辱,甚至拳脚相加。即使是才女,也逃不过被自家相公欺辱家暴的命运。


在古代,丈夫就是自己的天,被丈夫责备殴打,大对数女子都选择了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可李清照偏要做不一样的烟火,她是一个刚烈的女子,从她写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就可以看出她的性格。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委曲求全地生活下去。在给友人的书信中她这样写道:“身既怀臭之嫌,惟求脱去。”意思是说,和这个人渣在一起,自己也沾染了一身臭气,现在只求赶紧脱身,速速离去。


李清照说到做到,她做出了一个在当时算是惊世骇俗的事情:离!婚! 而且还是:闪离!


要知道,在那样一个“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的封建社会,只有丈夫主动休妻,妻子主动提出离婚简直是令人跌破眼镜。可李清照就是有“敢为天下先”的气魄,誓要与渣男一刀两断。


对于李清照主动提出离婚,张汝舟显然是措手不及。才结婚就要离婚,而且还是女方主动要求,这传出去多丢人啊,渣男死也不肯写休书,看你要奈我何?


当然了,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大才女李清照。你不愿意离婚,我自有妙计。像张汝舟这样粗鄙的人,活了大半辈子,自然也不会是白纸一张。李清照发现了张汝舟科举考试营私舞弊,谎报考试次数换取官职。你不仁,我也不义。李清照发扬了大义灭亲的精神,揭发了张汝舟的丑事,获准离婚。


可是按照宋朝律法规定,丈夫被判刑入狱,妻子也会遭受牢狱之灾。这一点李清照不是不知道,可比起要永无止境地受到渣男的折磨,坐牢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与渣男脱离关系,别说让她坐牢,让她上断头台也是愿意的。


好在李清照人缘不错,经过亲朋好友的大力营救,仅被关押九天就顺利出狱。

出狱之后,关于李清照的流言如柳絮般漫天飞舞。在宋代,才女手撕渣男,状告老公的新闻火爆程度不亚于现在某某明星离婚撕逼的丑闻。那个年代也是有吃瓜群众,大家纷纷议论李清照这个女人好好的日子不过,还把自己老公告上衙门,娶了她不仅不能传宗接代,还要遭受牢狱之灾,真是个克夫的倒霉女人。比如,吃瓜群众地理学家朱彧说:“不终晚节,流落以死,天独厚其才而蔷其遇,惜哉。”


吃瓜群众科学家王灼说;“赵死,再嫁某氏,讼而离之,晚节流荡不归。”


往你身上吐一口口水不可怕,然而人人都朝你吐口水,汇流在一起,能把你淹死。


可李清照偏偏是个爱恨分明,不愿委屈求全的女人。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管不了,可是人生是自己的。摆脱了渣男,虽然又变得孤苦无依,到处颠沛流离,极不安稳,可终究是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离婚后的李清照没有陷在自己悲惨的身世中自怨自艾,她迅速从个人感情中走了出来,着眼于家国危难,与岳飞、陆游、辛弃疾一起为挽救破碎山河而奋起抗争。

绍兴三年,朝廷派遣韩肖胄和胡松年出使金朝。这一天,李清照穿戴整齐,早早来到城楼前为二人送行。她痛饮一碗酒,随即吟出“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抔土”。以一介女子身份,倾吐壮怀激烈之言,表达了自己关怀故国、反击侵略、收复失地的迫切心情。巾帼不让须眉的气魄,让在场的男子都黯然失色。


李清照,在那样一个封建思想占据统治地位的年代,撕渣男,闹离婚,告老公,她做了所有古代女性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我想,除了她的诗词成就,坚强不屈,自立自强的女性形象是李清照留给后人最大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