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谭静静的坐在窗前沉思,手里夹着烟。烟头或闪或闪的,像他的思绪一样,也是或闪或闪的,他把烟放到嘴边恨恨的吸了一口,这模样就像吸血鬼一样。突然他深深地吐了口烟圈嘴角咪咪的向上扬了扬自嘲地傻笑了下,就像这烟圈在他的头顶向上扩散开,像吸血鬼在拨找他的血管一样。

老谭全名叫谭超人,出生时他才5斤多一点很瘦小很瘦小,父亲希望他能长的大一点才给取了个超人的名字。意思就是要像超人一样有本事。不说能帮助别人,至少自己不会被别人欺负。

从谭超人能记事的时候开始爷爷就是个瘸子,走路一拐一拐的,可村里的大人都很尊重他。后来才知道爷爷为了全村人有盐吃,到日本鬼子那去偷盐被鬼子发现,腿部中了枪,昏睡了七天七夜,村里一个畜医把子弹取出用草药给消炎,七天七夜正想准备后事呢,结果倒醒了,只是这一只脚废了……

日本鬼子把全城的盐都封锁了,村里人除了吃苦菜野菜可没有盐巴也不行呀,个个混身没劲。那时爷爷还是小伙呢,村里几个小伙磨计着到徽州敌后去偷点盐巴粮食什么的。在一个夜黑风高漆黑的夜晚他们几个出发了,要走三四十里的森林小径。漆黑的夜,寂静阴森的夜他们几个走在阴森的小径上,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夜黑风高、月黑风高的杀人夜。天上微亮,地上黑,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夜雾袭来,仲夏的夜晚倒是有点凉意,朦朦胧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天空并非纯黑色,倒是黑中透出一片无限的深蓝,一直伸向远处,远处……

无尽的里暗之中,没有光明,没有一丝温暖,只有恐惧迷惘在耳畔回汤。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他们不敢点火炬,只能一个紧跟着一个,夜色越来越浓重了,小径也越来越小了,山也越来越高了,有几处只能在草丛里钻。突然发现前面有一闪一闪的“鬼火”在天空中飘摇,空气中尸体腐烂的气味也越来越重,看来这里发生过枪战,腐烂尸体上流出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谭超人的爷爷走在前头转过头对后面小伙一个传一个说,大家注意,应该快到敌人的地方了。再走前面有一块枯树林,白骨般的腐朽的枯树,被斩了首似的,双手伸向天空,无语申诉。摸走近了点,有颗枯树上挂着东西,再走近,妈呀是人的尸体,衣衫湿透的尸体微微摇晃,尸体的脖颈处有明显的子弹洞,脸部的肌肉向下收缩,眼眶撑得很开,圆凸的眼球无神地盯着地面,或者更深的地方。这是日本鬼子把人枪死后挂在树杆上的禁示中国的老百姓……风里似乎能嗅到血的腥味,一股凉意穿透身体,刺进骨中,仿佛禁锢千年的寒意突然得到释放,让人在大脑无法思考的一瞬颤抖起来,使人感到恐惧。

还好他们几个几天前装作掏粪坑的来打探过地方。靠城墙边是鬼子的厕所🚾和厨房,前几天他们几个还挖了个狗洞,直接通厕所进厨房。大伙想想盐巴都是放在厨房的吧,深更半夜厨房是没人把守的,他们几个从狗洞进到厕所就真接进了厨房拿了好些盐巴,不能多拿太重。又找到些面包,这年头面包真是好东西,在谭爷爷头脑里只有皇帝才能吃到这面包而且又轻,拿着方便所以全部给拿着了。黑暗无尽的黑暗,厕所和狗洞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用手代替眼睛,阴森森的夜前面几个都爬出狗洞了,最后就剩谭爷爷压后,爬到一半被一个上厕所的鬼子发现了开了一枪打中了腿部。还好被结伴的几个小伙拖了出来,背着逃……黑暗,只有黑暗才跳过了一截。只有黑暗,就存在于这片黑暗的领域里,对末知领域的茫然与恐惧透过深邃的黑暗缠绕着,包裹着,蚕食着谭爷爷仅存的勇气,他自己好像要死了,这就像一个混沌未开的世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让人崩溃的是,他想大声呼喊,也得不到一丝回暗。冷汗从额头上滑落,向无尽的黑暗中坠下去,便消失的无影了。

天空中的云越来越厚了,天也越来越黑了,眼看一场大雨就要来了。突然天空先是一道闪电划破了整个天空,闪电好像是一根金线,从天地间闪过。天空被这根金线劈成两半,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它似乎要把整个宇宙震碎了似的,雷声在头顶上轰鸣,大地似乎被震的颤抖起来。谭超人的爸爸在用砖石彻个猪圈,今天抓了只小猪,要在大雨来临之前把猪圈盖好。话说谭超人老爸真是历害,瓦工木工做沼气池样样精通还有现在很少有的电焊技术,焊接技术也是一流又是生产队里的挣工分高手。他家是全村二百多户人家第一个点沼气灯的人家,全村还都是点煤油灯的。今天接到公社通知叫他到外地去搞副业挣工分,明天一早有人来接他。到外地挣工分是巴不得的,在生产队挣十分工到外地就是十五分工,这么高的工分谁都愿意去。那年谭超人还没出生呢。

当晚准备了个铺盖,第二天早上5点就有人来叫他了,到现在他才听那人说,是到杭州704工地去搞副业挣工分。从这到杭州只有早上6点一班长途汽车🚗到杭州长途汽车🚗站要晚上8点左右,整整要一天车程,还好年轻不晕车。当下用馃架在火边拷了5个苞芦馃(注)吃了早饭还带了十几个当中饭在路上吃。现在来普及下知识,什么是“704工地”?704工地也叫704工程,位于杭州西湖三台山路上的浙江宾馆内,是一处绝密的地下工程,这是林彪为夺权而建的秘密地下军事指挥中心,是林彪为发动571武装政变而在杭州设立的一个军事基地。由于以571命名易暴露,所以就以当时建造年月(1970年4月)为代号,故称为“七零四”工程,后来被称之为林彪的七零四行宫、能防原子弹,生化武器的地下军事指挥中心。(注:苞芦馃也叫玉米馃,是用玉米粒磨成粉做的饼。很抗饥饿,农村人到远点的地方干活都带上它,用火拷下就能吃。)

到武林门长途汽车站己经是当晚八、九点钟了,那年月手表是奢侈品,要凭供应票购买,再说老百姓也买不起,车站出口门顶上挂着个大钟,谭超人他爸看了一眼刚好在9字上。带的人把他们领上30路公交车坐了几站下车,谭超人爸爸不喜欢坐公交车,车上人对他们都不友好,还老是用鄙视的眼光看他们,带着铺盖下车又走了好多路,两边的路灯都很亮,不像村里夜晚下来就很黑,走个村路还要打煤油灯笼,路也是好走都是水泥路,不像村里都是高高低低的土路。一路上,月光透过路边的枝桠,毫无保留的倾泻一地,今夜的月亮真圆,心中所有的疲倦,随这月光消除的无影无踪了,月光悄然弥散,夜,在风的指尖上跳舞💃。差不多走了二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领进一用竹篇塔的小棚里,昏暗的灯光下有几张木床,门里边站着个军人,军人把每个人的铺盖都检查一之后,叫他们把东西都放好,到前面大楼去听注意事项。

前面大楼是砖瓦结构,看样子很坚固,反正俺们村没这么好的房子,谭超人他爸在心里这么说。进大楼也有军人把门,要检查身上才能进去,进得大楼会议间早有个戴鸭舌帽的在那了,他们这是最后一批,约一百多号人,说是砌墙收尾的,进门站好后鸭舌帽开始讲纪律和规定,1,砂灰要现拌现用,上午灰不能下午用,下午灰不能第二天用。2,落地灰要清理用完。3,没用拉强筋不许砌砖。3,要做到工完料净,场地清。4,砌墙应用1:2水泥砂浆,砖应错缝,墙体应垂直,垂直偏差少于20毫米,砂浆要饱满,砌砖要浇水湿润,表面应平整。5,门窗上应浇灌混凝土梁,这样可以减少门窗受力,防止变形。建筑桩,柱内应有螺纹钢网。6,建筑顶部应注意做防止漏水处理……鸭舌帽讲好都己12点多了,明天早上就上工,大家回去睡觉吧。

谭超人他爸睡在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虽然这一天很疲惫,是想家了,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媳妇还有身孕,看着棚顶透过的月光是这样的柔和,思念却是如此的沉重,淡淡的,静静的,皎洁的月光隐藏着一丝忧愁的思绪。月光,清冷的月光,寄托了多少人的惆怅,寄托了多少人的愿望,寄托了多少人的思念,寄托了多少人的哀怨,寄托了多少人的乡愁……谭超人他爸是想媳妇了,他媳妇那俊朗的面庞在他脑海里像洪水般席卷而来,仿佛她的气息就在身边一样,他媳妇是全村数一的大美人,长长的向上翘的睫毛和水灵灵的大眼睛,弯弯的细细的柳叶眉,红润的光滑的脸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她的脸上呈现出少女的温和。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虽然穿着深色自织的麻布衣服,但骨子里透着少女的气质,这样的美女谁不动心?婷婷玉立的美姑娘十八岁就嫁给了谭超人他爸。

第二天早上5点钟就有人吹口哨起床。早饭比家里吃得好多了,还有包子,在农村只有过年才能吃得上包子,能吃上这么好的早饭大伙都高兴。吃罢下工地,谭超人他爸主要是砌墙和括大白(砌好的墙批石灰)。有专门人做砂浆。每天这样干了差不多三个月。这一年谭超人也出生了。

工程总算还有几天就完工了,大伙都兴高彩列地干,毕竟还有几天就能见到家人了。谭超人他爸不知是不是晚上没盖肚子着凉了,一晚上终要跑几趟毛坑,今晚大半夜肚子又来了,要上毛房,去毛房要经过指挥大楼(第一天来就开会定规定的大楼),平时晚上都很安静的怎么今晚总有轻轻的谈话声传出,他爸着胆子走到窗户口用耳朵👂贴近听,只听得里面有个人用压低的口气再说话,领导放心,等工程结束我一定都处理干净。他爸一听,差点叫出声来。处理干净,这是要杀人灭口了,古代有多少这样的案例。他爸是文革中的高中生,历史上的故事他是懂得。眼下该怎么办呢???逃吧!!!生命攸关,也顾不上肚子难受一口气逃出了杭城。东方微白时逃到了富阳境内,实在走不动了,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也不知道哪啦,有座小庙,上面供着土地公。一边地上叠着稻草,一边放着好几个稻桶(注:农村打稻谷的工具),他双手合十朝土地公拜了拜,在稻草边坐下靠着稻草堆打起盹来,这一夜折腾的。

他到快傍晚才出来到周边农舍讨了点吃的,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子,他在想,我该怎么办?回家吗?不敢,现在正风头上,猜得没错的话,现在不能回家,他靠在稻草堆边沉思。他身上的衣服那晚只顾逃命衣服被树枝挂破成破烂不堪,头发也乱糟糟的,很脏,像乞丐一样很脏,很狼狈,他现在眼里满是孤独,但他的眼有说不出的沧桑,眉目之间流露出悲伤,势不可挡,皱纹一条比一条深。看上去沧老了许多……


就这样一连过了好几天,看上去他己经完完全全是个乞丐了,胡子头发长了又长,衣服破烂又臭,老远就能闻得到一股乞丐特有的臭味,先闻到臭后才能见到人,原来炯炯有神的双眼,现在己暗淡无光,眉宇间多的是份忧伤。不能这样活了,不能再这样活了,他心底有个声音在切撕底的叫:不能再这样活了,不能再这样活了,要憋死了。不知那来的一股洪荒之力把他推出庙外,推出很远很远倒在了坑坑洼洼的路边,就像高原的火山在地底下蓄存了己久才爆发出来。路边已围了好多人,大家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庙里突然跑出一个人倒地了、死了?要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农村人实在,有个村干部模样的老者用手探了探还有气就给抬回了村。谭超人他爸只是好长时间没填饱肚子饿晕的,村干部给他端了碗稀饭和几个地瓜,肚子填饱人也就来劲了。小伙子这是咱了?村干部老者问,他把704工程一股脑都托出了,不管那么多了,再不托出就憋屈死了。听着老者来劲了,704工程是林彪吧,己经出事跨台了,人都死了。

老者在堂桌上随手翻出张报纸递给他,是张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用红笔标出:1971年9月13日,林彪在其妄图策划反革命政变,谋害毛泽东的阴谋败露后,与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等乘飞机外逃,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温都尔汗地区机毁人亡。林彪都死了我还躲在这里,不行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谭超人他爸心里在说,嘴里憋出一句,去他的704我立马要回家。是的,毕竟家才是人最向往的地方。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无论你贫穷富贵,家才是我们最向往的地方!

相比之下谭超人就幸福多了。三中全会以后分田到户,家里有吃不完的粮食再也不用到处借粮食了、再也不用上山挖苦菜野菜蒲公英了。家里多余的劳力都能外出挣钱了,谭超人他爸在镇上的农机站上班,为农服务修拖拉机修农具。全村第一个买了14寸黑白电视机,每晚家里都是满满的看电视📺的人。

细数门前落叶,倾听窗外雨声。谭超人是幸福的,三年中学的悠悠岁月己同手中紧抓的砂子,无声无息的流走了。他不想在家蹉跎岁月浪费青春,他想去看看差点让老爸丢掉性命的704工程,顺便在城市找份工作。在这个世间,有些路是非要一个人去面对,单独一个人去跋涉的。早上5点他登上了上次老爸一样的长途汽车,晚上8点就到武林门,他没再走路,竟直在武林门公园的长椅上住了一晚。夜,刚刚暗下来,浓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一个平静祥和的夜,白雾在轻柔的月光和公园路灯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月光下,树叶儿簌簌作响,仿佛在弹奏着一首《月光曲》,婉约而凄美,悠深而美妙,那跳动的音符彷彿是从朦胧的月色中跃出来的,令人陶醉。月光如水,月光如画,月光如诗,月光如歌。谭超人从来没有这样陶醉过,他睡不着,可能是平生第一次踏进大城市太兴奋了。速兴坐在长椅上欣赏起了月色,他爱月光如水般的晶莹,他爱月光如画般的美丽,他更爱月光如诗如歌般的隽永……

农村的孩子都有早起的习惯,5点钟谭超人就起来了,他用手指理了理被露水湿润的头发而后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头发和脸,这次出来就带了个防布包,里面有几件衣服一个薄布被套(天凉时可以盖天冷时可以套棉被)和干粮(苞米馃和红薯干)。他想先去日思夜想的704工程看看再出来找工作。公园里有几个晨练的老人,他问了问路就独自出发了。

九几年的时候找工作很难,都是计划内招工,不像现在到处都是招聘广告到处都是职业介绍所,还有手机上也到处都是招聘信息。那个年代手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那时流行的是BB机传呼机,有了信息还要到处找公用电话,那时的手机是大哥大像砖头一样大,普通老百姓摸都没摸过,只有几个经商的爆发户和大老板才有才用得起。谭超人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工作,村里人出来挣钱都是在码头挑帮背帮挣钱,他这小小身板哪经得住呃。带的干粮也快吃完了,晚上是住在桥底下,在家里的时候经常在电视📺里看到过流浪的人都住一桥洞底下,反正杭州的桥多不要钱而且透气。人才市场他也去过几个,像他这样的中学文凭招工表都轮不上填。咱办呢?每个晚上住桥洞里都会碰到几个捡破烂的,看他们一天能挣几元钱呢,一个塑料瓶能卖好几毛钱呢。只能先捡破烂养活自己再说。

捡破烂只要一个编织袋和一根小木棍就可以开始营业,他每天行走在江河边碰运气捞塑料瓶、捞可以卖的垃圾,行走在垃圾桶边用木棍翻遍垃圾桶,这样一天下来也能挣一二元钱,是个不错的行业,他再想。昨晚他漂到清泰立交桥下过了夜,听人说这边垃圾比较多,一天能捡个三四元钱。晚上他还看了下这里的环境,边上有条河,石碑上有介绍,这河叫贴沙河,开凿于公元861年,是杭州城内的千年古河,护城河。管它什么河,只要有垃圾捡能卖钱就行,谭超人想。早上5点天还麻麻亮他就起来贴着河堤走看到塑料瓶和对他有用的垃圾就高兴。“救命……救命……”突然有个微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他四处急速看了看,没人呀。

“救……命……”

微弱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这次声音更弱了,谭超人皱着眉仔细仔细望水里搜索,妈啊,河里有个人头,他立马反映过来,有人落水了。他放下手中的编织袋就跳了下去,救人要紧,衣服也来不及脱。他从小就在溪坑里长大,水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记得上小学五年级,有次下雨发大水,他们几个男孩桥上不走还特意从大水中游回家呢,第二天还被老师批评在教室外站了一天。这贴沙河水还真深,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奋力游过去把人救了上来。是个女的,估计就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目清眉秀的,抱着把她平放在地上让水吐出来,吐了好几摊水,总算眼睛👀动了下,有救了。谭超人心里高兴了,静静的过了半小时左右,女孩的眼睛才睁开。嘴角动了动声音很少谭超人把耳朵👂贴到她嘴边才听清她说话,“恩人大哥扶我到清泰门自来水厂好吗”

清泰门自来水厂不就在前面吗,昨天我还在门口捡过塑料瓶呢。谭超人答应着扶起女孩,可女孩全身没劲,可能是在水里呛了太多水,“我背你吧”他说着就把女孩抛上了背,没几步路就背到了自来水厂门口,传达室是一个瘦瘦的老头看门,见到有个人背着立马跑出来,“怎么了?”“她落水了“他应着说,

“这不是张技术员的妹妹吗,快,快背到房间去”看门的大叔一眼就认出来了。

大叔嘴里的张技术员叫张华,是二年前分配到自来水厂的技术员,专业就是搞水处理的。很帅气很阳光很文静的小伙,水厂的人都喜欢他,人又大气,山西北方人性格豪爽,刚打开门要去上班,就碰到看门大叔护送着谭超人背着人过来。

“我妹妹怎么了?“

“落水了,是这位小伙救了她”门卫大叔抢着说,

“快给她换身衣服”谭超人把人轻轻放到床上对张华说,

“对对对,我去找个女工来”门卫大叔说着跑了出去,三个大老爷门给她换衣服总不行吧。张华二十五六还没有谈女朋友呢,虽然厂里好多女的都看上他,可小伙一门心思在事业上,在那个年代女的主动是没有的。

“恩人小伙你也换身衣服吧”张华找了套自己的厂服递给谭超人,“我年轻力壮没事”谭超人不想换,可弄不过张华的热情,只好到厕所换了身衣服,你还别说,衣服换上人都变精神了 帅气了,怪不得人常说,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呢。

这边妹妹的衣服也有女的给她换好了,门卫大叔又给做了碗稀饭喝下,人年轻大抵没什么事了。

从张华的嘴里了解到,他妹妹叫张雨初中刚毕业刚考上师范,喜欢江南水乡所以父母叫她到哥哥这里来散心的。

“妹你怎么落水了?”张华坐到床边问妹妹 ,张雨睁大眼睛看了看站在边上的谭超人,往里挪了挪身体,

“哥,你也坐”这小嘴真甜,一句哥,拉近了多少人的距离。“我……”谭超人还不敢坐,张华一把把他拉到了床边坐下说,“你是张雨的救命恩人,这里也是你的家了”一句话把谭超人说的脸都红了,两只手都不知道放那里好。说实话长这么大除了爷爷奶奶和爸妈,没人对他这么好。

看到谭超人脸红了,张雨咪嘴笑了,“出了这么大事,还笑”张华没好气的骂张雨,有件衣服掉水里了,我想去捞结果就落水了”

“叫你在厂里用自来水洗,你偏不听”张华唠叨,她喜欢到河里去洗衣服,这样大的水漂的干净,空气也好。不然怎么能碰上这么好的哥哥呢,后面一句张雨只有在心里说。

谭超人老实,不怎么爱说话,也不知怎么安慰人,就是现在市面上流行的说法__木纳的人,土话是木头,不聪明。这种人嘴上不会说话,往往不招人喜欢,这种人心善,没有坏心眼,不像那些聪明的人油嘴活舌,满嘴跑火车,每天都在想些搞人的坏心眼。不管它,反正张雨喜欢心善的喜欢木纳的喜欢谭超人哥哥。

看张雨也没什么大事了,谭超人想走了,他还要去捡破烂挣钱呢,张华知道他去捡破烂挣钱💰,就要在这自来水厂给他问个临时工,谭超人不同意,因为没有文凭又没技术,不想让张华为难。张华就在身上钥匙串里解了把钥匙🔑给他,“这是自行车钥匙你骑着托东西也方便”在那个年代一部永久自行车要多少钱要多少粮票,要多少批条才能买到。自行车是有钱人的象征。谭超人说什么也不能要,还是靠在床上的张雨叫了,“哥,你拿着”一句话弄得谭超人脸通红通红,只好拿着自行车钥匙🔑。

“超人你晚上住在哪?”张华又好心问,一句话问得谭超人半天叽不出什么。还是张雨憋不牢“哥,你住哪呀,我晚上要去看你”

“别,别去,我住在每个桥……桥……”一句话弄得超人脸更红了,他不想告诉张雨,他住在桥洞里。一是爱于面子二是不想让张华张雨当心,超人知道他们都是好人。

“住那种地方怎么行。我这还有间房,你晚上住这里来,我等会收拾一下”张华说着带他到隔壁看了房间,这房间张华是用作厨房的,年轻人也不怎么经常做饭,都是吃员工食堂的日子多。

这下张雨彻底的高兴了。嘿嘿,女孩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着。




晚上6点谭超人骑着张雨哥的自行车来到自来水厂,有了这车子做事就是快,今天半天也捡了比以前多的破烂挣得比以前多还捡硬纸板放在自行车后面托着一点不累,要知道以前重的东西都不敢捡,背不动。早上答应过张雨晚上要回来的,做人不能失信,再说不能住桥洞就没地方住了。张雨早早等在门口,人年轻休息半天果然没事了。哥,张雨过来握住超人的手,谭超人还真有点不好意思,长这么大除了奶奶和母亲还没有异性碰过他的手,上小学的时候是和女同学一桌上课,那都是有三八线的。

“哥,进屋吃饭”

“我……我……”谭超人半天我不出一句话来,脸也涨的通红。

“我什么我,快来吃饭”这是张华把他拉进了屋按在椅上。

馒头和饭还有三个菜,听张华说,他们北方人吃惯了馒头和挂面,米饭还有点吃不惯。张雨一个竞的给超人夹红烧肉,那年月肉可是好东西,在农村只有过年才能吃到几块肉。

饭后,张雨吵着要超人陪着散步,他们来到不远的清泰公园,公园里有好多小孩和大人,城市里的人都喜欢吃好饭后出来活动活动,此时天上的月亮慢慢地从柳叶变成了一把镰刀,接着又变幻成一艘小船在浩瀚的大海中静静地行驶着,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个如白王盘一样明亮、美丽的月亮🌙终于浮现在我们的眼前。这可乐坏了孩子们,他们跑着,笑着,欢呼着,竞相追逐着这明月,颇有一股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傲气。月光清辉下点缀着笑容点点,微风下,迎着美丽的月光,忙了一天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一同享受这惬意的人生,不时传来阵阵爽朗的笑声……

谭超人喜欢到人才市场来,因为这里塑料瓶有得捡。而且还可以看看有没有招工的,他真心想找份工作,不能完全靠捡破烂为生,再说张华他们待他这么好。当初捡破烂也是走头无路才干的营生。

城市的早晨很喧哗,不像农村静静的只有鸡的打鸣声和鸟叫声,谭超人轻轻的关上了房门,他不想惊醒张华他们,拖着自行车走出了自来水厂,他想今天到人才市场去碰下运气,一路捡破烂来到市场,刚锁好自行车看到前面有辆自行车的框子里有个空的塑料瓶,他上前捡了出来,正准备放进编织袋里,发现车没锁🔒,钥匙还挂在自行车锁上呢,咦,车没锁,这怎么行呢,这自行车比我的还新,肯定比我这辆还要值钱。谭超人这样想,我得找到车主人,万一被别人偷了怎么办。谭超人锁上了这辆新凤凰拔出钥匙,钥匙上有个好看的玻璃挂件上面有行数字,不会是这辆车的主人的电话号码吧,

我得给这人打个电话☎太粗心了,谭超人转而一想,不行打公用电话要5毛钱呢。

等会这人要找不到自行车不是更急。谭超人在作心里斗争。手不自然的放进口袋,口袋里只有昨天捡塑料瓶的一块钱,早饭还不舍得吃呢。

唉,好事做到底吧,他绕到边上小店,小店里有公用电话☎,从口袋里数出皱巴巴的50张一分纸币放在柜台上,拿起电话筒,他在家里电视上看到过别人打电话,没有实际操作过,这是平生第一次打电话,拔个数字要转一圈一共转了七圈,以前的电话都是七个数字。不一会那头传来了说话声,这电话就是好,天南海北都能联系,要说大城市就是好。

“喂,你好,这里是人才市场杭丝联招工点,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电话那头传来了个声音,是个女低音,声音很甜像张雨那么甜,不,比张雨要哑一点。

“我……我……”谭超人有点紧张,毕竟还是第一次握电话,“你……你自行车没锁吧,我是钥匙上看到这个号的”

“哦,上班走得急忘了锁自行车了,我现在手头上有事不能出来,你给我送上来好吗?人才市场76号桌,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76号桌,记住了。人才市场里找工作的人很多,都是有文凭的,谭超人看看他们手里都拿着绿的红的本本,肯定是文凭让书。谭超人羡慕啊。找到了76号桌,有个一戴眼镜的阿姨坐在那看一张张的表格。

“师傅”这是张雨教他的,出门在外谁都可以叫师傅,他记住了。“这是你的自行车钥匙吗?”他扬了扬钥匙还特意扬了下那个玻璃心装饰,戴眼镜女的抬起头,扶了扶眼镜,“你是刚刚打电话的?”

“是的”

“这自行车是我的,早上上班走的急,把车都忘锁了,你看我这脑子。”“真是不错的小伙,谢谢你哈”

“你是清泰自来水厂的?”看到谭超人穿了件工作服,口袋上面印看清泰自来水厂的红色标志。

“不是,这是我哥的衣服”张华比谭超人大好几岁,应该叫哥。

“我……我还没工作呢”

“来找工作的?”

“嗯”谭超人随口答应着。

“好小伙子是杭州户口”

谭超人本能的摇摇头,“农村的”声音轻的只有自己听得见,脸又红了。

“那就有点难办。我们公司是要招几个男的维护工,不过都是要杭州城市户口。”戴眼镜阿姨扶了扶眼镜想了好长时间。谭超人刚想准备离开。

“好小伙等下,我给问问哈”戴眼镜阿姨拿起桌上电话拔了号码。

“老书记,这里有个小伙人很好的,我早上上班车忘了锁,他把钥匙都给我送来了……我们公司那维护工缺人吧,就是户口是农村的,您看…………”…………“好,好,好。”她一连说了三个好才放下电话。面带微笑同谭超人说,小伙子运气不错,我们领导说可以有一个农村户口的,你明天早上到拱宸桥丽水路杭丝联织造车间报到,是学徒工,工资可能只有八九十元。

八九十元,己经很高了,我捡破烂要三四个月了才能挣到呢。当即就填了招工表,戴眼镜阿姨给了他一张报到表,叫他明天交给车间主任。



今晚大家都高兴,谭超人找到工作了,明天就要去报到了。张雨一定要陪谭超人出来走走……月亮🌙升起来了,像是刚刚脱水而出的王轮冰盘,不染纤尘。仿佛正悄悄地对身边的小星星⭐说话。月亮斜挂在天空,笑盈盈的,星星挤满了银河,眨巴着眼睛。第二天张雨一定要陪超人到杭丝联报到,名不虚传的杭丝联真大,有好几个村那么大,谭超人想。在张雨嘴里了解到,杭丝联是由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亲自批准兴建的,有文化真好。织造车间主任是个五十多的老头,人很和善。跟他说了下杭丝联的整个生产过程,制丝、丝织、印染,从蚕茧进来到丝绸出去一条龙。

车间主任领谭超人到织造维护班,交给了一个姓李的组长跟着他学习丝织机维护,第一天叫他跟丝织挡车工学习了解丝织过程还有捻丝,什么是捻丝?捻丝是将单丝或股线进行加捻(多根互相缠绕),使之获得一定的捻向和捻回数的工艺。根据丝织物成品规格的要求,通过加捻工序改变丝线的外观效应或物理机械性能改善丝线的织造加工性能,又可满足丝织物的外观和不同用途的要求。串丝,什么是串丝?串丝,就是给断掉的单丝打结,技术好的挡车工串出的丝看不见结头,串丝由五种方法,根据丝织物的厚薄,图案的不同,经密的稀密度和丝的粗细度,各种规格都有它的串丝方法,1.顺穿法2.飞穿法3.照图穿4.间断穿法5分区穿法。普通人要学好几个月,手法才能熟练。

张雨一直在厂外等着谭超人哥哥下班,反正回自来水厂也没事,她喜欢等谭超人哥哥,无聊时背包里有书看看。亭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站在厂门外等,这种情形谁看了都羡慕。

下班了,他们不急着回家,两个人在运河边静静的走,拱宸桥一座古色古香的桥一座记着爱恋的桥一座心连心的桥,他们在桥上数台阶,他们在桥上看运河。拱,敬仰施礼举手撘恭之意。宸,帝王的宫殿,是皇帝的代称。拱宸就是恭迎朝参皇帝之意。拱宸桥是运河上仅存的几座古桥之一,桥石碑上记载,始建于明末。拱宸桥素有“运河第一桥”的美誉,他是世人公认至今横在这河之上为两岸沟通仍在兢兢业业做着贡献的最古老的古桥,他是运河最南端的标志。有史说,拱宸桥地理位置有紫气东来龙脉迎风之豪气,河有通江打海的潜龙之量,桥有玉树临风的帝王之貌相。夜,更深了。偌大的河面逐渐被黑夜吞噬,步入梦想的古运河上倒映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装饰的建筑物,清风吹来,画面变得更加散发银色光芒的建筑物倒影于河面,如梦如幻的美景靓丽迷人。还有沿河的小店铺房顶上一串串的灯笼倒映在河面,刚好有夜游船开过,突然张雨高兴的欢呼起来抱住谭超人,“哥,我想到了一首诗:千盏灯笼脂粉色,八方舟楫杜康香。月色斜飞青石板,跫音长遥阁楼风,水色波光黄布旆,楼台庭榭小乌篷。”谭超人真羡慕张雨有学问。

谭超人头脑里也记着一首诗,不记得是那个老诗人写的,上中学那会看过关于运河的历史:江南北国脉相连,隋代千年水潆连,寄语飞南归北雁,天河头尾是家川。他没有背,不知道对不对。反正陪着张雨就满心欢喜。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张雨每天都来等谭超人下班,超人也喜欢把白天上班有趣的事说给她听。

张雨上学报到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到闫井师范,要回趟家万荣县再转到学校去,谭超人请了半天假,依依不舍地送张雨北上的火车。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次分手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两个人都说要多写信,那个时候信是最好的通信工具,不像现在有手机有QQ有微信。长途电话老百姓也打不起,一封信寄到手上也要一二个星期,北方的天气太干燥了,不像南方空气里带点湿气,呼吸起来舒服。谭超人一个人走在城市的黄昏,孤独被斜阳曳成猎猎的旗,招摇在四周的暮色里。像来时一样的孤单,走在行色匆匆的人流中,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方向。今天维护组开了个会,组长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向了他,只是丝织机调换了两个部件,增加了原有的丝织轫度,并没有什么不好呀…………走在异乡的街头,突然那么强烈地温望张雨能不经意地走来,牵着他的手,陪他走过一段漆黑的路……初秋的月色是淡然的,月光里总是夹杂着思念和乡愁的味道。那些漂泊在外的游子啊,可以辗转于江湖之中,可以承受顛沛流离的劳苦,可以借酒消愁,却难以割舍月光带给他们的情怀。谭超人开始想家了开始想张雨了,那澄澈如水的月光,在不经意间就触动了他们的心弦。所以,那洒脱不羁的李白会轻吟: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所以,那豪迈潇洒的苏轼也敌不过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的哀伤。所以,林清玄也愿温一壶月光下酒,在朦胧中沉醉。他们珍藏月光,珍惜这撩人心绪的千古绝唱,因为只有月光能听懂他们的心声。

张雨来信了,信是寄到厂里的,一般信都是放在传达室的,门口挂个小黑板谁有信都写在上面。张雨己经开学二个星期了,算来到学校就给他写信了。收到张雨的信,心中所有的疲惫都悄然退去了。

这晚他没有立即回住处,坐在运河边的石椅上读信,这个位置刚好斜对着拱宸桥,整个桥都看得一清二楚,拱宸桥模跨在运河两岸,这看就像腾空的彩虹,气度非凡,仓劲,稳重,安祥,蕴藏着无限的魅力。百米长桥,三拱桥洞相连,气势十分雄伟。拱宸桥数百年来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饱经风霜。

谭超人轻轻的撕开了信,里面的信纸叠的是一个心形,这是一颗少女滚烫的心。

夜,深了。月亮也升上来了,今晚的月亮真圆,像银盘一样高高的挂在天空。皎洁的月光散在河面上,河水便闪耀着细碎的波光。月光是世界上最美的,运河在世上也是最美的,月光照在运河上,就是美与美的相遇,就是极致与无限的碰撞,就是世界上大美之物的诞生。甚至可以说,如果月光是雌性,运河是雄性,那月光下的运河,就是一个小小的温暖的家,像一个优秀的男人和一个漂亮的女人走在一起,组成了幸福美满的家。

他开始想张雨了,想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想我的时候就看月亮我一定也在看月亮,也在想你。这是张雨在信里写的。

想你的时候问月亮,想你的夜总是很漫长,萧萧的冷风还带着寒霜,远隔千里你身处在他乡,苦苦滋味我独自去品尝,问问月亮思念它有多长,你是否也会把我守望,想你时只有默默遥望着远方,亲爱的你不知现在怎样?夜深人静时是否把我想,月亮恰似你那甜美的脸庞。

今天下班他无心观赏这雄伟的拱宸桥,他要回住处写信,他要把太多的思念都写进信里寄给张雨,他问师傅要了本印有厂名的信纸。

夜己深了,窗外的竹子也无语地沉静下来,风早就跑远了,月光依然是淡淡的,在无声的洒落,迷离的月光下,放飞思绪,将所有的思念都传递于指尖,溶入这行行的字里,随风飘向远方的张雨……

初秋的月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谭超人是幸福的,他收到了张雨寄来的毛线衣,厚厚的,柔柔的。那是张雨利用课余时间一针一针织的,深红色应该是代表爱情。

秋风扫落叶一点不假,谭超人走在下班的人流中,阵阵秋风吹来,片片落叶飞舞、嬉闹。地上像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响声。道路两旁的枫树像喝醉了酒,脸上醉的发红。

由于乡镇企业的崛起,国有企业面临困境。在人生和世界的激流中,它必然会像初冬从树上飘落下来的最后一片枯叶,在西风残照中孤零地漫无目的地飘舞。公司要截一批人员下岗,谭超人也在其中,这是他早就想到的,因为他是农村户口,这是最最主要的一条。他平时干活积极,工作任劳任怨。要不是农村户口,这次下岗应该没有他。冬天的月光是迷离的、悲伤的,月光洒在地上,偶有虫子凄切的叫声,寒冷的空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坚固的网,把所有的枯冷冷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坚固的网的东西。任是枯草枯木,都不是白天里那样的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有保守着它的秘密。

谭超人不想找工作了,也不想立马回家,他要去看朝思暮想的张雨,他要去看带给他快乐的张雨,于是踏上了北上的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