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与黑山阻击战》

作者:张晋湘

我的祖籍是山西,山西对我们这些漂泊在外的游子来说就是根,从懂事起一股浓浓的乡情就一直无时不刻的絮绕在我们的思乡之情里,父亲张哲是山西临汾吉县人,1938年投奔革命到了延安,从此过黄河打日本鬼子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国内解放战争期间,参加了著名的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解放宜昌,攻打重庆、湘西剿匪,抗美援朝战争,一生黑足踏遍转战了祖国大江南北,父亲把毕生献给了中华民族的解放和建设事业,战争年代父亲历任了359旅排长,作战参谋,作战科长、作战处长,团长,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历任师长,付军长等职,父亲对家乡无时不刻的怀念,也是影响我们感情对家乡认识的重要因素,无意间看到了“晋绥人文”的刊物,也就更加触发了对家乡的眷恋,把一篇怀念父亲的心里话写给家乡!

近日中央电视台《探索与发现》栏目,连续三天播出的东北解放战争期间辽沈战役的《黑山阻击战》,叙述的是解放战争最后一个秋天的故事,这是解放战争末期发生在东北大地血与火、枪炮与硝烟构织惨烈战争,展现了战争的残酷和血腥,展示了那个年代一段珍贵的历史,这场战争是东野十纵司令员梁兴初率十纵和内蒙古骑兵一师军力不足两万人,在三天三夜里,用我军将士血肉之躯顽强的阻击了国民党精锐之师廖耀湘西进兵团72个小时的连续进攻(该兵团12万人当时装备了最优良美式武器),一个海拔101米的高地被炸飞两米,战后实际只有99米,东野十纵2万名将士在这三天三夜牺牲4144烈士,战亡人数接近参战人数的四分之一,是十纵英雄们用他们的血肉之躯在黑山筑起了一座牢不可破的钢铁长城,我的父亲在这场战争中与牺牲的烈士相比是辛运的,他活着走出了这场战争,但在战后的岁月里他又始终没有真正的走出这场战争,父亲常说这一仗打的太残酷了牺牲的战友太多了,但这场战争真正的意义在于直接提前改写了中国革命解放的战争进程。

看着屏幕我的双眼模糊了,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一个对那段历史掌握最全面,对那场战争背景最了解,对那场战争组织与计划参与最详细,对那场战争开始到结束各个阶段最熟悉”的”作战科壹参谋”(父亲同事们说当时在纵队机关这个壹参谋是因为作战第一,梁司令员封父亲为壹参谋这么传下来的,父亲当时职务不高只是纵队团级作战参谋),以上这段话是当时亲自指挥这场战役的指挥员,东北野战军第十纵司令员梁兴初的原话。

1956年八一电影制片厂准备拍写《黑山阻击战》这部电影,本着尊重历史力求还原当时战争的真实状态目的,请当时组织这种场战斗的十纵司令员梁兴初首长,为影片找一个熟悉掌握情况的当事人为影片做军事顾问,当时梁兴初司令就毫无悬念的推荐介绍了我的父亲做为《黑山阻击战》的军事顾问。

《黑山阻击战》原片名为《最后一个冬天》,父亲从朝鲜战场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回国后,56年在北京和东北与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工作人员一起爬冰卧雪呆了近一年的时间,基本完成了拍摄任务,可因当时的影片政审和各种因素所限,影片拍出后被剪辑了许多真实内容,梁兴初司令员和我父亲当时都不是很满意,主要是影片当时战争的实际情况都被”严格审查”掉了,所以梁司令与我父亲他们一直有一个心愿,有可能一定要重写还原更好的黑山阻击战的真实历史影片,记得在1983年初原成都军区司令员梁兴初被平反恢复官职的第一件事(1971年因林彪事件牵连被撤职),就是想把过去的黑山阻击战的历史重新整理出来,其中就是还原黑山阻击战真实历史,要一个还原历史的真实影片。我记得父亲当时受命于梁司令员的委托,专门认真写了一个查档目录准备按目录索引,在47军档案室调阅过去的历史资料真迹,准备认认真真实实在在再续黑山阻击战真实,记得父亲说在查阅档案时档案里许多过去的作战命令文档都有梁司令员签名和父亲起草和誊写的手迹,父亲最终没有了确梁司令员的和他自己的这个心愿,一年后父亲过早的离逝了老人家没有来的及续写这段珍贵的历史。

父亲去逝后梁兴初司令员电话打到家里,说是“我和你父亲说好了,要重拍黑山阻击战这部电影的,怎么你父亲这么早就走了,我们要搞的回忆录还没有整理出来呀,可惜可惜”。

当时东野第十纵队第28师师长贺庆积(黑山阻击战正面战场101高地由28师防御)时任沈阳军区付司令贺老在电话里埋怨我们做子女的没有在父亲去世第一时间里通知他老人家,贺老说“不是我责怪,你们子女应该知道我和你父亲是从战争里培养出来的的感情,你父亲是跟着359旅从延安过黄河打出来的,他有文化人很老实,在机关是个好参谋带部队是一个好主官,工作非常认真,你父亲就因为成分不好是地主,所以一辈子都老老实实的,他对自己要求太严吃的苦太多了”。贺老当时动情的说“在东北要不是梁司令非指名道姓调你父亲进纵队机关,我们28师是不会放他走的(时任28师作战科长)黑山阻击战他不光是纵队机关作战参谋,你父亲也在一线参加了战斗。101高地失手了纵队预备队打的没有人了纵队没有增援力量了,这时你父亲根据纵队司令梁兴初的命令,带纵队机关临时组织起来的干部和勤杂兵组成100多人的突击队他担任突击队长,冒着枪林弹雨增援101高地的失手之围”。父亲为此被授于解放战争立大功一次(记得父亲曾经与我说过这次增援101高地细节,当时101失手梁司令员打急了要亲自上,十纵政委周赤平力阻梁司令不能亲自上,这个时候梁司令看了他身边的我父亲,吼着发出命令说“纵队机关所有勤杂战士及干部组成突击队增援101高地,张哲你担任突击队长马上就上,在集合的短暂过程中父亲准备好武器弹药同时,又把他随身带了几年舍不得穿的一双布鞋换在了脚上用绑腿带捆了个结实,父亲说这双鞋是1945年359旅从延安出发东进打鬼子时,延安老百姓在欢送队伍时塞给父亲的,因为鞋是布底纳的不经穿,所以布鞋就一直随身携带着没有穿,想着以后不行军打仗了再穿,说是要带突击队增援101高地,父亲担心现在脚上穿的鞋太破了,怕影响突击奔跑耽误事,还有就是想从延安背在身上的这双鞋,好几年了都没有舍得穿,如果光荣了,这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穿了,所以就毫不犹豫换上了这双新布鞋踏上了突击之路。

29师长刘转连(当时从延安出发时是359旅付旅长南下二支队队长)也曾电话里致我们说,“你们失去了一个好父亲,你们做子女的要学习你们父亲一辈子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做人做事的品格,战争年代你父亲是东野十纵的合格高参,部队南下你父亲在47军根据军首长决心组织部队参加的解放宜昌打重庆,组织川东战役也功不可没”。

父亲,时止30年后的今天中央电视台播出了解放战争最后那个秋天的珍贵历史《黑山阻击战》,你们没有完成的最后心愿后人们替你们实现了。

望打江山的老前辈和父亲九泉之下安息!

注:47集团军前身,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在司令员梁兴初的率领下,于1948年10月23日在东北辽西战场黑山县黑山,打虎山10公里正面,阻击瘳耀湘兵团的攻击,也就是解放战争彪炳青史的黑山阻击战,坚守三天三夜,23..24.25日,72小时,4320分钟,瘳耀湘拥有国民党五大主力的新1军,新6军,新3军,及71军,49军,卫立煌青年军207师(相当于一个军),共5个军11万人,坚决完成了坚守任务为全歼廖耀湘兵团做出了重要贡献!65年后的今天中央电视台在47集团军协助下拍摄了纪实录像片《黑山阻击战》重温前辈的辉煌业绩!

以教导我们不忘初心牢记历史传承优良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