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3日,嘉峪关,晴。

天还未亮,我们两口就被送往敦煌高铁站,10:00左右我们来到了嘉峪关。

        嘉峪关,号称“天下第一雄关”,位于甘肃省嘉峪关市西5千米处最狭窄的山谷中部,关城两侧的城墙横穿沙漠戈壁,北连黑山悬壁长城,南接天下第一墩,是明长城最西端的关口,历史上曾被称为河西咽喉,因地势险要,建筑雄伟,有边陲锁钥之称。

        嘉峪关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塞,中国长城三大奇观之一(东有山海关、中有镇北台、西有嘉峪关)。嘉峪关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由内城、外城、罗城、瓮城、城壕和南北两翼长城组成,全长约60千米。长城城台、墩台、堡城星罗棋布,由内城、外城、城壕三道防线组成重叠并守之势,形成五里一燧,十里一墩,三十里一堡,百里一城的防御体系。

       嘉峪关是世界文化遗产,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主要景点有嘉峪关关城、悬壁长城、长城第一墩、魏晋墓群、黑山石刻、木兰城、“七·一”冰川、滑翔基地等。

       到达嘉峪关火车站时,旅行社的车子还没有到,利用这段时间我们就在车站广场上转了转,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座高高的奔马雕塑,雕塑的圆形基座周围是各型花坛。时间不大,车子来了,是辆小型面包车,坐椅油渍麻花的,好在司机热情。这里的司机也兼导游,他是酒钢的职工,闲暇时间出来兼职,说是给朋友帮忙的。

        在嘉峪关,我们首先参观了关城,原以为关城不起眼,没想到是如此宏大壮美。

        导游对嘉峪关的情况了如指掌,他一路陪着我们边走边讲,使我们对嘉峪关有着了较深的了解。

       关城以内城为主,周长640米,面积2.5万平方米,城高10.7米,以黄土夯筑而成,西侧以砖包墙,雄伟坚固。内城开东西两门,东为“光化门”,意为紫气东升,光华普照;西为“柔远门”,意为以怀柔而致远,安定西陲。门台上建有三层歇山顶式建筑。东西门各有一瓮城围护。西门正对着内城的城墙,两者之间距离狭小,如果敌军战马冲进城门,便会直接撞到内城墙上,让人不得不佩服关城设计之巧妙。西门里的南侧设有办公室,在这里就可以办理“关照”,也叫“通关文谍”,“关照”一词就由此而来。有了“关照”,就可以由西门出关了。西门外有一罗城,与外城南北墙相连,有“嘉峪关”门通关外,上建关楼之说。嘉峪关内城墙上建有箭楼、敌楼、角楼、阁楼、闸门楼共十四座,关城内建有游击将军府、井亭、文昌阁,东门外建有关帝庙、牌楼、戏楼等。整个建筑布局精巧,气势雄浑,与远隔万里的“天下第一关”山海关遥相呼应。

西门及关照办理处

        在嘉峪关有个传说。明朝修嘉峪关时,主管官员听说工程主管如何如何的聪慧,就给他出了个难题,要求他预算用材必须准确无误,否则,不但不给工钱,还要治他的罪。结果工程竣工时,所备的砖瓦木石恰恰用完,只剩下一块城砖。主管官员本想用这块城砖说事,工程主管不慌不忙地将这块城砖放在会极门(西瓮城门)的门楼檐台上,并称之为“镇城砖”。主管官员无可奈何,由衷的佩服、称赞工程主管的聪明、智慧。

        嘉峪关自建造以来,屡有战事。当时嘉峪关只是座孤城,以致满速尔兵两破关城,掠走民众牛羊无数。直到1539年嘉峪关建成为一座完整的军事防御工程后,才真正成为固若金汤的天下第一关。

        今天,嘉峪关经过修葺,雄关气势再现。登上关楼远眺,长城似游龙浮动于浩翰沙海,若断若续,忽隐忽现。塞上风光,尽收眼底,美不胜收。

下载图

        参观完嘉峪关的关城,我们前往长城第一墩。第一墩的墩台矗立于北距关城7.5千米的讨赖河边近80米高的悬崖之上。它是明代万里长城从西向东的第一座墩台,是明长城的西端起点,是嘉峪关长城防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担负着传递关南及祁连山诸口军事信息的重要任务。

        长城第一墩旅游景区包括长城第一墩、综合服务区、讨赖河滑索、讨赖客栈、天险吊桥、“醉卧沙场”雕塑群、“中华龙林”等内容。

        在综合服务区,游客只能转乘景区的观光车前往游览。景区的风很大,女司机把她包的像个粽子。在景区我们首先游览了地下展览馆,展览馆就建在讨赖河峡谷悬崖绝壁边上。这里正在举办长城图片展,展览记录了万里长城不同节点、不同时期的状况,长城的损毁情况令人惋惜,长城的保护迫在眉睫。站在展馆外面的玻璃平台上,讨赖河峡谷的风光一览无余,谷中远处是个影视基地。

      

        

        从地下展览馆出来往西便是天下第一墩。第一墩只是一座高大的残缺土台,被木栏杆围着不能靠近。第一墩的西侧是一溜一样残缺的土墙,向北方向延伸开去,这便是连接关城与第一墩的长城。城墙上有个缺口(这个缺口显然是今人所为,纯属破坏),从此往西有一条通往影视基地的道路。

  过了缺口,风显得更大了,吹的人脸生疼,行走艰难,我们不得不倒着走。如果能把这风分一点给西安那该有多好,能那样的话,西安的小伙伴们就不用再吸雾霾🌫️了。往西走二百米我们下到了讨赖河峡谷,这里是个影视基地。你可以看到一座古老苍凉的山寨,有寨门、擂台、讨赖客栈、天险吊桥、“醉卧沙场”雕塑群、“中华龙林”等。峡谷在狂风中“呜、呜”的嚎叫着,沿途破旧的旌旗在狂风中“啪、啪”作响,整个山寨好像都在肆虐的狂风中瑟瑟发抖,若大的峡谷中只有四、五个游人。

  从长城第一墩景区回来,司机把我们直接送往嘉峪关南站,这时离开往张掖的动车发车时间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