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右上角有音乐播放键,可随时暂停或重启音乐)

搭夜机到达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从地铁站步行前往民宿的500米,行李箱在坑洼不平的路上颠簸,连夜色都掩不住破旧的街景。见惯不惊的我还好,同行友人难免心下泛着嘀咕。


已经是夜里快11点了,跟着导航摸索到当天留宿的地方,正准备给房东打电话,黑暗里走过来一位瘦削的男子。还坚持在楼下等着的房东,把我们领进用宜家家具装饰簇新的房间,大家的情绪才好起来。

问君谁识“索非亚”


次日走访一长串索非亚的top景点,有长期第一才当第二,巴尔干地区最重要的东正教教堂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1884年建成的保加利亚议会大厦和沙皇解放者纪念碑;社会主义制度的产物国立文化宫,门前的喷泉广场如今仍是索非亚市民们最爱散步的地方……


近郊其貌不扬的博亚纳教堂,却是1979年全世界首批认证的世界文化遗产,内里的壁画是巴尔干地区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艺术珍品;五星酒店就建在古代色迪卡露天博物馆之上,以至于在酒店门口张望再三的我们不敢贸然进去参观,保加利亚人保护文化遗址的做法可谓别出心裁。

比花更美的保加利亚姑娘


在以保加利亚文学泰斗伊万•瓦佐夫命名的国家剧院,被友善的售票员规劝后,放弃了观看以保加利亚语进行的话剧演出,却在漂亮的剧院门前,碰到一出保加利亚年轻人的成人礼,精彩情节不遑多让。


而国家剧院花园里,那些比花更美的保加利亚姑娘,让我忍不住把镜头对准她们。

“保加利亚版长城”大特尔诺沃要塞


大特尔诺沃,常常被国人亲切地叫做“大特”,公元12-14世纪,是保加利亚最强防御城市,也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1908年,经历多年艰苦卓绝的抗争,保加利亚王国在此宣布脱离土耳其独立。


大特要塞,地位堪比我们的长城,保卫着保加利亚美丽的家园。除此之外,波普风的山顶小教堂,夕照下在小镇广场秀车技的男孩们,餐厅里惬意的氛围以及运气好到极点才赶上的要塞灯光秀,无疑都让大特深得我心。

废墟探险者的顶级朝圣地“飞碟纪念碑”


“在废墟里寻找城市的过往”,这是废墟探险者们走进废墟的初衷,藉由此走进历史。而建于保加利亚前社会主义时期,位于布兹卢德扎山上的巨型共产主义纪念碑,便是全世界废墟探险者的顶级朝圣地。因其外形酷似飞碟,又被Urbex们称为 “飞碟纪念碑”。笔者虽非废墟探险者,近距离接触这座纪念碑却是我来保国的第一动因,一样怀揣着朝圣的心情走近!


1989年,保加利亚的社会主义制度轰然倒塌,纪念碑旋即被废弃。然而荒废、破败、凋敝,在纪念碑独特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外观上更加增神秘和魔幻的光环,吸引全世界的Urbex和摄影爱好者们,不辞万里而来。


正欲离去,有迷雾渐渐淹过纪念碑,彷如飞碟要脱离地球。眼前的一幕,令我迷幻错愕,更凸显这座世界建筑史上未来魔幻主义风格巅峰之作的巨大魅力。

玫瑰玫瑰我爱你


已经有116年历史的保加利亚卡赞勒克玫瑰节,是全世界玫瑰节中最负盛名的那个。因为以卡赞勒克为中心的玫瑰谷,生长着名贵的大马士革玫瑰,出产价格堪比黄金的玫瑰精油。


一年一度的保加利亚卡赞勒克玫瑰节,吸引了世界各地多达20万的游客。丰富而有趣的活动,以每年6月第一个周日举行的大游行为最高潮。

今年的6月2日,我有幸身处其中。

黑海边的慵懒日子


黑海岸,古城上,有风景,有文化,有遗迹,有生活。


不管是内塞伯尔古城林立的中世纪教堂,还是考古博物馆收藏的大量珍贵的公元前古希腊文物;或者保加利亚非遗文化梭织花边的传承者Galina Simeonova,用主要靠猜的英文给我们展示她精美的作品;又或者,一个又一个揽客的侍者用只会“你好”的中文热情招呼着,介绍自家的餐馆有黑海岸最佳的观景视角。这样的日子,怎舍离去?!

低奢Royal Castle Design & SPA


在卡赞勒克偶识的金凤(保加利亚裔英国姑娘,取了最中国的名字)告诉我,我们在黑海边入住的酒店是整个Gold Beach最棒的,而度娘说Gold Beach有整个黑海最美的海岸线。实测属实,心下窃喜。


其实更得我心的是酒店因还未曾进入旺季的超高性价比,800软妹币一晚的海景套房,客厅简直可以开趴跳舞,更夸张甚至有单独的豪华衣帽间。差点忘了,还含双人早晚餐。回来后总思量着,逮到时间一定回去再奢侈一把。

文化深植的普罗夫迪夫


被朋友叮嘱一定不能错过的普罗夫迪夫,是保国第二大城市,这个超过6000年历史的地方,是欧洲最古老的城市,“没有之一”朋友强调到。考古遗迹多达200多处的古都,最新的头衔是“2019年欧洲文化之都”。


普市很有特色的民居博物馆以及著名的狮子涂鸦,各种机缘巧合下没能来得及参观,但是入夜后街头闲适的氛围以及对文化的热情(在竞技场遗址里放映年轻导演的电影新作)深深感染我。

里拉之旅的遗憾


来里拉,两个目的地。一是里拉山脉北侧的七个湖泊,人称“里拉七湖”,一是山脉南侧与世隔绝的里拉修道院。


里拉七湖海拔都在2000米以上。“对于保加利亚人来说,这里几乎是圣山,他们相信这里吸收日月精华,蕴藏宇宙能量。”我更多的是被先行者的美丽照片蛊惑。最不擅长登山的我费尽体力爬上山顶,而里拉七湖始终云遮雾绕,不肯露出真容。只看到阴霾天空下三湖的我,虽感遗憾却不会因为放弃登顶而后悔。


若论保加利亚的精神象征和文化发源地,非里拉修道院莫属。出发前为了同行却不擅英文的友人,花了整整一天时间,将修道院官网的英文网页翻译成中文。以我很业余的翻译水准,反复推敲的过程,倒逼迫自己对修道院的认识非一般深入,算是额外的收获。是夜没能留宿在修道院里,体验非游客视角的保加利亚文化瑰宝,算是此行的小小遗憾。那么,给自己和友人寄张明信片吧,留下珍贵纪念。

后记:


入夜,去时髦的维托莎步行街闲逛,在精致的水烟酒吧喝杯鲜酿,就着令人惊艳的保加利亚美食(整个行程,餐食完全没有雷区),过一个保加利亚式的夜晚。


微醺的气氛像水一样悄无声息地蔓延开,笼着这里的人们,也笼着那夜的我。那时候,我执拗地盼望,从此以后的每个夜晚,保加利亚这玫瑰般的国度,就这样一直老旧着,也迷人着。


多好。

传统的保加利亚歌曲都是众人合唱,其旋律可以有非常丰富的变化,也可以只是简单的、原始的曲调。配乐《Houbava Milka》是一首优美的保加利亚民谣,意为“美丽的米尔卡”,由该国著名组合le Mystere des Voix Bulgares演唱。文图皆系原创,欢迎转发,敬请注明出处,盗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