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二题

傍晚,吹来一阵清风


这是第几天啦?他记不清了。他只感到,这些天太累了。他过去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莫非是因为她的缘故?噢!该出去走走,不能总憋在这办公室里。


“妈妈,今晚还要到大桥上去吗?”

“要去。”不知怎地,过去的傍晚她从不出门。而现在呢?晚饭一过,她就不由地想往外走,象被什么勾住了魂儿似的,是大桥旁办公楼里的那束灯光吗?


一对情侣的笑声羞却了晚霞。夜幕在大桥上缓缓降临了。蓦地,一种沉重的孤寂感袭上了他的心头;也爬进了她的胸间。


他点上一支烟大口大口地吸着……

她使劲儿摇着那把蒲扇……


“宁宁,去找对面那个吸烟的,把这节蚊香点上。”她喃喃地说道。小女孩活蹦乱跳地去了。可是到了那位男子跟前,小女孩竟然忘记了要点蚊香……


“妈妈,快到这边来吧!这边没有蚊子。”小女孩使劲儿地朝妈妈呼喊。


“鬼丫头!”她骂了一句,但随后去了。她捡了个离他五六米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她不理他,他也不理她。


小女孩伸长胳膊在他和她的中间唱着,跳着。仿佛要把他们两个连接起来……可是努力了半天,也没有产生共振效应。


小女孩沉不住气了,“爸爸,你的设计还没搞完吗?你还不回家住吗?”嚓!他又点燃了一支烟。


“妈妈,你还和爸爸吵架吗?还骂爸爸是工作狂死在办公室吗?”她又把扇子摇了摇。


小女孩灵机一动,“你们俩都不说话,我可要回家啦!”


“宁宁!”他和她几乎同时喊了起来。


咯咯咯!小女孩笑了。她庆幸自已终于把电流接通了。三双眼晴同时亮了起来……


一阵惬意的清风轻轻吹来,并携来了远处那悦耳的歌声:“军功章呵,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追“凤”记


最美丽的是那只“凤凰”!

清晨,当他骑着电车,随着川流不息的车群,奔驰在通往厂区的路上时,他的心里总是这么情不自禁地赞叹!


其实,他羡慕得倒不是那辆崭新的凤凰牌电车,而是那位骑在车上的姑娘。呵!她太美了,特别是当她穿着那件红上衣的时候。远看,象天边飘来的一朵彩霞;近瞧,象刚刚绽开的一朵牡丹。他一看到她心就醉了……


他想,我若是能够得到她,就算每天磕一个响头,也心甘情愿!


然而,他很笨。他没有办法与她接近,甚至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找不出来。他只知道,他和她同在一个分厂。


某日,他把此事透露给了他最知心的朋友。朋友眨巴眨巴眼晴,给他讲起了一个故事:一位姑娘不幸被一辆汽车撞了,司机扬长而去。姑娘倒在地上,被后面赶来的一位小伙救起,急忙送进了医院。从此,他们成了亲密的一对……


“真有这样的巧事?”他问。

“天赐良缘嘛!”朋友笑着回答。


他象吞下了一粒仙丹,豁然开窍。对!就这么办——


于是,他成了她的卫兵。每天早晨,他很早就推起电车,站在马路边侯着,等着“凤凰”的飞来,尔后又紧紧地尾随在后面。凤凰快,他也快;凤凰慢,他也慢。为了不让凤凰甩下自己,他有时竟在车流中横冲直闯……可是,一天天过去了,他却一直寻觅不到结缘的机会,倒是招来了不少抱怨。


姑娘象是发现了什么。一次,她骑着骑着,突然往旁边一闪,停了下来。而他却没有防备,目光被带到了路边,车子却继续向前冲去……嘎吱一声,一辆解放牌卡车猛地刹停在他的面前。他在惊慌失措中摔倒了,鼻子里淌出了鲜血。姑娘赶紧递过一块手帕,问道:“你骑车不注意路上的车辆,眼睛总盯着我干什么?”


“我……我在看您车上的那只凤凰。”他急忙爬起来,红着脸说。


“那不过是一枚商标,有啥好看的?”

“不!你一飞起来,它就活了……”

“要是汽车把你撞死了,你还能看吗?”

“我……我……”他吭哧了半天,再也没有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来。


周围的人都笑了。他的脸羞得比姑娘的红上衣还红……


 谁是她的老公?(微型小说)

 弃船


文字原创,图片选自陈春玲摄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