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

我们住的公寓在老城区的外围,不过坐街车很方便。老公寓的楼梯又高又陡又窄,带行李上下时,只能大家排好队,接力传递。据说,早年地税是按门的大小收的,所以大家就把门做得很窄,把窗开得很大,装上钩子,大件家具就通过窗户吊进去。
早上,在轮渡码头看到很壮观的自行车存车点。荷兰不愧是自行车的王国,它有全国性的、与公路网平行的自行车网络,还是双向车道。城市、乡村都有自行车专用道,人们普遍使用自行车。以前中国曾经是自行车大国,时过境迁,现在自行车已经不是国人的重要交通工具了。而社会经济高度发达的荷兰人,却让这种既环保又有利健康的出行方式,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坐轮渡来到老城北边的NDSM-Werf艺术区,富有创意的废墟和涂鸦,吸引了各方文青。以前,这里是NDSM-werf造船厂,废弃后被阿姆斯特丹的艺术家改造成艺术工厂,焕发了新生,类似于北京的798艺术区。在里面看到一位老人,住在一个小旅行车里,开了一辆40年前的古董车,说起来满满的自豪感。
老人与老爷车,身后是他的家

回到老城开始逛街,阿姆斯特丹的运河区是老城的核心,运河呈环形多层分布,中心地带有水坝广场、红灯区等主要景点。


阿姆斯特丹有两个性博物馆,我们去了其中一个,五花八门的展品刺激着人类的荷尔蒙,里面还有些中国古代的玩意儿。

三寸金莲
中午找了一家中式快餐店,夫妻档,老板来自温州,跟我们聊天,讲述自己的故事,明星蒋雯丽夫妇也曾经光临,店里贴着老板夫妇和他们的合影。后来我在谷歌地图上给了他一个好评。
白天的红灯区平淡无奇,一位长者目视女郎进入“红磨坊”。
红灯区街景与普通街道无异
水坝广场
下午休息,晚饭后又出动。这里天黑的晚,九点才日落。先到国立博物馆拍倒影,然后再到老城里拍运河夜景。
梵高博物馆
这里的咖啡店实际是大麻店,街上不时飘来大麻的味道。
最后,来到夜幕下的红灯区,果然灯火阑珊,人头攒动。这是每天最热闹的时候,性工作者们在自己的窗口各司其职,有的敬业地搔首弄姿,有的却只顾低头玩手机。A以前跟团来这里,导游警告这里有黑社会,甚至要求大家收起手机,免得被误会偷拍。我也怕被扁,不敢乱拍照,只在桥上拍了几张远景。

今天狂走了16.3公里,吃了宵夜回到住处已到午夜。

4.29

昨天暴走,今天上午休息。

中午出发参观荷兰国立博物馆,它是荷兰国家级的历史和艺术博物馆,始建于1885年,是世界十大顶尖博物馆之一。在这里可以回溯超过八百年的荷兰艺术和社会发展历史,感受艺术的无穷魅力。


下午在馆里参观了四个小时,近距离欣赏了伦勃朗、维米尔和梵高这三位荷兰最伟大画家的经典作品。《夜巡》、《倒牛奶的女佣》、《梵高自画像》,此乃伦勃朗、维米尔和梵高这三位荷兰最伟大画家的经典作品。最著名的镇馆之宝便是伦勃朗的《夜巡》,它被视为荷兰国宝。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曾被特意取出,放进山洞中保存了5年。

伦勃朗是荷兰的骄傲,城里还有他的群雕像,我们正好赶上了“伦勃朗特展”,除了他的名作,还展出了他大量的素描作品,让观众对他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人像摄影中有名的伦勃朗式用光,就是指模仿伦勃朗的人物肖像绘画的用光。

博物馆提供手机的app,可以免费导览。不过,英语导览很详细,中文的导览被缩略得一塌糊涂,没法用。
晚上领导们在公寓休息了,我和D又进城“创作”了一趟。
4.30

今天我们离开阿姆斯特丹南下,图方便,又租了一天的车。

看过一望无际的郁金香花田,去荷兰著名的植物园——库肯霍夫花园(Keukenhof)欣赏经过花工精心打造后,郁金香所呈现出来的万紫千红。这个植物园也被称为“欧洲的花园”,每年只在春季开放两个月,约有七百万朵花。我们到的比较早,在里面逛了三个小时,各色郁金香让人目不暇接,真是眼花缭乱,美不胜收。我们离开时,园内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花工在剪掉全盛期已过的郁金香
荷兰的三宝中的二宝,风车和木鞋,另外一宝就是郁金香了。
中午到达莱顿(Leiden),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美丽城市,有很多17世纪的建筑。运河穿过市中心,河岸旁有红砖铺成的小道,风景十分秀丽。中午饭大家纠结了一阵,最后还是去吃麦当劳,快速而且可以上网。

下午前往小孩堤防,要靠轮渡才能到对岸,不然走公路要绕一个大圈。小孩堤防(Kinderdijk)是荷兰西南部的一个村庄,坐落在两河交汇处,1740年,建成了一个由19座风车组成的排水系统。1229年,荷兰人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架风车。在蒸汽机发明之前,荷兰的风车数量很多,利用特有的风力优势,给生活和产业提供动力。荷兰近乎三分之一的国土,是从大海中取得的,高耸的抽水风车功不可没。18世纪末,荷兰全国的风车约有一万二千架。随着工业化的发展,老式风车的风光不再,变得越来越少。

小孩堤防据说有十九架风车迎风伫立在运河旁,这组旧风车是荷兰最大、保留最好的原始风车系统。站在旷野,春风阵阵,走在长长的堤坝上,巨型风车出现在任何方向的视野中,恍然置身于风车的黄金时代,两百多年前的原始风貌依旧。1997年,这里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如果不进风车里面参观和坐船游览的话,是不用付门票的,只收停车费。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荷兰已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却并未失去它的古老传统。象征荷兰民族文化的风车,因为没有污染,所以成为今日的一种新能源,我们在郁金香花田就看到很多现代风车在运转。目前,荷兰大约有两千多架各式各样的风车。
这是国立博物馆里收藏的 Paul Gabriel的油画,作于1889,可以看到小孩堤坝仍然保持着一百多年前的风貌。
关于小孩堤坝的来历,有多种说法,其中最著名的据说是在1421年的洪灾过后,有人看见远处有个木制的摇篮漂浮。当它漂近时,只见有只猫在篮里跳来跳去,试图使它保持平衡,防止水进入摇篮。当摇篮最终靠近堤防时,有人钓起它,才发现里面有一个安静熟睡的婴儿,未见水痕。
天气阴沉,只能留下阴云笼罩下的风车景色了。
晚上住在Dordrecht,二战期间,这一地区曾是盟军和纳粹德国对垒的前线阵地,最后是加拿大陆军解放了这个城市。
我和D一晚上起床多次看天,希望天气能好点,给我们机会重回风车村。可惜,人品不够,只能留下一个遗憾了。
5.1

早饭后前往20公里外的鹿特丹,在那里还车,再坐火车南下比利时。鹿特丹是欧洲最大的港口城市,也以前卫的现代建筑闻名,其中立方屋(Cube Houses)就是代表之一,也是鹿特丹的地标。


还车之后,还有几个小时时间,就把行李存在火车站,打的去看了一下立方屋,顺便在周围走了一圈,买了一些纪念品,店主特别强调,这是荷兰出的哦。

中午,登上了前往布鲁塞尔的Intercity火车,结束了这个美丽国家的七日游。
火车站里等车的女孩即兴演奏
甜品店可爱的橱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