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人民共和国简称孟加拉国,南亚国家,位于孟加拉湾之北,东南山区一小部份与缅甸为邻,东、西、北三面与印度毗连,全国总面积为147570平方公里。

        孟加拉族是南亚次大陆古老民族之一。孟加拉地区的最早居民是亚澳人。1757年,孟加拉国沦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1947年印巴分治后,归属巴基斯坦,被称为东巴基斯坦。1971年,脱离巴基斯坦而独立。

  孟加拉,不仅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在这里你能够看到人生百态,能够了解到孟加拉人的生活,这是一个深受人文摄影爱好者的摄影天堂。

  每年6月穆斯林就会迎来伊斯兰教最为盛大的假日—开斋节。在这一时期,世界上的穆斯林有两大朝圣圣地选择,一个是麦加,另一个就是孟加拉的达卡。所以,在开斋节期间,孟加拉首都达卡就会涌入数百万前来接受洗礼和祝福的伊斯兰教徒。

  而为了赶赴开斋节,火车站和火车上人山人海的场面成了这一时期最为壮观的场面。除了火车之外,这一时期的孟加拉的汽车以及孟加拉工厂、集市、贫民窟等也是不容错过的风景。

  据说有五百万人拥到达卡参加这一盛会,人头簇拥可谓人满为患!更为壮观的是,散场后各地穆斯林爬上火车,纷纷返乡,场面非常壮观!也因此国人将其称为火车节。

  孤独的旅行者

  孟加拉火车节“开挂”,火车上的人生百态。

  向车外尿尿的孩子

  沿途叫卖的小商贩

  已经上车的和等待上车的人们

  乘车众生相

  朝拜时间一到,一切正常的社会活动都停下来,汽车停在马路中间,商店停止营业,行人停止行走····所有的人都原地站住,满脸庄严肃穆的表情,先是双手垂立,然后是90度鞠躬,再然后是以头叩地跪拜,一排排整齐的白袍子,远远看去,像一个个白枕头。

  这是一次伊斯兰教的全球圣会,这场圣会是由信仰传播协会主持召开的,其主要目的是向大量的草根民众传播伊斯兰教的信仰和精神。

  在一个蓝色清真寺旁边的十字路口。有一个街心花园。我站在街心公园可以看到以花园为中心的,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延伸的马路。在各个方向的马路上,陆陆续续都有穆斯林教徒先后坐马路上。

    他们以先来后到为次序,自觉地、在没有任何人安排和提示,没有任何人为的标志的情况下,整齐划一的就地打坐。

  随着大型扩音喇叭里诵经的节奏,信徒们时而双手合十、时而弯腰曲背、时而双膝跪地,时而额头触地!口中默默诵经!

  26万名穆斯林教徒就这样齐刷刷地跪在马路上,整齐划一、一直延伸到马路的尽头。蔚为壮观。

  在茫茫人海中,我捕捉到了一个孩子面对如此盛大场景不知所措的神情。

  孟加拉人特别爱干净,即便是贫民窟,水泥地面也擦得铮亮,或者在地上铺一块毯子。今天的穆斯林开斋节的马路上,上百万人来自世界各个国家地区,所有的公共场所都是摩肩擦踵、熙熙攘攘的人流,但是地面上很少果皮纸屑和垃圾,想起广州春运期间的火车站,这种情形,如果换成中国,实在是难以想象。

  这些孩子都是跟随父母一起来参加活动的。也许,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还没有“信仰”的概念。但对于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和好奇!

  我特别喜欢这些孩子!于是:我在这“良霄一刻重千金“的关键时刻,抽岀较多时间,用长焦镜头在茫茫人海中,捕捉这些可爱孩子的身影!(由于编幅有限,在此仅岀示其中部分)

       达卡(Dhaka),孟加拉国首都和第一大城市,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达卡历史悠久,建于15世纪,20世纪初为商业和学术中心。这里交通拥挤、卫生条件较差。三轮车成为了普通市民出行的首选工具。


        达卡是世界上人力三轮车数目最多的城市之一,随拍大街小巷中浩浩荡荡的三轮车流,被装饰得五颜六色的三轮车犹如移动的城市风景线,展示出孟加拉人对色彩的热爱。

  行走在大街小巷的三轮客车

        与世界上许多城市一样,达卡的贫富差距非常巨大,穷人和富人的生活质量存在着天壤之别。在城市铁路沿线两边,分布不少贫民窟。

  达卡大街上的商铺

  站在自家门前的妇女

  朝着我们微笑的一家人

  蹲在门口吃午饭的妇女

  从里屋向外张望的孩子

  和我擦肩而过,坐在另一辆大巴车上和我对视的年轻人。

  菜市场正在卖菜的商贩(图中的商贩一边眼睛紧紧盯着手中的秤,一边摇着手说:“够了”。可是买菜的女士却还要往秤盘里加一些)

  撑着雨伞,抱着孩子正在过河的市民。

  推着两辆车搬运沙子的年轻人

  盐厂里的搬运工

  渔港,是渔船的家;而渔船,它载着渔夫,随着季节、随着潮起潮落,四海为家。

  这是捕鱼归港后,渔民们把鱼一篓一篓运到岸上。

  这位老伯拿起一条鱼正在向同伴们说着什么

  这位壮汉头顶上魚篓里的这条鱼足有200多斤重。从湿滑的跳板上远远走来,豆大的汗珠布满了脸颊,从他瞪大的眼睛里我看出了他有些体力不支!

  淅淅小雨打湿了静静的渔港,高昂的船首呼应着天边的云彩,晨雾褪去了神秘的面纱,一位渔民顶着鱼篓、沿着栈道正缓缓的向我走了来。

  不捕鱼的时候,渔夫们就织补鱼网,因为是伊斯兰教国家,女人基本不工作,所以,这些活儿也由男人们承担,看他们粗糙的双手,干起这些细活来,也是得心应手。

  顶着烈日,争分夺秒修补鱼网。

  孟加拉人的劳动方式非常原始、仍然停留在我们中国大约70年代初期。

  建筑用的沙子用货船运到码头后,他们没有皮带机装卸,或者机械抓斗装卸,而是打人海战术,把沙子装在竹篓里顶在头上,从船上经过跳板运到岸边码头上。把沙子倒在沙老板指定的位置上。这时老板会发给他一根竹签作为筹码。收工的时候根据自己手中的筹码数量和老板结账、领取些许微薄的工钱。

  就这样来来往往、上上下下、络绎不绝。就这样日日夜夜、年复一年、直到白头。

  斋月中的孟加拉国.寻找我梦幻中的月亮船,带着飞鸿划过夕阳的唯美与凄婉,留下了风中云起云飞的赞叹,生命中的繁华,只是海边落日沉没在天边的流岚。

        月亮船是海滩上的点睛之笔,前尖后翘的造型好似坠入海面的月亮。夕阳下,渔民在把月亮船推向村中,回归到平静恬淡的生活。

        这片美丽的树林处于印度洋孟加拉湾和渔村的交界处。它静谧、清凉。高耸而笔直的小树密密麻麻,一条小道曲径通幽。也许!这也是居民们走出渔村、走向大海的必经之路。

  我就在这里“守株待兔”、用长焦镜头拍摄了一组《密林深处》的来往过客。

  4位行人4棵树,就这样恰到好处、鬼斧神工般的进入画面。静谧,空灵、优雅、唯美。这幅作品是在距离主体大约100米的距离拍摄、后期没有任何的像素转移。

  孟加拉,一个贫穷却令人尊敬的国度!这里的人们勤劳,善良、讲礼貌!

  孟加拉人长得非常漂亮,高鼻梁,大眼睛,还慈眉善目。我在孟加拉短短的5天里,拍摄了一组《孟加拉人》肖像。虽然是匆忙之中的粗糙之作!但我还是十分喜欢!挑选其中几幅献给敬爱的读者。

  年过古稀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

  头部能顶300多斤重物的汉子,依然有柔情的一面。

  坚定中透着刚毅

  迷茫却不迷失

  沉着而稳重

  娇艳而不娇情

  用眼睛说话

  回头一望百媚生

  围巾挡不住芳华

依稀看见昔日的容颜

  心烦意乱

  气定神闲

  风度依然

  神情严肃的盐场工人

  大汗淋漓的码头搬运工人

  爱修边幅的时髦老人

  用高调的创作手法渲染女性的温柔。

  用低调的手法描写男人的刚毅

  这次孟加拉之行短暂而仓促未能尽兴,期待下次再踏上这片热土。进行一次深度的人文创作之旅!

第二期孟加拉深度摄影采风团正在招募中,请准备报名的摄影朋友添加微信:18679855799,电话:18679855799 指导老师:刘加子!

作者简介

刘加子,1955年8月出生,江西省南昌市人。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

江西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南昌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中国摄影网签约摄影师。

2017全球华人摄影(人文、风光类)十杰

华东交大慕课MOOC特约讲师

现从事摄影创作和摄影教学工作,摄影足迹踏遍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摄影作品有近400多幅在国内外获奖,10多幅作品在国家级杂志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