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

鸟惊庭树,将到处,影度回廊。

一条落花盈盈的小径蜿入幽深。

不知何处深院中的身影轻柔逸飞,恰似水雾恍似含香,

花影倏忽,散漫如游。

缬青莹白,翠条银蟾,

艳盈盈,怯飞香含宿雾,帘移这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