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也许注定多磨。


不知道,你是否也体会过,那种硕大的寂寞。一个人可以孤独,却还是在很多夜深人静又未曾入睡的夜里,感受到寂寞的海洋。


友情的温暖,可以慰藉一刻,可毕竟,她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与牵挂,很多。

萌生养一只猫的念头,还是和不见的小黑有关,并不是写完了《小黑猫的告别》就不再记挂,那个奶声奶气的小黑猫,那个最后连道别都没有就骤然离开我生活的小黑猫。


若不是心下有所顾忌,若不是父亲的反对,若不是那些担忧,可能我会收养小黑猫,它往后余生皆是幸福,而不是最终不知所踪。


后来,看过很多关于猫咪的故事和视频,其中有这么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养它之前我也有很多担忧,养它之后,我只后悔一点,怎么没有早一点养它。”


人,有时候,真的是很孤独的动物,需要一星暖光,聊以慰风尘。

遇见醉醉的那一天,我没有丝毫准备。和文文一起看了《玩具总动员4》,又在楼下吃了一碗拉面,想到早上在小公园遇到了很多猫咪,便拉着她一起到经常逛的宠物店“兔子王国”去看看小猫咪。


文文当时,只离开了我一秒钟,我就已经蹲在那里,摸着店员糖糖手里抱着的那一只英短。“她非常温顺,你看你怎么摸它,它也不会对你伸爪子。”


我特别喜欢温顺粘人的猫,我觉得那是高冷的猫咪应该有的模样,对世间千万人事都冷漠,唯独你,是她的温柔。


等文文再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已经决定养它了。

“醉醉?我一直以为醉醉会是一只白色的猫!“文文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也以为,醉醉会是一只折耳、一只橘猫、一只布偶,我也没想到,醉醉会是一只蓝色英短。我从小就想养一只狗,叫啾啾,因为我喜欢秋天;养一只猫,叫醉醉,陶醉的醉。


它不是你构想中的那个模样,但命运安排了她来到你身边,又或许,是安排你,去往她身边。


”它叫什么名字呢?“帮醉醉填写身份信息的糖糖问到。


“醉醉,陶醉的醉。”


“醉后不知天在水……”文文看着我笑着说。


“满船清梦压星河。”这句诗满载着回忆,是我三十岁生日时,她们陪我一同去西溪时,我写下的散文。这一刻,醉醉在我心里,有了新的定义。

填写完信息,还在讨论猫砂和猫盆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醉醉的爪子受伤了。糖糖说,“我都没发现,这个小胖子,食欲好睡得好走路也没见问题,怎么爪子受伤了。”


“能治好吗?”


“可以的,不过,可能要七天之后才能领回去。”


我点了点头,虽然百般不舍,却还是把醉醉留给了糖糖,毕竟他们是专业的。

认定的东西,一旦分离,总会牵扯相思。


晚上询问糖糖有关醉醉的情况时,她突然跟我说,“幸好遇见了你,发现她的爪子有问题,能及时医治。有主子的猫猫有人疼,不然不知道她的命运会如何。”


那一刻,我感慨万千。早上,在园子里看到的很多流浪猫,其中有一只长了猫藓,看着心疼,我却无能为力,也没能走出这一步;当时,小黑猫还那么那么小,我除了给它喂食,擦身子,最后也没能把它带回家领养;和小黑一窝的其他小猫咪,听说,被车给压死了,我也没能阻止悲剧发生……


“她遇见你真是幸运,知道她爪子有伤也不嫌弃它。希望,好人有好报。”


不,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有一只脑瘫的猫咪,无法直立,一个女生发现了它,细心地照顾她,甚至在它上厕所后亲自为它擦拭;它只能躺着,她就躺着陪它说话;女孩儿是这只猫的天使。


正是因为你不好,我才更要留在你身边照顾你。


醉醉的爪子受伤了,比起健康的猫咪,她更需要一个疼爱她的主人,来照顾她,无微不至。


吃饭的时候,文文还笑着说,“小说都不敢这么写,一个穷光蛋,花了2600买了一只瘸子……”

一旦决定,便是万水千山都无法阻拦。


为了醉醉,我买了地砖、纱窗亲自改装阳台;为了醉醉,我和老爸斗智斗勇,软硬皆施,先斩后奏,必须让他投降,彻底接受醉醉;为了醉醉,我想更积极努力的生活,早睡早起,叠被铺床,为了热爱的事业和生活,勇敢地活下去。


其实,我犹豫过,为什么要给人生多一点牵挂,可是,想到相依为命其实也寂寞无比的父亲,有了醉醉,他们可以相互陪伴,相互照顾,我也会更放心。

自由,是一阵风,扶摇直上九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