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英(美篇号27824435) 图/网络

在小说《红楼梦》中,贾宝玉身边的袭人是个重要角色,她不仅在宝玉房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还影响着贾宝玉的婚姻取舍。


书中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中曾交待过袭人本名珍珠,原是贾母身边的贴身丫环,“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宝玉为其更名为袭人。为什么把珍珠改叫为袭人?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贾宝玉亲口向父亲贾政解释过此名的来历:“因素日读诗,曾记古人有一句诗云:‘花气袭人知昼暖’。因这个丫头姓花,便随口起了这个名字。”除了训斥宝玉专在浓词艳赋方面下工夫,贾政对这个名字并不反感,于是袭人这个名字一直用着,没再改动。


因曾是贾母身边的人,又做了服侍宝玉的贴身大丫头,袭人的身份自然高出其他宝玉房中的丫环一等来,是以在林黛玉到达贾府的第一个晚上,袭人入内问候黛玉怎么还不休息,黛玉的表现十分恭敬,对袭人说:“姐姐请坐。”


到了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中,贾宝玉要尝试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因此,袭人在宝玉房中的地位更是无人可比。


然而一次没人撞见,不等于一直无人知晓。在第二十六回《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中,宝玉房中的小丫环佳蕙为红玉没得赏赐而抱打不平时说过,“袭人那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拚不得。”这话里分明是在说袭人与宝玉有着无人可及的特殊关系。后来连与宝玉自幼关系亲密的林黛玉都赶着花袭人叫“嫂子”,她在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对袭人说:“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晴雯也在此回中对袭人说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的话。


由此可见花袭人与贾宝玉的交欢一事,在一定范围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虽然书中说袭人这样做并不为越礼,但是如此做法,在封建社会里对于贾宝玉这个男人来说是正常表现,对于一个女性却并非什么光彩的事情,袭人作为一个行事稳重的人,怎么在这件事上却不知轻重?她之所以并未抗拒贾宝玉的求欢行为,没有像晴雯那样洁身自爱,也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以便紧紧拴住贾宝玉的心。

毕竟,贾宝玉找从小服侍他在一个床上睡过的心腹丫环袭人初试云雨情,袭人如果拒绝的话,贾宝玉就会去找别的丫头,而第一次与他发生性关系的女孩必然让他刻骨铭心。权衡利弊,袭人自然当仁不让。这样一来,即使后来贾宝玉再和丫头碧痕等人在洗澡时做了出格的事儿,也不会太把碧痕之流放在心上。作为一个封建社会中地位卑下的丫环,能够获得主子的宠幸,也是争取提升社会地位的一种有效途径。毫无疑问,袭人深知此间的利害关系,从而拼上了自己的全身心去侍奉贾宝玉,以确保一生拥有出人头地的幸福生活。


纵然如此,袭人此举颇不得人心,反而显露了其于做人方面过于用心的痕迹。时间一长,薛宝钗、王夫人等人也未必没有耳闻,尽管袭人后来投奔贾宝玉之母王夫人献良策表忠心,王夫人背着贾母给了袭人妾的待遇却不给她正当的名分,大概也是对她并未完全放心,怕早早以身相许的袭人成为名正言顺的妾之后还有更大的野心——毕竟,一旦有机会妾也是可以扶正的,例如贾雨村的妾娇杏后来就被扶正做了夫人。


表面上看,袭人克己奉公,先人后己,处处以承担责任为己任,遇事常替其他人开脱,十分好性儿,实际上她却一直以贾宝玉房中的主母自居。


在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中,当贾宝玉从薛姨妈那里吃了酒饭夜里回到住处,袭人明明没睡,却并不起身相迎,“不过故意装睡,引宝玉来怄他玩耍”,怄,在这里是撩拨逗弄之意。这样的心思,实在不符合袭人做丫环的身份。每当贾宝玉对其他人动怒时,袭人总会以自己要走来要挟他,显然也是把自己当成了贾宝玉不可或缺的心腹之人。应该说,袭人成功地降住了贾宝玉,是贾宝玉此生最不愿放手的人之一。

到了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中,袭人居然醋意大发,直接跟薛宝钗表示了自己对贾宝玉亲近史湘云、林黛玉的不满。因为史湘云来贾府后与林黛玉一处住,贾宝玉晚上和她们聊到很晚,第二天天一亮就去了黛玉房里,在那里洗漱后还央求着史湘云像小时候一样给他梳头。因此袭人妒意顿生,对薛宝钗诉苦后,又跟贾宝玉撂脸子说:“我那里敢动气!只是从今以后别进这屋子了。横竖有人伏侍你,别再来支使我。我仍旧还伏侍老太太去。”毫无疑问,袭人非常妒忌贾宝玉与林黛玉、史湘云的亲密无间,恼恨史湘云“抢”了自己伏侍贾宝玉的特权。


袭人如此的醋意大发,合情但不合理。作为一个和贾宝玉私情颇深的女子,袭人吃醋自然而然,因此说合情;作为一个服侍男主人的丫环,去妒忌小姐们和公子的深情厚意,却是忘了自己的身分,因此说不合理。


袭人自愿失身和醋意大发的表现,以及袭人在宝玉挨打后急急忙忙投奔王夫人表忠心一节,都让人感到花袭人是个过于用心而失了分寸的人,并不可爱。贾宝玉后来对此亦有所察觉,例如在他挨打后要送旧帕给林黛玉,先是支走了袭人去薛宝钗处借书,才让晴雯去潇湘馆送帕子,对袭人多少有了防范之心。


然而花气袭人令人醉,贾宝玉一直喜爱她的娇媚柔顺,对袭人的确无法割舍,是以一直不愿让她离开自己身边,这使得袭人以离开为要挟的手段一再得逞。可惜,袭人对贾宝玉之爱,还是着眼于自己的前途,源于看重贾宝玉的社会地位,并非全心爱贾宝玉这个人本身。


书中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中袭人的判词为:“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怜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在经历了风云变幻后,袭人却是嫁了优伶蒋玉菡,并不会像林黛玉一样为贾宝玉呕心沥血并且泪尽而亡。这也在情理之中。因为袭人自有痴处,服侍谁心里就只有谁,服侍贾母心里就只有一个贾母,服侍宝玉心里就只有一个宝玉,嫁了蒋玉菡估计心里就只有一个蒋玉菡了。


袭人的痴心,只是会奉献给她所仰仗着保证其生存无忧的人,而决不会只忠于哪一个人。袭人的痴心可以依时而变,不知那自作多情的贾宝玉,最终是否看明白了这一点。

高英写于2019年6月19日上午


 高英聊红楼(10):豪华之中现辛酸

 高英聊金庸(37):令人叹息的李莫愁

 反思青少年自杀:到底家庭教育缺了啥?

本文系高英原创作品,侵权必究。欢迎关注公众号“高英读人生”。


高英微信号:zj0513gysanniu真实做人,真诚写作,是我始终坚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