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散文《人间草木》里有这样一句话:“逝去的从容逝去,重温的依然重温,在沧桑的枝叶间,折取一朵明媚,簪进岁月肌里,让它疼痛又甜蜜,让它流去又流回。”

从第一次见到高亚平老师的那一刻,我便想起了他的散文集《草木之间》,因为它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我便上网买来一口气读完。里面虽然没有多少空泛的大道理,也没有宏大的人生题材,流淌在字里行间的都是一些恬淡的文人雅趣和作者对花草树木的赞美之情。读他写的植物幽兰芬芳,花香迷人,如流水般净化着我浮躁的内心。我还知道他不仅是一位获得过汪曾祺散文奖和冰心散文奖的散文大家,还是《西安晚报》的文化部主任,更是一名知识渊博的专家学者。同时他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身份,便是公安类长篇小说《南山》的作者。

高山仰止,站在他面前,我感觉自己渺小得如同一颗沙粒。可高老师和蔼可亲的笑容一直淡淡地挂在脸上。他也是这次“写意清水,助力脱贫”文学笔会活动邀请来的重要嘉宾。我帮他领到房卡,带他到房间休息,并且告诉他卫生间里有来自天下名泉汤峪温泉的热水,可以解除旅途的所有劳顿。高老师微笑着不停地抱拳对我说:“谢谢,谢谢……小张你也辛苦了!”我噗嗤一声笑了。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担心自己服务不够周到,恐怕慢待了这位大名鼎鼎的作家。没想到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和蔼可亲,平易近人,顿时一股感动的暖流悄悄地潜入我的心底,消除了我所有的担忧和紧张。

高老师微笑着说:“我看你朋友圈,你也喜欢写东西,如果有写得好点的文章,就发过来我帮你发表,我们《西安晚报》确实推出了很多知名作家,像你们甘肃省作协主席马步升写得《四十二年村官路》就是我们《西安晚报》给推出的,而且人民日报也转载了。”

我自惭形愧地说:“高老师,只可惜我写得东西难等大雅之堂,恐怕惹您笑话。”

他认真地听我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没事,你发过来,我帮你改嘛!”我高兴地差点手舞足蹈起来,又害怕失态,在大作家面前颜面扫地,就激动地搓着双手连声说:“太好了,有您这句话,我就心里有底了,以后再也不怕走弯路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便每天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和我们一组的其他作家参观了华盛农业,,也真真实实地感受到清水县城乡最近十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时间紧,我们连续在将近一天的时间里横跨了三个乡镇,来往穿行大约几百公里的盘旋公路。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汽车爬上山顶又沿着公路爬到谷底,你会觉得山再巍峨,人也能把它征服,而此时的山正默默无闻地向我们展示,不远处关山比它更壮观。

高亚平老师望着车窗外周围的大山像一幅五颜六色的花布,山浪峰涛。他感慨万千地说:“小张,你们这儿的山能给人带来一种活着的希望,而我故乡的秦岭却高耸入云,让人感到绝望。翻过关山就到了宝鸡了,原来这离我的老家是那么近。”

我微笑着说:“高老师,我们真是有缘啊!同是秦人的后裔,同是汪曾祺的忠实粉丝,还是花花草草的好朋友。”外在的感官认同和内心桃花源式的情景交融突然拉近了我们之间遥远的距离。高老师说他是土生土长的秦人,而清水正是秦人先祖发展壮大的发祥地。他说这次是来寻根问祖的,也是为拜谒先祖的丰功伟绩而来。他兴奋地抚摸着石碑上两个醒目的红色大字“秦源”,仿佛置身于当年秦非子牧马时的孤独与寂寥当中。他眉头紧蹙,时而又庄重地和“秦源”拍照合影,时而虔诚敬畏地望着先祖曾经生活过的这片热土,感慨万千。

他喜欢路边的花花草草,更喜欢眼前苍翠欲滴的山峦,粗犷而冷峻的面孔令人感到一种刚正不阿、力争上游的质朴美,似一幅凝重的画,如一首深邃的诗,若一个清新的故事。

草木本是有灵性的,她们仿佛遇到了一个真正的知己。在那浓密的绿叶丛中,盛开着一簇簇娇小的丁香花,它们互相偎依,竞相开放,细嫩的柄托着五六片浅绿色的花瓣,一丛丛,一簇簇,真像是争先恐后地和这位眼前的知音把酒言欢。

尤其当我们到了黄门镇黄湾村以后,哪里古朴典雅的农家小院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很喜欢一些原生态的,没有被人类过多粉饰过的东西是最美的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他望着村子里一座座造型不一,风格独特而又恬静舒适的农家四合院,他情不自禁地说这里真是人间天堂啊!在城市里待得太久,你就会对四季的奇特变化慢慢觉得麻木,而生活在山乡僻壤里的农人,他们才是生活最大的享受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被外界打扰,心灵坦荡,一片安然。要是我也能住在这就好了。下一次我一定会带西安美院的学生来这里写生。这也许是我下次还能见到他的内心期待,真希望下次看到他笔下的那个真正的桃花源。

高老师善于发现生活的美,他更喜欢接触一些村里的老人和小孩,关心他们的生活。更欣赏那些在精准扶贫工作中涌现出来的一批批真正的无名英雄。如果没有他们的辛勤付出和艰苦奋斗,就没有我们今天有目共睹的农村繁荣昌盛。

在接受采访的第一书记王晓军看来,他们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高老师特别欣赏他那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韧劲和迎难而上的执着。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对我来讲,人民把我放在这样的工作岗位上,就要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牢记人民重托,牢记责任重于泰山。”面对大山里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第一书记,我们都深刻地体会到了他们身上的责任和重担。面对王晓军谦虚谨慎,服务基层的优良品德,高老师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写下了很多他对这个年轻人寄予的厚望。我悄悄对王晓军说:“高老师是大作家,咱们清水的土蜂蜜和土鸡蛋只要让他这么一写,见诸于各报端以后,还愁没有销路吗?你还担心老百姓的生活依然会这么苦下去吗?”

王晓军高兴地手舞足蹈,他马上去请高老师帮忙。看到他们俩相谈甚欢的样子,我终于明白了“人间草木深,我心桃花源”真正的内涵。

作家高亚平和作家耿翔

在黄门镇小河村采风

在“秦源”处合影

敬业的第一书记给大家讲解小河村近年来取得的发展成就

作家高亚平和好友合影

在秦亭镇麦池村采风

在天河春酒厂合影留念

和作家王怀宇老师合影

高亚平和贾平凹,汪曾祺儿子、作家汪朗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