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美友,欢迎大家光临我的美篇,这里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姓王,出生于1966年,周围的朋友都叫我王苹果,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呢?1985年,我顺利的考上了大学,主修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毕业后如愿成为了一名工程师。

我的大学毕业证,为不辱师门,隐去了学校名字。

我的工程师证,因为后来在合资企业工作,单位只看岗位,不看职称,没有进高级工程师职称。

2007年,单位杰出员工评比材料

2007年,单位优秀员工

一大堆获奖证书中的一小部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0年,身体出现了问题,嗓子出现了疼痛,过几天就会咳出一块烂肉来,当时做的病理报告。

抽骨髓去上海做的检测,结果TcRR与Igg存在重排,这个结果一般是恶性T细胞淋巴癌的指标,T细胞淋巴癌存活率为0。

好在大夫很负责任,没有下结论,选择了给我转院,去大城市检查治疗。不过我明白,我就诊的医院己经是一个相当好的三甲医院,她们能给转院治疗,基本上也就宣布了这是个不治之症。

辗转于全国各地就诊,先后去过山东齐鲁医院,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上海华山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医院,首都中医院,山东皮肤病研究所。幸运的是最后确诊为"天疱疮"而不是淋巴癌,这也是一种严重的免疫系统疾病,在没有激素之前,死亡率100%,有激素后不至于死亡了,但要长期大剂量激素维持。经过一个月的大剂量激素输液之后,要每顿吃16片的激素(强的松)治疗。激素对人体的危害大家都是知道的,对器官的损害还没有明显的感觉,但是身体迅速发胖,腰痛,股骨头痛越来越严重,更要命的是原本很轻微的糖尿病在激素的作用下变得非常严重,中午的血糖超过了20,打25个单位的胰导素依然降不下来,吃口服降糖药和没吃一样。

屋漏偏遇连阴雨,2015年六月,劳动合同到期,我的身体状况也难以继续工作,和单位解除了劳动合同,我失业了。

无法控制的血糖和钻心的股骨头部位的疼痛和巨大的股骨头坏死的风险让我感到了对生活的绝望,如果我的两条腿废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做了个愚蠢的决定,自行减药,结果本已控制的病情又一次复发,白细胞降到了1.27,发烧,休克,不得不又一次住进了医院,细菌已经侵入了血液,大夫说这条命是拣回来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休养,身体好了一些,但是以前还算殷实的家庭却感受到了空前的经济困难,出去看病需要钱,自己交社保需要钱,赡养老人需要钱,孩子上学需要钱,以前从未感觉到钱的重要,现在却感觉到了沉重的经济压力,重新找工作上班并不难,但是我的身体还无法保证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间,为了改善经济上的困境,同时增加点劳动量锻练自己的身体,我租了一块苹果园。果园的幽静环境让人身心愉悦,看地房中有铺大炕累了可以休息,冬天还可以烧烧炕烙烙腰也非常舒服。最重要的一点,果园的工作虽然很累,但是时间完全自己安排,累了就可以休息,不受别人管制,这一点对一个病人来说太重要了。

比较难办的还是中午高达20多的血糖,每天中午吃一点点饭再加25个单位的胰导素也只能降到15左右,胰岛素的量已经很高了,医生也不敢再加,没办法午饭也不敢吃了。偶然的机会看到一篇文章,美国某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长期食用脱脂花生粉可以改善糖尿病人的状况甚至可以恢复病人的胰岛功能,报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我从淘宝上买来脱脂花生粉吃吃看,每天中午三匙冲服代餐,没想到效果真不错,中午不用饿肚子了,血糖状态也得到了明显改善,早上空腹降到了5左右,中午餐后两小时也降到了12以下,下午4点钟左右会到3一4,甚至要吃点东西,否则会有低血糖的感觉。血糖终于得到了控制。

果园的劳动量还是很大的,尽管时间自由,但是依然很累,千辛万苦,苹果终于熟了,看着丰收的苹果满心喜悦,但是又添了一份忧愁,这么多的苹果卖给谁呀?去市场上蹲一天,卖个百十斤苹果,但是家里的活没人干了,分身无术,愁死人了!困难的时侯,孩子大学同学和高中同学的家长伸出了援助之手,孩子大学同学家长买了很多我的苹果,高中同学的家长们也向孩子的大学同学家长推荐,一时间我家的苹果飞向了全国各地,飞向了大学校园。当然我们的价格也只是烟台当地的零售价格加上运费,比他们在当地买便宜了好多,加上现摘现发,果实新鲜,口感好,客户迅速扩大。

外地的客户迅速增多,开始都是通过熟人微信转款,麻烦还容易出错,在客户建议下,年过五十的我又开了淘宝店和微店,虽然有较高的学历和知识功底,但是装修店铺一类的工作至今也没学会,可以肯定,我的淘宝店一定是最最简陋的淘宝店。虽然简陋,但是交易是可以进行的。经过几年的实践,我慢慢的也学会了一些店铺的装修,现在我已经成为了淘宝钻石级店铺!因为我拖着病躯之身,种着苹果园,网上卖着苹果,周围的朋友都说:"你就象云南的褚时健,出狱之后拖着病躯之身种橙子,你是重病之后种苹果,这是南有褚橙,北有王苹果,我们以后就叫你王苹果了"这就是我王苹果名字的由来。我没法和褚时健比,但是我喜欢王苹果这个名字,因为它代表着一个自强不息的创业者!

生病几年,最愧疚的是儿子,在某双一流大学读书的儿子相当优秀,读电子专业的它在国内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中多次获得大奖,本科阶段就国际微波技术交流会的讲台,和世界著名的专家们一起进行学术交流,但是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他放弃了国外读研的机会,也谢绝了国内导师要其直博的要求,不过还好,孩子研究生还没毕业,还有机会,我的病在逐渐好转,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在好转,希望孩子有机会还要读博,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康复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