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是当代作家史铁生创作的一部小说,小说以抒情散文的笔法,通过老知青对插队生活的回忆,真实鲜活、自然贴切地描绘了革命根据地陕北黄土高原的风貌,为读者展示了陕北人民的朴实、忠厚、积极乐观的性格,以激发人们认真地思考人生,思考社会。小说感情深厚,娓娓叙来,令人回味无穷。

作者史铁生写这篇小说时身患疾病,但他却一直与病痛做斗争,他戏谑说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在他的文学世界里满满是对人性本真的挖掘,是对生命的敬畏,他始终用最平实的语言来描写那些小人物,他们的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芒。

小说一开篇这样写道:现在要是有谁想买牛,我担保能给他挑头好的,从农村用于耕作的代表性的牛来引出青平湾这个地方的“穷”。

青平湾这个地方太穷,牛成了唯一耕作的牲畜,牛成为一种希望。他的笔下通过牛的那种无怨无悔,不求回报,牛争抢着去舔地上渗出的盐碱的描写,其实是在写这片贫瘠土地上人何尝不像牛一样勤恳拼搏与贫苦的自然条件,生活现状做斗争呢?作者从北京来到这生活,他自然是心生触动的,他感叹:真觉得造物主太不公平。

清平湾是苦的,人们没日没夜地劳作,却依旧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村民的愿望是那样的简单 能吃得上白馍馍,睡得起一口好棺材。但即使是在那么艰难的条件下,却没有任何人抱怨。山上拦牛的人的吆牛声永远那么诙谐、欢快,似乎一点儿感觉不到贫困的痛苦;乡亲们严肃认真地对待社员会,希望通过政策条文使家乡变大变强;清平湾的村民们坚韧、顽强、乐观地承受着苦难,埋头做活,不知疲倦,不求享乐,如此美好的人性,如此淳朴的感情,深深打动了我。

在史铁生笔下,青平湾又是美好的,村民是可爱的,他们不懂文化却装得很有文化气息,“喊”不说“喊”,要说“呐喊”;香菜,叫芫菜;“骗人”也不说“骗人”,叫作“玄谎”……连最没文化的老婆儿也会用“酝酿”。他们有信仰,即使生活很苦,也不会捕杀这土地上的其它生灵,春天家家都把窗户打开,希望燕子到窑里来作客,呼唤着:咦,燕儿来嘛。”清平湾那片和谐,宁静的黄土地上,正因为有这样的人们,才让一切生灵,草木都生存的那么融洽。


这篇文章涉及的人物不多,破老汉是老一代农民的形象,他为新中国的建立出过力,他曾跟着队伍一直打到广州。他从不居功自傲,安心过在饲养场拦牛、喂牛的贫苦生活,心中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希望,恋着后沟里的寡妇亮亮妈,同情流浪说书的瞎子,看不起“奸猾”的弟弟,“佩服老老实实的受苦人”。这个陕北老农粗犷、质朴、耿直、坚毅、慈祥、善良,在他面前,一切苦难都变得微不足道,心里熬煎得受不住了,就放开嗓门唱一段。用当地人的话说“人愁了才唱得好山歌”,这歌声揭开了陕北农村一个普通农民金子般的心灵,老汉随口即来的民歌,也许是作者唯一的精神调剂。而这几首简单的陕北民歌,给予读者的,是浓烈而生动的异乡体验。那简单而生活化的歌词,让我每每看到,都会被一种亲切、质朴的快乐所感染。我想,也许这就是陕北乡村里人们的生活态度,没那么多欲望,烦扰,苦就是苦,甜就是甜,没什么大不了,想不通的时候就来一首信天游吧。这种潇洒的生活态度,着实令我欣赏。

清平湾就是这样,恬淡安乐,充满着激情。那里乐观豁达的人们永远怀揣着对生活的热爱一直站在原地,这就是我们民族的精神、民族的脊梁;那条奔流的清平河,不仅流入了史铁生心中,还流遍了我全身,使我也幻想着那种淳朴而又遥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