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农民,一路走来,酸甜苦辣都过着。但苦日子还是过得比较多。最常缺的就是钱,为了钱,我在不停地打拼,还要拼命去努力,你不去,生活会逼你去。所以在生活里没钱过日子还是很多的,而有时努力了不一定有钱也有,但努力了,就有了一个经过。没钱的时候,你会发现,也有很多喜欢和经典。


我的老家在江南的一个小村。小村和其他地方一样很普通。记得,小时候那时的老屋门口,大人们吃过晚饭,一手拿把大蒲扇,带着小櫈子坐在门口说夜话聊天。聊天最多的是我的几个大伯,他们文化虽然不高,但也有他们的雅致。


他们几个人经常轮流说传,有的讲他们自己的经过。讲得最深刻的是讲南安府四院的戴状元,还有的是讲邻县土匪头子张南阳和周伟山,还有营前的何阿四。听他们讲故事津津有味,好像总是听不完。有时一个故事讲了几个晚上。我很喜欢听,他们也愿意讲,但他们有一个要求就是要用大蒲扇给他们扇凉。听他们说传很有兴趣,听得津津有味,能从故事里悟到有益的东西,得到启发。


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我大伯教我的一首打油诗“小时没学好,长大就改不了。日吃千家饭,夜来住庙角。”

大伯还告诉我:“明,记住这首诗,要懂得它意义,不懂,你就没有听懂。”然后又来一篇解释说:“一个人从小没有学好,偷鸡摸狗,好吃懒做,长大了就很难改变他的天性,到头来是一无所有,等到老了,后悔了也没药医,只有去讨饭,去吃千家饭,晚上没有地方住,只有到庙里去过夜。”


直到现在,我都还特别怀念那老屋门口的夜话,听他们说传,哪个地方情趣,虽然不是高雅文人,一直让我怀念。如今,我的那几个大伯都已作古。


我常常爱听大伯他们讲故事,大伯他们讲故事也经常会叫我去听。也许是我很听他们的话,大伯他们也很喜欢我。


记得去放牛的时候,等牛在山上安心的吃草了,大伯他们就来给我们讲故事。讲大伯他们为了躲避壮丁去邻县文英贩卖食盐。那时大伯同本村几个人从广东的长冈贩盐去文英,在途径乐洞风打山时,碰到了几个拿枪的地下共产党。当大伯他们几个人走近时,原来是与大伯他们认识,要大伯他们到了文英说共产党今晚有几大队人马攻打文英国民党政府。当天,大伯他们到了文英也就把这消息传开了。当晚,大伯他们也就住在文英罗氏商铺。半夜,只听到文英周围东一枪西一枪的响了起来,等到地下党冲入了文英政府时,里面已空无一人,国民党行政人员早已逃走了。后来,地下党人在罗氏商铺同大伯他们吃了饭也就走了。

如今,一晃有二十年过去了。一路走来,我其实有很多人在关爱、嘱托、提携、濡染下长大的。


在生命里,我虽然很穷,经常为生活所逼,为钱而累,但从意义上来讲,我很富有,有这么多特别的爱陪我一起长大。


我经常也会碰到自己没钱,但没有觉得穷过。因为没钱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的贫穷。


人生路上都会有风雨,有风有雨才是人生。只要你面对风雨,克服困难,心怀对生活的热爱,对梦想的追求,日子也是过得快乐,依然饶有兴趣。

大伯和我都很喜欢《油石嶂传说》。


《油石嶂传说》是写我老家不远处的一座山故事。相传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原是一马平川,并无高山。村里有兄弟两个,相貌相似,品性不同。哥哥好吃懒做,人们叫他“懒哥儿”,弟弟勤劳省俭,乡里人叫他“勤小二”。懒哥儿这勤弟弟,日子也过得去,盖起了房子,娶回了老婆。


小二想,有了嫂子,今后不必忙了外头忙里头,可以一心出门干活,说不定嫂子还能规劝懒哥,抽掉筋换勤骨头呢。


一天,小二和往常一样,吃过饭就牵着大水牛到河边草地上放牧。太阳快下山了,照习惯,小二牵牛下河洗澡准备回家了。说也奇怪,天生好玩的水牛却不肯下水,拉也拉不动,赶也赶不走。小二举起鞭子想打它两下,那里舍得呢!水牛四足一缩,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小二恍然大悟,是小牛要出世了!他转忧为喜,索性坐在草地上等啊等,太阳落山了。小二在草地上睡了一觉,醒来时牛仔已出世了。他十分喜欢,把牛仔抱在怀里,牵着牛婆回家,恨不得立即去向哥哥嫂嫂报喜。


小二,哪里知道,嫂子过门不久就起了歹心,要独占家产,赶走小二。经过这女人的软硬兼施,懒哥也不顾骨肉之情了。这天,见小二很晚回家,他俩出古弄怪,定下诡计。小二一进屋,嫂子就骂开了,硬说他是有意偷懒,小二说明回晚的原因,他根本不听,懒哥装着劝解,她却更加放泼来了,说他们兄弟俩欺负她,嚷着要回娘家去。懒哥装着求情,她鼻子“哼”一声说:“俗话说,树大要分杈,兄弟大了要分家。分开过吧!免得日后淘气”。小二只好含着眼泪说:“哥哥,为了你好,就分开过吧。什么我不要,就把牛仔给我吧”。嫂嫂给哥哥交换了眼色,说:“好吧,不过男子汉说话算数,就不得反口”小二忽然想起到小牛要吃奶,就提出等到断奶后再分。嫂子的脸一拉三尺长,张口大骂小二耍懒,小二没法子,只好忍着气把小牛抱回先前住的草房去。

就这样,小二天天放牧割草,还拿出一半口粮煮稀饭喂牛。牛长得特别快,七七四十九天就长得跟母牛一样高大,小二觉得奇怪,猜想,这莫非是头神牛?。


小牛离开了母牛,乱蹦乱跳,发出阵阵“哞!哞”可怜叫声。小二看了十分难过,眼泪簌簌而下,恰好滴在小牛嘴上。牛仔伸出小舌头一卷一卷的舔着眼泪水,小二见牛仔饿得苦,心里难受,鼻子酸一阵眼泪像泉水一样涌出来,牛仔的小舌头一卷一缩比以前更快,把滴滴泪水都吞到肚里去了,然后就一动不动的卧在地上,小二又去好米汤端进房来的时候,站在面前的竞是一头肥壮的水牛牯了。


再说懒哥儿夫妻俩霸到大水牛,高兴就拉到坝上转一圈,不高兴就关在牛棚里嚼干草,干草没了,常常喂点清水,牛的肚皮一天天瘪下,骨头一天天突出来,不到两个月就死了。他见小二的牛长得像死去的母牛一样,先是奇怪,后来就起了歹心。如此商量一番后,两人开始找牛,来到小二草房,嫂子看到牛,哥嫂说出世两个月的牛哪能长这么大?一定是牛死了才偷的大牛,来到小二的茅草房。小二气得说不出话来,走过去牵牛绳,被嫂子一巴掌撑开,嫂子抓着牛绳用力拉,水牛一动不动,哥哥见她拉不动,赶快去帮忙,两人用肩膀扛着牛绳死命一拉“叭哒”一声跃了个狗吃屎,原来牛鼻子被拉破了,鲜血直滴,小二见状十分心痛,赶快拿来一把嫩草,习惯地喊了一声“唔哞”。牛立即走到他面前去,甩甩尾吧,吃着草。懒哥俩跃得脸仲腰腿痛,脑羞成怒,拿起木棍就向小二劈头打去,小二急忙跑开,懒哥儿拼命追赶,眼看高高举起的木棍就要落在小二头上,眨眼间,水牛纵身一跳,挡住了小二,这重重一棍正好落在牛背上“哞”的一声,牛的脊梁断了。懒哥儿夫妻见牛已没有用了,便扬长而去。小二扑在牛身上放声大哭,眼泪流干了,喉咙哭哑了,昏昏沉沉睡着了。等他醒来时,不禁大吃一惊,发现自己睡在一座高山的大树下,两手搂着的不是牛角,而是树干,他向山下一看,平地的房子象一个个鸽笼,人们象一只只小蚂蚁在移动,他惊凝不定在焦急,忽听得熟悉的牛叫声“唔哞”,好象有人在洞里说:“小二哥,不要怕,不要慌,我是你的“唔哞”,我给你油,我给你米,柴草花果满山岗,你不愁吃,不愁穿”。小二赶紧找来一个竹筒接住香油,现一道白光闪过,对面石壁上有两个小洞,里面出白花花的食米,他又拿一竹筒接住了白米,一会儿两个竹筒都装满了,小洞也停止了出油米,小二想,这一定是神牛变出来的了。从此,每天出的油除了炒菜,还可以够点灯,米也刚刚好够吃。小二在石洞旁盖起了茅草屋,天天砍柴,采药,摘山果,日子越过越称心。

有一天,一位老人上山釆药,又饿又累,小二就请他到茅屋休息,取油米准备做饭菜招待老人。说也奇怪,这天和往常不一样,油米都添了一倍。


小二住在山上消息很快传开了,懒哥儿夫妻俩一懒一馋,坐吃山空,不久就提箩子游乡,吃“百家饭”了。听说小二在山上,就爬爬蹶蹶上了山,一见小二,就一把鼻涕一把泪骂了自己一通,小二一五一十讲了一遍。哥嫂听后半信半凝,乘小二去烧火的时候,钻进洞将竹筒一放,果然米就出来了,他们以为发财的日子到了,一个念道:“神仙神仙求求你,快快放出油和米,刚念完,两边石壁眼果然滴出油米来,但出了一点就没有了。懒哥说:”恐怕是石洞坏了吧”,嫂子立即拿起锄头,懒哥接过就挖起来。锄头下去,火花四射,叮当作响。小二闻声赶来,大吃一惊,急忙喊道:”哥哥,挖不得呀!你快住手呀!嫂子阴险地说“懒哥儿,留着他碍事!”懒哥声嘶力竭地喊:“你快走开!不然我就推你到悬崖去!”说着又抡起锄头用尽全力挖下来,只忻“呼_呼”的一声巨响,一阵狂风吹过,两股激流从洞中呼啸而出。懒哥儿夫妻俩被冲下万丈悬崖,摔得粉身碎骨。这时小二好象看见一头巨大的水牛“呼”的一声,从鼻子里喷出气泡和水来。


从此,石洞里不出油和米了。可是,清清的泉水却四季长流,永不枯竭。小二和乡亲们利用这清泉耕田种庄稼,用勤劳的双手创造美满的生活。


后来,人们就传开了:油石嶂是小二水牛化成的,中间的山垇就是被打断了的脊梁,那两个相通的石洞,就是被拉断了的牛鼻子,当年出的油和米是牛的泪水和脊髓变的,山上的树木是牛毛变的,而那泉水就是牛的血汗变的。故事从古至还在流传人们心中。


现在,油石嶂有两座寺庙,一座是仙人庵,还有一座是油峰寺。这两座寺庙是当地人们为记念勤小二而建的。《油石嶂传说》也告诉人的真善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只是时间的迟早。勤小二的人品值得学习,为人正直,善良,厚道值得敬佩。也告诉人们,不要贪图名利,用双手创造美好生活,人生不过如此,神仙也是。

欢迎光临!

谢谢点赞!

文/罗谟辉

文字后段《油石嶂传说》

来自上犹网络

图片/来自上犹网

图片拍照地址

江西上犹油石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