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后,我又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这一别就是二十年,时间旷远得像一个世纪

空荡荡的两个座位,我选择靠里坐

那里更靠近阳光,冰冷的心需要一场暖

颠簸,摇晃,滑入时空的隧道



那时有青青的树,奔流不息的水

知了响彻了一整个夏天

一件白衬衣,洗得闪闪发光

回力鞋鞋带经常松,弯下腰那一刻很美

碎花长裙摆起来,看不见光滑的腿

脸上细碎的雀斑,像阳光透过树梢筛下的美

那时睡得总是很香,醒来有阳光,有花香……



如今,有支付宝,有王者农药,有炸鸡,酒杯碰碎的脆响

还有深夜忘关的电视

睁着明晃晃的大眼

人模狗样地在世间穿梭

全是梦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