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摄影:如月

背景音乐:扎西平措《阿妈的手》

越过千难万险,抵达4600米时遇见的小海子:冰雪初融,玲珑剔透,灵动优美,宛若翡翠琉璃。


左侧雪山为幺妹峰,蜀山皇后,海拔6250米。

此刻,却低调得像个小山包😊


殊不知,这座“小山包”,竟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十大山峰之一,每年有许多著名登山家慕名而来,但能最后成功登顶者寥寥,目前为止死亡率高达20%,而珠穆朗玛峰死亡率约4.4%。


风萧萧兮冰雪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于骆驼峰4200米登山营地上仰望星空。

银河璀璨,繁星如沸。

·

·

·

·

·

“人间仙境,九天瑶池”措卡湖,烟雨淹至,瞬间就成了水墨画,感恩上天赐予我一幅梦寐以求的山水仙卷。

·

·

国道318上必经打卡点,通常是白雪皑皑,此程我们遇见不一样的姊妹湖。

·

·

·

·

·

·

雅拉雪山,海拔5884米,贞静、端庄,似一朵含苞欲放的莲。


亦为世界十大最难攀登山峰之一,两千多米全是险峻的峭壁,迄今无人登顶成功。

自巴塘的角度,远眺沙鲁里山脉之格聂神山群峰,连绵圣洁。

久负盛名的高原“红景天”野生早期植株,像我养的多肉,温润饱满,生机盎然。

·

·

2008年大地震时,幺妹峰冰川崩塌而掀起的飓风,将整面山坡的参天大树全部摧倒,官方索性就地取材,建造了偌大一座实木驿站——木骡子,海拔3760米,供过往的旅人休憩。


那些千年古树,生于斯,长于斯,融于斯。

我默然伫立,久久凝望,满怀敬意,如同瞻仰涅槃佛。

·

从斯古拉寺至木骡子,徒步15公里,后半程穿越原始森林,是最轻松惬意的路程。

·

·

·

·

·

茫茫风雪里,人或马,滑下去,定无迹可寻。

·

·

婆缪峰,壁立千仞,海拔5413。

·

·

此处距离山脚,垂直落差逾千米。

歇息时眺望群山,巍峨绵亘,雪线清晰。


底下是长坪沟,原本宽广的河流,蜿蜒成细细柔柔的玉带,几乎从视线里消失了。


疲累到几乎绝望,喘息之余,我不停地怀疑,问天问地问自己:人生的意义究竟何在?


请了四匹马,负重上百斤,在跌宕泥泞的羊肠小道上艰难行走,风雪交加,前路茫茫,失足便是万丈深渊,担心它们的安危,甚过担心自己。


人与马,与其它动物,谁会更容易幸福呢?

知足常乐,动物更懂得知足和感恩。

欲壑难填,唯有人类,因此烦恼。


“罪莫厚于甚欲,咎莫憯于欲得,祸莫大于不知足。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我们下山途中,山上的牦牛也在匆忙撤离,田哥说,马牛羊下山,说明会持续降雪,动物都具备这种预知气象的能力,它们的某些天性,对自然的感知能力,远远优于人类。

云端里的幺妹峰,俊俏秀美。

·

·

心无旁骛。步步惊心。

此处海拔约4400。长长的斜坡下,化雪为瀑,汇成深壑幽泉,密林掩映,流向长坪沟。

手机视频花絮:


自海拔4200向4600艰难挺进,在巨大的斜坡上,我们像岩羊一样攀登,四肢并用,小心翼翼,身侧是万丈深渊,稍不留神,必然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频频陷落及腰,将登山杖换成三脚架,方能勉强支撑起被沦陷的肢体,成功抽离。


没有设计,没有造作,那一刻,生死攸关,命悬一线。

·

为我们披荆斩棘劈柴秣马洗手做羹汤的田四哥。

感恩遇见。

·

·

其实,山如美人宜远观。

在猫鼻梁上,相距数十里,远眺四姑娘山:风姿绰约,仪态万方,风情万种,美不胜收。

老四幺妹峰,那么出类拔萃,卓尔不群,骄傲倔强,任性生长,是个惹人疼爱的姑娘。

·

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天地之间小小的我,一步一个脚印走来。

伤痕累累,却开出了一朵一朵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