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美国🇺🇸一位作家正坐在喧闹

的绿皮火车中。窗外美景如画,他的心思

却完全放到了人群中。

他发现,在这拥挤的火车上,

乘客们或嗑瓜子、或打牌、或喝杯茶、

或聊聊天,都好像在度假。

后来,这些见闻被他收录到他的著作中

《骑着铁公🐔,做🔥车穿越中国🇨🇳》。

30多年之后,

这位作家笔下的火车🚉己经

浙浙被速度更快的和谐号取代了。

新中国🇨🇳成立以来,人们远行

最便捷的交通工具首推的就是🔥车。

当时的🔥车皮上都刷着绿色,

其来源即是计划经济时期

对苏联的模仿。

1980年,中国🇨🇳作家

王蒙先生写下了巜春之声》,

故事背景就是这绿皮🔥车。

可以说,绿皮火车🚉不论在当时,

还是在过去,抑或在现在,都成了一种

文化符号,它频繁出现在诗歌、散文

和影视作品中。

当然,有关于这些绿皮火车🚉的故事

还要说到灵魂诗人海子。

在1989年农历,身着白衬衫👔和蓝西裤

的他卧在山海关的慢车道上,

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同样结束的,

还有八十年代的浪漫主义。

1980年,春运首次出现在《人民日报》。

l987年,历史上第一个春节民工返乡

浪潮出现,并迅速席卷全国。

其实,这不过是中国历史上第三次

乘🔥车的浪潮。

第一次是在1966年

红卫兵入京接受检阅,

第二次是1968年上山下山的大浪潮。

看着图中拥挤的人群,不由地想起

一则长途列车上流传己久的故事:

姑娘坐在你身旁,她困极了,

下意识地靠在你的肩膀上睡着了。

睡眼朦胧的你为了陌生的姑娘能💤,

坚持了一天一夜,纹丝不动。

等姑娘醒了,马上决定要嫁给你。

1994年,北京开往沈阳的列车上,

一对相互依偎的情侣。

由于旅客众多,🔥车停靠的时间又短。

于是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乘务员时常会帮忙将旅客“塞”进列车。

当时🔥车的窗户是可以打开的,

故而每当火车停靠站点的时候,

乘客们往往会下车吸烟或者买些当地的土特产。

那些站台上卖土特产的商贩。

在当时的绿皮火车🚉上,在南来北往的

人群中,你能听到来自各地的见闻。

后座会讨论乡村的一事情,前座会大谈

特谈治国平天下的理想,

旁边的姑娘会谈着即将见面的男友。

当🔥车停靠在站台,你旁边的过道上悄

然走过一位背着吉他的青年,他走出列车,

又踏上一列不知开往何处去的列车。

只是自己没有方向,不知要去哪里!

1997年的春运,中国🇨🇳铁路取消

“以棚代客"的做法,

将时速提升到了140公里。

2007年,

中国🇨🇳铁路迎来了第六次提速。次年,

动车组首次投入春运大潮中。

从此,除了偏远的山区,速度缓慢的绿皮火车慢慢消失。


如今,再次登上和谐号的我们,上车便

可看到挂在头顶的电视。

但乘客们却无人观看,

因为他们大多都在网上冲浪🏄🏻。

当然,我们也再听不到当年绿皮火车🚉上

刺耳的叫卖声:“买皮带,手机📱有电,感情在线”,“充电宝了,有没有人要充电宝啊?”




圣经上说:

在耶路撒冷作王,大卫的儿子传道者的言语。

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

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人一切的劳碌,

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

地却永远长存。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

急归所出之地。

风往南刮,又向北转,

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

江河从何处流,仍旧还何处。

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

眼看,看不饱;

耳听,听不足。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

己行的事,后必再行。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

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

早己有了。

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

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传道书1:1一11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