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老一时,麦收一晌”。

又到一年的麦收时节!

大型农业机械已经替代了人们手持镰刀挥汗如雨的辛劳,紧张的收麦场景已经远离我们的视野,成为我们的乡愁。但记住这些中国人几千年来一贯的稼穑习俗,有助于我们理解一个乡土的中国。生产会改变,但人对土地的感情不应改变;风俗会改变,但人对生活的热望不会改变;文化会改变,但人对族群的皈依不会改变。

“稼穑”读jiàsè,文言词语,出自《诗经·魏风·伐檀》:“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毛传”解释说:“种之曰稼,敛之曰穑。”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种植叫“稼”,收获叫“穑”。《现代汉语词典》这样解释“稼穑”一词:“种植和收割,泛指农业劳动。”

    说“稼穑”不能不提后稷(后世的人尊奉他为“稷王”),他是上古时代的一位能人,以其超人的胆略和智慧,开创了我国农业文明的先河。《孟子·滕文公上》说:“后稷教民稼穑,树艺五谷。”《诗经·大雅·生民》中也讲述了后稷发明农业、教百姓种庄稼的故事。我国陕西省武功县尚存有后稷活动的遗迹——教稼台,是目前全国唯一的古农业名胜遗址。

   

附:伐檀

作者:佚名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置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轮兮,置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沦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诗中提出的不劳而获,是一个尖锐问题。他们可以作出种种精辟的分析,提出各种解决方案,但绝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即使是社会革命,推翻了旧的不劳而获者, 同样会产生新的不劳而获者。中国历史上的农民革命,最初都是打着“平均”的旗号,到了最后,革命者首先变成了不劳而获者。这样的社会革命,如同赌博中的轮流坐庄,仅仅是一种利益关系的转移。

   当然,对于那些凭借自己的劳动既为自己的生存,也在为他人谋福利的普通劳动者的身上。从他们的角度看,大多数的人并无受压迫、被剥削的意识,只关心自己的吃饱穿暖,安居乐业,只感叹身上的赋税徭役太沉重。但在客观上,下层劳动者用自己的血汗为社会创造了财富,而自己应当得到的回报却少得可怜。他们早出晚归,面朝黄土背朝天,把生命的全部价值都抵押在了永无止境的劳作之上,换来的仅仅是苟且度过一生。他们像机器一般似乎不知疲倦地运转,运转着就是生活的全部意义所在,人间的荣华富贵、奢侈享乐、歌舞升平、狂欢纵欲、花前月下、吟诗作画、慷慨激昂、谈天说地、尔虞我诈、争权夺利等等,全都与他们无缘。

   也许,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让一部分人当牛做马变机器,让一部分人衣锦吃荤高谈阔论。也许,人间真的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不管怎么说,辛辛苦苦为不劳而获者做嫁衣裳,是劳动者必须面对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