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故事

  《苏武牧羊》这是人尽皆知的一个故事,中國流传了二千多年,经久不衰。疾风知劲草,國难显忠臣。在恶劣的条件下才显出英雄本色,苏武持节牧羊北海边,霜雨雪十九年,保持节操心不变,着实令人敬佩!

  这时正是冬天,天上下着鹅毛大雪,远处的山山岭岭一片雪白,辽阔的大草原以被白雪覆盖。

苏武被两个匈奴士兵,一前一后的押解着,来到一处山谷深处,在一个地窨子前停了下来,一个士兵指了指眼前的地窖子,用生硬的汉话说道;这就是你的家啦!何必呢?有福不会享,大碗的酒你不喝,大块的肉你不吃?高官你不做,你只能在这里等死吧!说完两个当兵的就走啦。苏武这时打量下这个地窨子,这是山里面一种特殊的“住宅”,半地下半地上,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小洞,洞口只挂了个草帘子当门,人得弯着腰才能进去。这是当地无家流浪的人或是狩猎者的临时住处。找一个斜坡的地势挖出里面的石土,上面用木杆和草棚个顶盖,如果长住的话,里面可以挖出个土洞,上面用石板盖上,这就叫“炕”,灶和炕连着,生火用灶做饭,洞能通烟火,外面留有烟洞,有火里面就暖,这也许就是匈奴人予想的,几天以后一座简易的“苏武墓”。苏武这时弯腰进得里来,把自己从南朝带来的行李放在了“炕”上,外面虽然在下着大雪可这里头并不冷,他伸手试了一下灶里的灰还是热的,他知道原来这里有人住,他拣了一块木柴放进灶里,随手抓了一把干草,用随身带来的火石打着了火、“屋”里立刻热呼了起来。这时的他觉得很累,头也有点晕,他想休息一会,由于体大炕小,他只能倦缩着身子倒在了小炕上,一会工夫他就进入了梦乡。

  他叫苏武,生於公元前140年-公元前60年,字子卿,汉族,杜陵,今陜西西安人。西汉大臣,汉武帝时为郎,汉承秦制,“郎”为五郎之一,仅次于将军的一名武官。苏武的父亲苏建是代郡太守,父子同朝为官,当时中原地区的汉朝与北方的少数民族关系时好时坏。汉武帝为了示好,缓和与匈奴的关系,于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苏武奉命;中郎将持节,随行者100多人出使匈奴,此一去却被长久扣留。

匈奴单于为迫使他投降,威协利诱,并许以高官厚禄,他威武不屈,誓死不从;为了惩罚他,将他流放到北海边牧羊。凄凉的北海边上,整整度过了一十九年,当时的苏武才四十多岁。大漠孤烟,苍凉北海,他硬是坚持了下来。当回来时他已满头白发,长须飘胸,一张古铜色的脸上,布滿了皺纹像用刀刻上一般,鄒纹记录着十九个,春夏秋冬的苦难和苍桑。

  当他在地窨子里醒来时已是第七天了,他病了七天,睡了七天,七天里不吃不喝也不知道饥饿。他发现他的小屋里还有些热呼气,是什么人在给他生的火,他不知道;他醒来后觉得很饿!他看见,他的地窖子门上挂着一张,还算新鲜的羊皮,他把羊皮一片一片的割下用火来烤着吃,渴了,就喝着用冰雪化出来的水,就这样他坚持着,一连十多天过去了。突然匈奴单于想起了他,问手下人?有人给他送过吃喝的没有,手下人都说;没有人送,单于听完急了,快去看看,八成早死了。当单于到了他的地窨子前,发现苏武气色很好,正在练功打坐,大家一阵惊呼,这是有神在保佑着苏武。单于一声叹息;撼山易,撼苏武难,撼大汉朝将更难!至此决定;把他放逐于北海边上,叫他去牧羊!

  以苏武为正使,张胜和常惠为付使,出使匈奴,一百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一路向北,风餐露宿,只为汉匈的和睦,民族交融,此一去将不辱使命!苏武到了匈奴,送回了匈奴的使者,正想由单于写封回信就回中原,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在苏武到匈之前有一个汉人叫虞常与张胜密谋,予劫持单于母亲归汉,此事败露,惹怒了单于,苏武虽不知道此事,但事出在了自己的副使身上,自己应负有责任。不愿受辱的苏武曾两次自杀,被张胜、常惠二人拦下。自杀未遂的苏武,得到单于的敬重,并声称我是大汉朝使者,宁死不屈而决不折节度!单于告诉他,我只能叫你去北海放羊,待生出羊羔的时候我才能放你回去!

  苏武被流放到北海,如今的贝加尔湖沿岸,常惠等其他的弟兄们分别流放到其他地方,他们之间相隔遥远,互相之间很难相见,单于赐给他是一群公羊,根本就不可会生出羊羔,这是有意想割断他的回國念想。

浩濣的北海,碧波荡漾,深蓝的海水与浅蓝的天融为一体,分不清那是天,那是水?天水一片。北海是真正的苦寒之地,一年中竞有七八个月的时间为冬季,这里冷的出奇。能达到零下七十多度。好多的地方都是冻土地带。

海边上有着很多很多片的草场,很适合放牧牛羊。从来没有放过羊的苏武,要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家园”,他用自已手中的腰刀,砍回白桦木杆,埋成桩,绑好横杆,叫它为“羊圈”,在圈的边上,他搭了棚,管它叫“窝棚”。他用手中的箭射来野免、狍子和鹿,吃不了的肉他晒成干肉他叫“肉干”,他用动物的皮晒干后用沙不断的揉,揉软后用刀割成细细的皮条他叫“线”用鱼骨做成針,用来缝制衣服。他与山鼠争夺口粮,野菜是他的美餐,他能在雪地里刨出木耳蘑菇,有时候遇到过往的猎人,牧人他们也会留给他一些生活用品,有些也可以进行一些交換。为了过冬他修了个地窝子,有时也会和羊挤在一起睡觉。他的这群羊长大了,变成了老羊,数量却越来越少,有时遇到其他的放牧人,也可以大換小,以公換母,他的羊才不会减少!

秋天来了,一队队大雁向南飞去,他多想能带封信回去,告诉亲人们他还活着。春天来了,又一队队大雁向北飞来,一声声雁鸣,好似在和他打着招呼,我回来了啦!他想问?大雁;这样年年的飞来飞去,究竟那里才是你们的家啊?

  就这样一连过去了五、六年的时间,也许是人为,或者是天意。单于的弟弟於靬王到北海来打猎,苏武会仿制系在箭尾的絲绳,用它来矫正弓和弩,於軒王颇器重他,供给他衣物食品,又过了三年,於靬王得了病,他赐给苏武一些牛羊、马匹、盛酒酪的瓦器、园顶的毡房还带来个漂亮女人。从这以后苏武这里才像个家样,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儿子,起名苏通國。王爷死后,他的部下也都迁离了这里。这年冬天,丁令部落的人盗走了苏武的牛羊,苏武又陷入了困境。

  这时的苏武步入老年,得力于匈奴妻子的照顾,在家又遇困难之际,是匈奴妻子的四处活动,朋友们的帮忙,没几年工夫,他们又有了自己的羊群。暂时的生活已没有问题,儿子也在健康成长,他教他写汉字,教妻子和儿子说汉话。他说;将来有回去的一天,好和亲人们交流;大汉朝很好,一年能收二至三槎的庄稼,有吃不完的粮食,穿的是绸锻和棉布。

一天,他只觉得眼前一抹糊,他看见这一百只羊,变成了北上使团队伍,他挥动了一下节杖!这时他看见有哭的、有笑的、有死的、也有活的、都向他跟前走来。他突然一个冷颤,惊醒过来,原来是一个梦!这样的梦不知做过多少回?他的这根“节杖”,在他的手里始终都沒有离开过,脱了毛的,他一点点的修好,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向皇上交还这根代表气节和权力的“节杖”?

一天,艳阳高照,树上的喜鹊喳喳的一个劲的叫,从远处奔来几个骑马的人,待到跟前说起了话,他才认出,领头的是常惠。他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那时才二十几岁,如今已成了个“小老头“。他们赶了十几天的路,从另一个地方赶来,他是要报告一个天大的喜事!南朝来人啦,匈奴单于答应放他们回去。老苏武这下子高兴的不得了,他们就在自己的毡包前宰了一只最大的羊,他们用吃烤全羊来庆贺这个喜事,这个来之不易的日子,已苦等了十九年!几天以后,真的来了通知,可是告诉他走时带东西可以,但不许带走任何人。就是说;他要和同甘共苦的匈奴妻子、儿子分别了,或是永别!一向剛烈的老苏武,这回确流下了眼淚!

  公元前80年,匈奴内部发生战乱,单于没有力量再跟汉朝打仗,只能求和。汉昭帝派出使者要求接回苏武等人。单于声称苏武己死,汉使称,苏武北海牧羊,有鸿雁捎书为证;匈奴在不得己的情况下,只能同意放回苏武。去时百人队伍回来时只剩七人!汉昭帝死了以后,苏武因掺与了立汉宣帝被赐封“关内候”公元前60年去世,享年80岁。

  苏武,是中國历史上,以刚烈节义著称的英雄。历尽艰辛,留居匈奴持节不屈,彰显民族气节,受到了历史的肯定。后人的赞扬。在苏武去世以后人们在韩城的苏山上建立了苏武庙,苏武庙始建于汉,复建于明,用此来表彰英雄;“傲骨立天地,忠魂映苏山”!后来的时代全国很多的地方相继,建起了多处苏武庙,唐代诗人温庭筠有诗曰;

苏武魂消汉使前,古祠高树两茫然。

云边雁断胡天月,陇上羊归塞草烟。

回日楼台非甲帐,去时冠剑是丁年。

茂陵不见封候印,空向秋波哭逝川。

文章编辑 國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