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王子江


《父亲》

文/Coral珊瑚


被风雨咀嚼的男人

为家撑起一片天地阳光


试图吓人的雷声被轻轻收为晚间

一鼾


一组词语

睿智 刚毅 宽厚 坚强

饱经风霜地跨越饥馑与苦难


以和霭轻描历尽的沧桑

淡写为父情深 大海汪洋般的伟岸


父爱如山 不过是

不过是

可靠

可亲

可敬的高度

可坐在上面眺望


一付温暖而又坚实的

肩膀

摄影:文瑜

摄影:云轻


《十年》

文/小刀


十年足够我

从一封信的结尾

往回读


直至读回到,信封上的邮寄地址

再用泪水把

收信人的名字,抠掉。

画:小刀


《父亲》

文/季风(日本)


别用大山来说我

那样太沉重

别用蓝天来说我

那有多空洞


让我

从捧起的山尖

走下来


让我

从吹拂的云巅

落下来


在大地站稳


一把泥土

繁殖生命的路

摄影:文瑜

画:杨永居


《父亲》

文/湘夫人


一座山丘阻断

生死两茫茫

你在那头 

我在这头


翠柳相思绕

16年花期绵绵

思念的花儿开了枯 枯了开


温馨的声音响耳畔

暖意驱散孤独

内心炼达


你的笑容似落日余晖

再微弱的光

也有光源


我脱凡你的身体

与你一样

追求:豁达 挚爱 真美

摄影:英涛

摄影:英涛


《最后的战士》

——献给父亲,一位濒临天国的抗日老兵

文/四毛


把螺号还给大海 

把血与勋章埋入硝烟与丰碑

银色的面容 安祥如雪夜的大地

空寂的灯 在呼唤主义的灵光之门

今晨起 将关闭太阳与向日葵之间所有的航线

子弹 不再是一位战士死亡的信使

尘世的缘份已尽

永恒的时间 正走向一个不用膜拜红与黑的愉悦世界

正如当年 年少的英雄

迈向正义与真理


下一刻 松开手掌

松开身体中 除了骨头之外的每一个部件

松开的最后一息呼吸

不再疑似森林的涛声

松开的光荣与信仰 也绝不疑似巴黎公社的时装之秀


这个世界的讯号越来越弱

越来越弱

松柏枝 黄菊与白菊

还有百合花

让人想起人世间的每一个春天

想起每一种温和芬芳的流动与静止

啊 是的 请别忘了来一束康乃馨

我要献给亲爱的

久别的母亲

摄影:Coral珊瑚

摄影:Coral珊瑚


《父亲》

文\Maggie湄伊


没有荡气回肠的故事

只有平淡的日常

留下平淡的痕迹

你牵着我走过成长

又目送我

离去


缘有深浅

血脉却是永恒

岁月把我们的角色对调

换我扶着你

走向夕阳依依

摄影:Coral珊瑚

摄影:湄


《疼》

文/流光


牙疼的的时候

咬到了一根鱼刺


骨头与骨头的感触,如同小时候

父亲在土地上教我写字

十指一块,一撇一捺,横平竖直

摄影:Coral珊瑚

摄影:湄


《父亲节》

文/一禾


时针指到零点

内心的封印松动了一下

时光里,十万马匹

由远而近

我守在时间的渡口

为一个无法唤醒的

名词,放牧

豢养一季的雨水

摄影:湄

摄影:Coral珊瑚


《春天写给父亲的一首诗》

文/云轻


想念

是一次痛

不是很痛


想念

是一种苦

又不甚太苦


想念

是颈上系挂的玉坠子

时时地盘摸一次

又放回到胸口上


院子里有一根藤

春天它爬满架的条

老天让它开

白色的花

记忆开始蔓延

摄影:Coral珊瑚

摄影:国瑜


《父亲》

文/静逸荷心


那个转身离去的背影

越走越远

风一遍遍擦拭着他的痕迹

夜空只剩星光斑斑


一个转身从此不见

天地间隔成无法丈量的天堑

你在那端

我在这端


日月推杯换盏

向着有你的方向呼喊

天不应,地不语

风一再提醒

不必追,不必追

此生一别

有缘,来世再见

摄影:文瑜

摄影:Coral珊瑚

《爸,想您……》

文‖ 西子湖畔(日本)


燕来归去

十八年

栖息您的房梁  总在梦里

玉兰谢了荷花开

季节的芳香早已感受不再……


少了您的呵护

在乎我脚下的泥泞?

没了您的慈祥

又谁

为我的前行鼓掌……


思念的痛

爬上月梢

满眼的星星

随银河流淌

寂寞成一片黑

任悲伤疯狂……


爸,想您

您那儿

可好?


鸣谢本期参与人(排名不分先后):王子江 杨永居 小刀 英涛 文瑜 湄 国瑜 Coral珊瑚 季风 湘夫人 四毛 Maggie湄伊 流光 一禾 云轻 静逸荷心 西子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