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

连目光也陷入泥潭

可以想象出

那些渐忘的胡同

叫不上名字的物件

透过镶有木条的窗口

零星且斑驳

但清澈又清脆的声音

正由一个阴沉下午

继续向前延伸

不是经过构思和熟虑

对于外人

没有关于它的主人

极端困窘中

深藏暗涌处境

任何的标志

你在它潮汐的

底部扎根

与每日必来的黄昏

达成一致






你可以在阳光

从某个方位或角度

穿过时无语

仿若熟知的自己血液

总需要时间

去理解初识的陌生人

它们或立或平铺于

各自沉默的位置

尽管树冠里的斗檐还在

遍地苔藓的流水潺潺

谁的重量隐伏其间

在不可触知边缘

咀嚼着青石板的担心

屋子里发生过的事

找出一个姓氏

被戏弄后的指痕

今夜

星空下会多岀一位

倾听者

用枯干的白掌握住一丝暖意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