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 光

引言 : 2012年5月7日,弗拉基 米尔•普京竞选获胜,出任第三任俄罗斯总统。发表就职演说时,泪洒莫斯科红场……


去年冬天,不经意的一瞥,揪心至今。这缘起那颗砸在莫斯科红场上的泪水,远隔千山万水溅过来,震颤了我的心弦,引发了我的遐思。

我在想,这眼泪,凝结着“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拼舍;凝结着“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惆怅;这眼泪,抒发着“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的感叹;蕴含着“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器健儿”的悲恸;这眼泪,折射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孤寂。

试想我们胼手胝足辛勤耕耘的一生,洒下汗水,收获的不一定是欢笑而是泪水;付出心血,得到的未必是感恩而是仇视;侠肝义胆,收获的未必是认可而是非难。当一生的耕耘颗粒无收,常会有惆怅之雾,在心空遮天敝日地漫延开来,打湿我们所有的期待;常会有附在心弦上湿漉漉的情绪,凝结成泪,滴落到无边无沿的荒漠。

在这沙尘滚滚的荒凉之中,没有同情,没有怜悯,更没有你热烈渴望的回眸,只有弥漫于天地之间上下翻飞的痛楚与无助。就连倚门而望的母爱,也无法穿越这浩瀚的荒原,给予你爱怜;海誓山盟的爱情,也无力飞越这广阔无垠的沉寂,给予你抚慰。

在这荒凉肆意漫延的时刻,任何等待与渴望,都是遥不可及的企图。唯一可以使你振作的力量,就是深植于心、坚如磐石的信念。

我还在想,是不是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破碎的战旗,又染红了白云,在冽冽的寒风中召唤?不然,你的眼神看起来怎么那么凝重;是不是国家的解体撕裂了你的夙愿;不然,你的微笑怎么会那么褴缕!是不是掷地有声的忠诚,转身用背叛刺穿了你的信任?不然,一阵冷风,怎么能吹落你的坚强!

即便如此,你仍然用遍体鳞伤的赤子之心,去支撑一个国家和民族频临倒塌的倾斜。

看着你用衣袖拭去泪水,看着你用笑容擦掉伤感,我的心早己泣不成声。当我试图用崇敬去承接你滚落的叹息,竞然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我忽然感觉到,这眼中乾坤,泪里世界,意蕴之深,境界之大,份量之重,远非一时一刻所能领悟。

春去冬来,无数次展卷执笔,无数次欲语还休。总觉得这泪水,是心空撑不住的雨意;是心灵止不住渗出的疼痛;是驱散黑暗的晨曦,是引领航船的灯光;是洗却心中块垒的激流,是孕育勃勃生机的春雨;是决堤而出的心潮,是夺眶而出的哽咽。

当这丝丝缕缕,萦绕心头的苦楚与艰辛、无奈与感慨,翻滚成雨,哗然而下,就会有绿色的未来潜滋暗长。因为,没有叶子的凋谢,就不会有森林年复一年的茂盛;没有泪水的滑落,就不会有目光日复一日的明亮。也许,这滴落的原本就不是眼泪,而是播散在俄罗斯大地上的种子。当这随风飚扬的种子在人们的心中生根发芽,就一定能收获一望无际的勇敢与坚毅。


二O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