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播:如海


前序


“老师!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希望您可以就《沧海一声笑》这首歌,给我点点播,不是要给我个人写!是在我们三味书苑里写一个就好!大家都可以看嘛!就和你写的"冬至"那个文章一样的”。


这是一位刚入三味书苑的文友给我的私信,起初有些不知所以然,挖破脑壳后才明白其意。这是考试的节奏吗?有意思,好玩,行!我傻痴就喜欢挑战自己,该题出的好!出得及时!感谢您,出题的美友!顺便和同学们感悟一下人生的同时,也一块练练笔,检验近期的学习效果。


老实说《苍海一声笑》我早已淡忘,甚至不愿想起,它会勾起我对不堪往事的回忆。但是既然美友出题,我也得满足其要求,同时也作为学习资料与同学们互学。出差在外公务缠身,匆忙加之学识浅溥解读不足之处请同学们斧正,更期待出题的文友予以指正!



《沧海一声笑》

词曲:黄霑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 红尘俗世知多少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 一襟晚照


啦 - - - 啦 - - -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汕

浮沉随浪记今朝有酒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汕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 红尘俗世知多少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歌声乍起,已渲染出忘情于山水间的氛围,笛声跟上,由悠扬而至清越,直至声破两岸,令人心潮汹涌,“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摇,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狂放、洒脱,豪迈的意境渲染到极致。


最后两句“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声破云霄,这是看透江湖风尘的自在,是看破人世情缘的洒脱。


人的江湖,那股浪潮,其实比自然间的湖浪之潮更加的凶险,有人的地方便会有是非,有是非便会有纷争,有纷争,残杀无可避免了,这样一个以强势论英雄的江湖,人与人之间恩仇不断,而有时一份恩情一段仇便能牵扯出一段江湖纷扰来。许多时候,一个人穷其一生都是为了报仇,而最终报了仇,却又无限嗟叹,“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一笑泯恩仇。”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回首看人生,生于红尘,死于红尘,浮浮沉沉,随波逐流,恩情渐散,可是又获得了什么?词中说是今朝,其实懂得忘记的人才是快乐。患得患失、感情用事者大都是对往昔恋恋不忘的。写到此突然灌顶更明白恩师为我取笔名"小忘记性”的真正的用意了。


"人生多少兴废事,皆该付之于笑谈中"。


人生如浮云,最终获取的又有多少呢?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所有的一切终不过随风而去,随时间的流沙而去…… 既然如此,倒还不如“笑谈人生,何必妄思多念,徒增烦恼!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曾经多少波涛时日,纷扰岁月,年少赤诚火热的心,在江湖中浮浮沉沉,再看这江湖剑义侠心,多少岁月似曾相识, 荣辱输赢只争一朝,可人生无常,世事变迁,人们穷尽一生争夺追求的,最后又得到了多少?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 红尘俗世知多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其实早已厌倦江湖的纷纷扰扰,恩恩怨怨。期待着有一天坐在舟上顺流而去,那翩翩一叶扁舟,载着我远离尘世,远离江湖,去寻找远方的梦想。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 红尘俗世知多少”似乎看到一群人白衣儒冠,泛舟泱泱江水之中,黄昏之下,琴声悠悠,于沧海中一声笑,多少凡尘俗世至于胸外,怡然风流。


 大浪淘尽,一生荣辱,最终又有谁会记得多少?唯有这青山埋白骨而已。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这是一种借大自然景观,拟人化,来表达人的一种胸襟和状态的手法。


人生本无常,豪情由性起。生命不会有轮回,潇潇洒洒走完每个四季,或许那只是心中的最美。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你我生于红尘,亦将死于红尘。古人云:“君子不役于外物”,或许就是此重境界吧。


英雄归隐山林,看淡了一切,独立高山之颠欣赏晚霞,衣袂飘飘,映照在霞光之中。这是性情男儿粗犷豪迈的气概、洒脱不羁的胸怀!一时,竟然有那么种超然物外忘怀得失的意境。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当对一切看得淡了,心中便有山朗风清怀有自然山川的浩大胸襟,生前过隙之事只觉憨痴好笑。佛说,历千百劫难,方知得失随缘,平淡是真。历经万事,终归做了这滔滔浊世里的清波,心性明澈,浩然无声。万物更迭,生命终有衰歇,豪情仍在,却已了然于心了。


歌曲结尾“啦……”在歌者肆意地笑声中,似乎可以看到了古人在山巅抚琴奏箫神态潇洒自在的情景;似乎到了忘世的境界。这种豪情和自在,实在叫人心生羡慕。



浮生如梦,身飘如云,回头看看,每个人来到这世界都犹如天地的过客,有多少人与之邂逅,转身就忘记了,就像旅途中乍然的遇见,有些人虽与之擦肩,却未必回首,恰如这行走中惊鸿的凝眸。


指缝太宽,时光太瘦,一辈子原来真是这样短,蓦然回首,惊觉岁月忽已晚,那些不忍放手的念念不忘的都已成了定格的风景,很多事情也渐渐变得淡灭,你只知道它存在过,但却已经忘记怎样的存在过。


岁月总与沧桑相关,无常是人生的常态,花开一季,人活一世,只有时光安然无恙。历史的长河里,太多英雄豪杰,如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项羽,如那“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冠军侯霍去病,如那“长坂坡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太多的忠臣义士——如那“自投汨罗江”的伟大诗人屈原,如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蜀汉丞相诸葛亮,如那“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抗金将领岳飞……都随着那波涛汹涌的江面远去,再也不见了踪影。



青山依旧在,却再也没了马蹄踏过的厮杀声;几度夕阳红,那落寞的夕阳余晖下再也没了他们的背影。何其悲凉?何其无奈?又何其惹人追忆。


"西湖傻子""小忘记性""子痴"何偿不是我欲"苍海一笑”的写照呢!


平生第一次赏评歌词七凑八拼地弄了些东西来蒙混过关,看官见笑了。但愚见至此总觉意寓未尽,脑海中忽现拙诗《假如我死了》:"所有的情仇爱恨成为了虚无 只剩下一堆分不清黑白的烂泥"。带不走一片云彩,带不走争了一生的所有,何必呢?何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