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越野大理100散记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雷越野大理100越野赛已是10多天前的事了,从比赛开始前的忐忑到比赛结束时的麻木再到现在的平静,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像是发生了很久很久的事,又像是梦里不完整的片段,时不时会浮现在脑海里,当看到朋友圈里跑友们发的赛记时,思绪又不禁被带回到那个享受和痛楚交织在一起的25小时里。

说起报名参加大理100越野跑,是在一种冲动状态下的跟风之举,好多人都说路跑的归宿是越野,其实说直白点就是越野的坑比路跑的坑更大,一旦掉进去,就会有种要练葵花宝典时忍痛也要自宫的癫狂与痴迷,但往往也会在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或就算自宫也练不成此功间感慨和叹息。

我之前只有过东川红土地50公里越野跑的经历,记得当时跑得是苦不堪言,但过后感觉还是很有趣,后来自己又跑了个滇池100,跑出了生不如死的感觉,把自己虐得够呛,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当听大家说大理100的赛道更虐,全程不低于100公里,且三分之二的路程要在苍山上下穿行,尤其是可以跑到位于国内海拔最高(4092米)的苍山电视差转台和风景秀丽的洗马潭,且在关门时间内完赛可以有5个国际赛事积分时,忍不住又想挑战一下自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报了名。

既然报了名,那就好好准备吧,虽说是右腿膝盖的伤一直没好利索,但好在还有近半年时间,可以循序渐进的调整,自己也拟定了一个训练计划,准备从跑量、强度、核心力量等方面来强化自己。

俗话说,计划没有变化快,这次我是深有体会了,现在回想起来,整个准备工作是极其糟糕的,一月中旬,在单位宿舍洗澡时,意外的摔跤导致膝盖腰部受伤,并且还磕掉了半颗门牙,半个多月无法投入训练。更悲催的是,四月初骑行时又摔了一跤,右腿膝盖再次受伤,右边胸骨也收到撞击,吸气大点都会痛,仰卧起坐俯卧撑也无法做了,那时已经动了退赛的念头。时间来到五月,身体状态有所好转,想着离比赛还有20来天,可以抓紧练练,临阵擦枪,不快也光,才练了没几天,13号单位临时安排到江苏出差,一直到24号才返回昆明,期间也没时间训练,就跑了两次10多公里,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说起24号那天,那是相当纷乱的一天,早上5点就离开酒店赶往苏南国际机场,在经历了机场管制、航班延误、高铁改签,换乘了飞机、地铁、公交、高铁、的士等捣腾后,在傍晚7点终于赶到大理古城红龙井酒店的赛事服务中心,赛前的培训会也没能赶上,好在先到的武老师帮我准备了备用头灯、领物单,急救药包等,才得以顺利领到了参赛包。

吃晚饭时,意外的和老同学陈雷大神坐在一桌,得知他也和我住同一家客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同时,也有幸结识了在一桌吃饭的几位男女越野大神们,他们得知我没带手杖,就穿一双路跑鞋,也不带备用头灯就来跑越野,就打趣说我才是真正的大神,其实他们是留面子而少说了个经字,又听他们说起培训会的事,才得知因为苍山防火形势严峻,组委会不得不临时对赛道进行了调整,比赛线路最多到海拔2600米的玉带路,而不能再到达3900米的洗马潭和4092米的苍山电视台,增加了爬升次数,整个赛道总里程是105公里,不由得暗自担忧能不能完赛啊。

这是调整前的赛事线路

这是调整之后的路线

当晚睡得还好,早早起来,吃了面包就出了客栈赶去起跑点——古城南门,此刻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街面清静,和风拂面,但就是整个人没有了以往赛前的兴奋感,觉得很茫然。

到了起跑点,遇到了好几个熟人,照例又开始各种摆拍合影。

海鸥四个小伙伴赛前来一张,最右边是谈飞,这次参加的是55公里,中间的是曾成伟,本次比赛一路领先,但在CP8赛段因身体不适,掉速严重,最后夺得雷越野100男子第四名,我旁边的是武敏洁老师,这次参加的也是105公里,她已经跑过好几场越野跑,赛事经验丰富。

和陈雷大神赛前的合影,之前他一直在跟我放烟雾弹,说什么状态不好,又是第一次跑105公里越野,能在26小时完赛就谢天谢地了,结果一声枪响后就不见踪影,再次见到已是第二天上午了,事后得知他17个半小时就完成比赛,演技和实力都堪称一流。

5月25日7点半,雷越野大理100准时起跑,600多名参赛选手一起踏上105公里征程。

我是排在起跑队伍的最尾,过拱门就用了一分多钟,才起跑就感觉累,打不起精神来,只好慢慢跑,留点体力,计划是22小时内完赛,不行的话就在26小时内,只要不被关门就好。

这次雷越野大理100共有9个打卡点,从古城南门出发到CP1苍山博物馆有12公里,赛道是乡间土路和二级公路。从CP1到CP2白雀寺有9公里,是第一次爬升上苍山,主要石阶和旅游步行道,也是第一次过玉带路,风景很美。

来到CP2白雀寺已是10点40了,这个补给点不错,吃喝的东西也很丰富,在这里偶遇了昨晚一起吃晚饭的张佳玲,感觉我俩配速差不多,就相约一起出发了,这次偶遇事后证明太幸运了,如果不是遇到她,我真有可能就跑不完这105公里了。

关于玉带路,有两个美丽的故事。一是:因为在夏至的时候,苍山上会有大量的水汽,从远处望去,感觉是一条白色的缎子环绕苍山,而这条路就处在这个白缎子之中,故取名玉带路;二是:传说洱海边的七个女儿经常在苍山上洗澡,因为害羞,望夫云给她们遮羞,她们把自己的腰带挂在树上,就形成了现在的玉带路。

穿行在玉带路上,左边是苍山,右边是洱海。

从CP2下山再次回到CP3苍山博物馆有11公里,主要是弹石路,比较伤脚,尤其我穿的是鞋底较薄的路跑鞋,感觉很硌脚,只好尽量选择路边较软的路基跑。12点50赶到了CP3,其实是又折返到苍山博物馆,因接近饭点,感觉是又累又饿,还好这里居然有自助餐,虽然只是四菜一汤,但好过面包方便面很多。

吃饱喝足再次出发

从CP3到CP4感通寺有13公里,第二次爬升上苍山,其中有一段爬升较陡的土路,感觉爬得是上气不接下气,能听到前后的选手都是在大口的喘着粗气,短暂停歇了几次终于爬到了玉带路,上次爬到玉带路是向右转,而这次是要向左转,此时玉带路上的游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有些人还轻轻地对着我们喊声加油!期间经过清碧溪大峡谷,体会到了高山流水的雅致,虽说峡谷的风景不错,但也不敢抬头欣赏,专心注意脚下的每一步,不然一脚踩空那就悲催了,顺着峡谷的石梯顺阶而下,就到了下一个CP点感通寺。

感觉这次大理100的赛道,就是玉带路这一段风景最美,感受很舒服,当然,后面的赛道可能也很美,但我跑到那里时已是夜里,也就欣赏不到了。

到了感通寺,55公里和105公里就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了,张佳玲是跑55公里,她说后面的赛程基本不爬山了,她把手杖拿给我用,说我后面的赛程还要三上三下苍山,没手杖怕是不行(事后证明她说的很对),还把她的能量胶全部给了我,嘱咐我余下的赛程要注意安全,祝我能顺利完赛,我请跑友帮我们合影做个留念,她就向古城终点出发了。

我在CP4拿到了预先存的包,把内裤袜子都换了,换上了压缩衣,把手杖、头灯、电池、充电宝还有媳妇买的拔丝蛋糕带上,开始为夜战做准备。

这里到CP5茶花基地有14公里,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越野,5点从感通寺出来不远就开始爬山,随后穿过一大片坟地,好在是白天,前后还有跑友,也不觉得咋滴,这段的爬升不算大,但是路不好走,基本是土路,有些路段就是雨水冲刷出来的沟壑,很少有人会走,此时手杖开始发挥作用,既可以借力向上爬,还可以用手杖把路两边的树枝荆棘扒开,以免脸部被划伤。

下山后穿过一个村子,跑过石板路柏油路,在天刚刚开始黑下来时来到了CP5茶花基地,听着名字很美,其实就是一间简易的砖房,也没有电灯,用手电和几个头灯做照明,要了一桶方便面,热乎乎的吃下去,感觉好舒服,听CP5的工作人员说下一个赛段是最难的赛段,要爬升900多米,要带够水,吃饱喝足,把水袋加满,8点准时出发了。

来到路上,打开头灯,哎呦,前方的路边就像突然冒出一盏盏路灯,仔细一看,原来是组委会用反光条做的路标,绑在树枝上,每隔10多米就有一块,在黑夜里为我们指明方向。

爬了一段又是一片坟地,这次前后都没人,夜里山风呼啸,纸钱乱飞,感觉阴森森的,如果不是比赛,夜里我是没胆量到这种地方来的,我尽量只看眼前十来米的地方,也刻意不向左右两边看,后来陈雷问我夜里穿越坟地怕不怕,我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怕也没有用,再说一想起是沿着你雷神的脚印前行,心中顿时就充满了阳光,陈雷听后一阵窃喜。

都说越野是下山比上山难,此话不假,下坡是需要腿部力量和技巧的,会跑的人是垫着脚尖,迈着凌波微步的步伐,噌噌噌转眼就看不见背影,而我这种菜鸟就惨了,只能是斜着身一步一步往下梭,一不小心还会摔个仰面朝天,好在地上松毛树叶较厚,也不是很痛,还有就是沿途有很多突出路面的树根,如果脚不提高点,很容易被绊倒,太影响速度了,比上山还慢,下坡时,一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就赶快停下侧身,主动把路让出来,一路上怕是让了十多次,终于在夜里12点06分赶到了CP6宝林村。

在补给点喝到了热乎乎的鸡汤,特意让志愿者多给了几块鸡肉补补,一问刚好跑了70公里,还剩35公里,后面除了还有一小段爬升,就基本是平路,心想最难的赛段已经跑完,6个小时内应该可以完赛啦,事后证明我是过于乐观了。

出了宝林村,跑了一小段平路,来到一个像是公园的地方,进了公园,又开始上山,过了个寺庙,哎嘛,又经过坟地,这次就真不害怕了,因为疲惫已经战胜了恐惧,沿着铺了盖板的排洪沟前行,坡长且缓,爬升还算平缓,不知不觉还是爬到半山腰,已经可以远眺下关城的夜景了。

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又要下山了,而且这次的下山路比较陡,还是灰土路,夹杂着凹凸不平的石块,又滑还硌脚,因我穿的路跑鞋,鞋底较薄还不防滑,只能用手杖往前撑着,一步步向下滑行,如果没手杖,怕是要滚着下去了。右边膝盖是越来越痛,一再提醒自己要小心,千万不能摔跤,渐渐听到公路上的汽车声了,应该是离大路不远了,就这样自己哄骗着自己,咬牙坚持,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真的是下到山脚,一看时间已经3点半了,在路口组委会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跑进了下关城里,连跑带走半个小时,过了两座桥,来到了CP7下关的奥林匹克中心打卡点,刚到补给点,就收到了一个给我加油鼓励的短信,心里感觉好暖。

在补给点稍事休息调整后,四点半又开始上路,从奥林匹克中心到CP8下兑村再到终点古城南门,总共有21公里,刚好半程马拉松的距离,主要是在洱海边的各个村落间穿行,路到是平路,但有10多公里是土路、弹石路和田埂路,比较伤脚板,还容易崴脚。那时身体已经很疲惫,开始感觉提不起腿了,只能是跑一段走一段,路过农田的时候,已经看到有菜农在田间地头忙碌着,天色渐渐亮起来,一看时间快6点了,到了下兑村CP点,打卡后也不敢进站休整,要了一瓶水就继续跑,说是跑,其实已经跑不动了,只能是快走,就着矿泉水下着拔丝蛋糕算是把早点解决了,路上行人也渐渐多了,还遇到几个晨跑的,都大声的给我加油,我想跑起来配合一下,结果根本提不起腿来,只能对着他们苦笑,就这样走啊走啊走啊,感觉最后的3公里咋就那么漫长。

终于越过大丽公路进入到古城,此时的古城在晨光中已经醒来,阳光透过树隙洒下的光影,是古城灵动如水的目光,街边铺面里传出一首好似印度风格的音乐,和着鸟鸣,吐着花香,不经意的闯进耳朵,那是一种类似于咀嚼青橄榄后喝下一口凉水的感觉,清甜甘冽。

转角遇到爱?不是,是转角遇到终点的指引牌,瞬间就有了在沙漠里看到绿洲的感觉,但没有了激动和兴奋,只有如释重负的感慨,打卡后,以奔跑的姿势冲过了拱门,接受了赛事总监、雷越野的创始人于雷先生的公主抱,整个105公里赛程就此结束。

真的结束了吗?

不,也许这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