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是在乡下

他们不知道

六月的第三个星期日

是个什么节

或许知道

但对于一个

一辈子没送出过鲜花

也没接受过

鲜花的男人来讲

就有点公允了

小满之后

天气渐渐变得

如他们的红脸膛

麦子熟了

地里的草疯长

他们一把抓起草帽

扣在脑门上

腰弯成了弓的模样








你再也看不见

他扎你的硬胡茬子

脸贴在草皮上

甚至贴在土地里

本来就黑的皮肤

更黝黑了

他们是进过城的

直活到现在

也没进过一次咖啡馆

他们的嗜好

就是一口旱烟袋

一塑料桶散装的酒

你去田间地头

赶得走满天的白云

撵不动遍地的绿

都不知该喊哪一个

每一顶草帽下

都有一个相同的父亲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