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美篇看见你】


图文/汉晋斋

那一天,乡人们约着,说着,笑着,来到了家乡南岭上的柏树林,那一片绿色由浅绿,深绿到墨绿色,在这仲夏里,使人感到另外的凉意和深的依恋。


于是,乡人们坐在灰黑色的石块上,在绿色的柏树下,在傍晚凉爽的山风里,人们似乎忘却了一天的劳累,唠唠嗑,有时唱上几句。

他们望着山顶上的几株柏树,暮色中,轮廓可见,挺然屹立。有的说,那是村中的坐标树,五里开外就能看得到。看到了,就像到了家,本来干活很累,一下就感到不累了。


有的说,当在山里担麦子,玉米,谷子回家的时候,腿,腰,肩,酸软疼痛,连连叫苦,看到它们就像看到了两个巨人,威武不屈,神采奕奕,身上立刻便充满了力量,浑身上下都是劲。


有的说,一位离别家乡在外多年的老军人,常常问家乡南岭那片柏树咋样了,多粗了,多高了,结多少柏籽?这宛然成了一种牵挂,一种思念,一种乡愁呢!

是的,家乡的南岭,那片绿色的柏树,再寻常不过了,那里南北狭长,方园不过数里,且碎石薄土,别的树似乎无法在此生存,而一片柏树,却不知从何时在此安家落户。


在老辈人的记忆中,好像就没有长大过似的,总那么瘦弱,难怪家乡的那位老军人来询问,也许老军人早已意识到这一点,才格外关注那片家乡的柏树林。


其实,也不难理解,山岭岩石,一层薄土,树根都扎不下去,露在外边,弯曲着,相互穿插,根连着根,抓紧每一块石块,抱住每一点土,让每一点根须扎入坚硬的缝隙。


于是,形成了奇妙的网格状,纵横交织,如地图一般,载着时序的每一个节点,如一条条脉管,时时跃动着鲜活的血液。


它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将雨水尽量留住,将霜雪细细珍藏,传递着心中美好的爱,将瘦小的身体支撑,将希望托起,伴着日月,走过风雨四季,走进苍桑的岁月,走进了家乡人们朴素的生活里,融入生命不屈地抗争之中……

小时候,常在家乡南岭柏树林里玩。野花野草丛生,绿一片,红一片,白一片,黄一片,围着那些露着的柏树根。有时小伙们从别处挖来土,想盖上树根,让它更好生长。


有一种小鸟,黄绿色,往往十几只一起,扑啦啦飞在柏树间,在树枝里上上下下,嘀哩哩地叫声不断,就连做窝也选择家乡南岭的柏树了……


柏树四季长青,尤其是冬天,家乡的多座山上柏树一片绿,使人在萧瑟的日子里,仍然感到绿色生命的能量。


其树皮褐红色,纵向开裂,常有几点透明的树脂挂在一边,粘粘的,有着较浓的柏香味。稠密的枝子,叶片鳞状,呈着锥形向上生长,尤如巨大的毛笔似的,在山上时时书写着绿之奇,泼染绿之油彩。

我曾问过乡人,柏树开花么?大部人没有注意,其实是开花的。


在3至5月,叶间有着褐黄的小花,球花单生枝顶。绿色的球果近卵形。球果秋后成熟开裂,木质,翅状,呈紫褐,紫蓝,种子长卵形,油脂大。


收这种种子时,乡人们把床单铺在树下,用杆子打,收起后,主要喂鸡用,壳子烧火。有的说可做药材。


后来才知道,做药材的是另一种柏树,叫侧柏,著名的【柏子养心丸】就是指这种。我不懂医药,不敢多说。

不过,柏树分园柏,侧柏,龙柏等多种,因其常绿,是绿植的最好品种。


我家乡的山上,栽得最多的是柏树。有时在我的家乡说,满目青山,多数是因为满山的柏树,其覆盖率之广之大是无法形容的,有的就是柏树山,柏树岭,柏树林。


而在百丈的悬崖峭壁上,柏树虬曲垂挂,柏树盘旋直上云霄,奇逸横生,虎踞龙盘似的,总有一股子劲,总有一种力量,总有一种顽强的精神!

哦,那挺然向上的,傲立于家乡南岭之上的柏树,紧紧地相连,相抱,根连着根,叶连着叶,枝枝叶叶总关情!


不怕穷土,不惧恶劣的环境,有着极大的耐心,有着坚强和不屈,有着感恩自然四季之情,更有着无尽地思恋,并深深地爱着那片生于斯长于斯的黄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