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父亲节,远在天堂的老爸您还好吗?

儿子想您了!

再叫声老爸,您能听见吗?自从您走后,爸爸这个称呼让我无处去喊,无处去叫,失去叫爸爸的资格后,思念和悲伤就永驻我心中。

记得四年前的那个早上,女儿的电话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当我冲进家门,看到您瘫坐在地上吋,泪水就已寝满了胸膛,我至今无法原谅自己的是,头天晚上在家过生日的我,为啥没给您敬杯酒?为啥没好好的叫您一声爸爸?为啥在没多陪陪您?一切的为啥,为啥,让我至今想起您就流泪。

往后余生,我再没有了生日,只有对自己当初很多为啥,为啥的自责,和对您的无尽思念。

人们都说时间会淡忘一切,而我切身体会,那只是没有永刻心间,24年前奶奶临走时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爷爷去世的那个早上,记忆依然尤新,当初的情景,总会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每当我路过中医附属医院吋,不由自己都会抬头去看三楼那间抢救过您的病房。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我的生日,您的祭日,是天意让我对您永远思念,还是巧合让我把你埋在心间。

我总希望在梦中见到您,却从没梦见过您,我知道,您临走时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对我说,只留下我把您从地下抱起吋,您看着我以说不出话的那种无助的眼神,我知道您的无数话语都寄托在那个眼神中,而我无法知道那个眼神给我留下什么样的吩咐和嘱托,不过老爸您放心的云游四海吧,儿子会竭尽全力孝敬老妈,维护好血浓于水的亲情,让老妈安享晚年,来回赠您那寄托于我的眼神。

不知为啥我总有种感觉,感觉您没有离我们远去,只是把肉身化为灰烬,把多年折磨您的病痛彻底消除。而您的灵魂就在家的附近,无声无息观望着家人,守护着我们。

在这个世界,没人知道您去的那个地方是否真的有天堂,但我确信您的灵魂在您工作,学习,生活过的地方云游。

等我有时间,我会带着老妈携上您的灵魂,去西安的东大街,看看您儿时无忧无虑成长的地方,去西交大,感受一下您在课堂朗朗的读书声,去山丹看看您曾经奋斗过的足迹,去张掖会会您为数不多的老友。望您在天之灵,保佑您的儿子,心想事成,愿望如意。

如果真有来世,我还做您的儿子,在深情的叫您一声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