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无言,父爱无边,未及成字,泪已潸然。又到端午,总会想起父亲,想起小时候,他亲手做的粽子,荷叶包着的糯米糕。那喷香的糯米,甜甜的红枣,芳馨的味道。每到此时,思念之痛,泛滥心头,平复的办法,说也简单,就是吃粽子,早晨吃、中午吃,晚上还吃,吃出父母爱的滋味,吃出小时候的记忆,吃出对父母的无比思念。

父爱如山,对父亲的回忆,总与山在一起。忆昔儿时,父亲风尘仆仆,里外忙碌,是家中顶梁柱,儿女之靠山。家男孩取小名,总带山字。每天出工,骑车上山,多年管石灰窑,天天围着山。父亲年高,奉主归真,与母亲长眠南山。

父亲祖居金岭,幼小虽逢乱世,家境尚可,祖上名人辈出,曾出举人、进士,王宅闻名遐迩。家兄妹五人,大姑、二姑早逝,剩伯父、父亲、小姑三人。

先伯少读私塾,毕业益都师范,在镇上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学贯中西,精通医学,受人尊重,乡邻皆称先生。曾凭一己之力,编纂《王氏族谱》,为金岭《王氏宗谱》之根源。


父亲自幼受教于先伯,很多语文、算术基础,均受先伯指教,后在生产大队干保管、会计多年,可谓受益匪浅。父亲一生敬重先伯,言听计从,从未争执红脸,逢年过节,礼品孝敬,平日有暇,请家款待,喝茶聊天,谈笑风生,家人耳读目染。

听父亲说,我有三个姑姑,个个品相端正、俊秀。大姑嫁给周村杨家,姑父经商在外,婆婆严厉,大姑抑郁,英年早逝。二姑与我母亲换亲,经父母之命,媒妁之约,嫁给我大舅,先伯送妹出嫁,看亲家小女,眉清目秀、聪明伶俐,即提换亲,遂成我父母姻缘,共结连理,栉风沐雨,六十余载。

父亲早年,正值国家离乱、人民涂炭之秋,先祖父在世时,父亲与先伯,两支同堂。先伯在镇上教书,家里农耕活计,均由父亲安置,为贴补家用,还做生意,卖小磨香油、豆腐煎饼。因诚信经营,料、工考究,也生意兴盛,深受乡民欢迎。

父亲一生简朴,乐善好施,对自家亲戚,关怀备至。小姑嫁给张家,一生辛苦,拖儿带女,父亲对她关照有加,可谓逢事必躬,兄妹感情至深。犹记年幼,跟父去小姑家,盖房、娶亲,忙里忙外。平常日子,逢年过节,小姑常来看望,打开话匣子,跟哥嫂拉呱,没完没了。


父亲一生劬劳,忠厚处世,在村中任会计、保管多年,经手钱粮,一丝不苟,两袖清风。犹记年幼,父亲任职大队,主管副业,多有建树,建成镇上第一个石灰窑、制砖厂。那时生产队挣工分,搞副业挣提成,每年年底,来大队结算,有砖厂、石灰窑,有林业队、水利队,算盘啪啪作响,票子花花绿绿,人来人往,个个喜上眉梢。

父亲一生磊落,待人至诚,常说"做人要说话算数,言而有信",视信誉如生命,视宽容为首善,在砖厂石灰窑,负责多年,村里人修房、盖屋,运石灰、拉砖,总身体力行,提供便利,深得大家尊重。小时跟父亲,东跑西窜,认识很多长辈,有的成忘年交,提起我父亲,众口一词"好人一个"。过去回族家有人无常,要抬着榻布,上山送葬,遇大热天,人们汗流浃背。父亲在石灰窑看场,总备好一盆开水,端到路边,供人饮用。记得父亲去世时,送殡队伍接踵而至,人山人海,很多人自发前来,正应那句"好人有好报"吧。

父亲自修不辍,博才多艺,无论烧石灰、制砖,会计保管,耕田农种,集市买卖,养花种菜,都是行家里手。受父影响,子女也学业精进,有一技之长,大哥心灵手巧,铁匠、木匠,样样在行,大姐与姐夫经营多年,马荣酱牛肉成淄博名吃、非物遗产。

我的童年是快乐的,儿时常跟父亲出工,坐上自行车,手舞足蹈,好不得意。到了砖厂、石灰窑,大人忙着干活,小伙伴们疯玩,爬山坡,下水库,逮蚂蚱、挖泥鳅,捞鱼、摸虾,从日上三竿,玩到金乌西坠,玉兔东升。父亲干活间隙,跟他上山,去林业队,总有好水果,犒劳大家。夏天桃杏李,秋天苹果枣,大快朵颐一番,撑得肚皮疼。

光阴荏苒,七〇年开春,我上小学,父亲千叮万嘱,要我好好学习,对得起王家书香门第。

听父亲说,过去金岭大街上,曾有大小两牌坊,王家祖上曾出大孝子,在南方做官,因品行高洁,不与同僚合污,加挂念老母,辞官还乡。其母仁爱一生,颐年百岁,经官员呈请,钦批敕建“百岁坊”,此为大牌坊。其母归真后,为报母恩,守墓三年,并抄写《古兰经》三十本,孝子去世后,乡绅敬其孝道,建孝子牌坊,此为小牌坊。

还听父亲说,我老家西屋,为祖上老举人书房,常以文会友,南来北往,登门拜访,络绎不绝。老举人去青州赴考,主考见他一眼有疾,说:“独眼龙难入沧海”,老举人立答:“半边月照亮乾坤”。老举人学问大,世人公认,还教子有方,长子亦中举,次子高中进士,先后任岳阳(今安泽县)、大平(今襄汾县)知县。三子科考国子监,学问精深,著《诗稿选》一部、《春鹂集》五卷(今收藏于山东省博物馆)。老三天资过人,读书过目不忘,据说能背《康熙字典》,曾因一字与考官当堂争辩,背康熙字典哪页、哪行,后人传“王烳王烳好大胆,大人面前背字典”。

十年磨一剑,在父亲的谆谆教诲下,我从上小学,升初中,到上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历经十年寒窗,八〇年考入山工,鲤鱼跃龙门,跨入大学殿堂。父亲实现心愿,非常高兴,出门满面春风,王家又出人才,光耀门庭,街坊四邻问道,夸书香门第,后继有人,父亲扬眉吐气。

春去秋来,大学四年寒窗,奋发学习,父母于家辛勤劳作。学期放假,上山看父亲,堂前屋后,种着各种蔬菜,有茄子、辣椒、丝瓜、番瓜、豆角,五彩斑斓,馨香宜人。田野里,各种鸟叫声、蝈蝈声,交相辉映,悦耳动听。

后来山上建厂,父亲回家,不顾年老体弱,重操旧业,做香油、麻汁生意,每天早上外出,推着小车,走街串巷,渴了喝口热水,饿了吃口干粮,直到日暮时分,方才回家。我之成长,靠父母汗水侵润,我之学习,赖父母辛勤支撑。


斗转星移,大学毕业,为照顾父母,我主动返乡。父亲叮嘱,好好工作,虚心学习,“没有金刚钻,难干瓷器活”,学到真本事,方能成家立业。父亲靠辛勤劳作,卖香油、麻汁,靠家人亲友帮助,家里翻盖新屋,了却一件心事,小儿子将来结婚,家也有模有样。经人介绍,我和爱人喜结秦晋,父母亲欢天喜地,接小儿媳妇进家,结婚照片上,父亲双眼熬红。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转眼十多年过去。父母年岁八十,母亲开始健忘,身体渐弱,时而清醒,时而糊涂,需人精心照料,父亲为不牵扯儿女,主动担当,照顾母亲。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三年过去,父亲照顾母亲,帮她穿衣,喂她吃饭,有时母亲外出迷路,父亲穿街过巷,全力寻找。父亲常心怀感恩,对我们说"你娘给我生了你们,成就这个大家庭,跟着我吃苦受累,照顾她,我无怨无悔"。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装做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

父亲勤俭持家,把儿女带大,为上学操心,为成家操扯,可谓含辛茹苦。日子虽艰辛,却熬得四世同堂,孙男弟女,成群结队。父亲笃信主道,平日生活节俭,粗茶淡饭,却乐善好施,斋月乜贴、公事人情、乡邻问候,总捷足先行,于亲朋乡邻中,威望颇隆。父亲一生清白,不光夫妻相敬如宾,子女孝顺、儿孙满堂,且教育有方,后代继承门风、人才辈出。儿子考上大学,是父亲一生的骄傲,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是父亲生活中最大的慰籍。


父亲寿高,长归真主,子女抚碑,想念慈颜,辞不尽意,言不达情。

天寒新岁惊残夜,涕洒床前已满巾。世事悲怀托作梦,一生清白到归真。含辛茹苦陈年事,耀户光庭后代人。新土诵经祈主佑,泪花偏共雪纷纷。

父亲走了,留给儿女无限凄楚,永恒怀念。常常梦中,依稀老家庭院,榆钱晃动、丁香怒放,满树槐花,风中摇曳,似父母笑脸,迎儿女回家。清明端午,依稀在家分鸡蛋,包粽子,水饺一桌满盘。每逢月圆,依稀又见家人,围坐院中,吃月饼、瓜果,品茶赏月,笑语欢声,听先伯讲那,月宫嫦娥、玉兔,还有吴刚、桂花树。常常梦中,依稀山上堂前屋后,各种蔬菜,紫的、绿的、红的、黄的,五彩斑斓,看到蝶蜂飞舞,听到虫鸟齐鸣。


父亲走了,漫天白雪,为父亲送行,父爱的光辉,永远激励儿孙,奋发向上,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