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要跟山风作对

也不是背囊越来越沉

更不是故意把头低下来

当心间区传来

一阵又一阵隐痛

你知道的

我已抵达难以抗拒的海拔

那些強烈地散光

好像都聚集在一起

形成了一束

而昨夜下着今天的大雨

倚在一块壁岩上

我揭掉一层厚厚的青苔

摸一下它粗糙的表皮

我只能以沉默方式

与顶峰保持一个人的距离

有些细节已遗忘






我在半山腰迀回

并没和一些

屋宇和寺庙对峙

一条山谷里的大河

是孤独的

如果两个孤独叠加

就不会

如松林与松林之间

是空的

我无须将人造的孤独

置于这浑然天成的

孤独之中

我的行期将满

没时间弯腰拾起

一地的苍耳子

我已不再完整也不用拣了

就把这簿薄的肉身交给苍鹰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