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入诗友: 邵顺利 宫传礼 胡景翠 林培森 李瑞君 于贻琦

图片: 网络

制作: 于贻琦

七律.忆儿时麦收之一(新韵)

文/于贻琦


风吹热浪涌乡间,麦海金涛铸壮观。

听子前门方下地,看媳后户正磨镰。

手心暮起十枚泡,背上朝增万粒盐。

大道声声催马紧,晕头戴月也心甜。

七律.忆儿时麦收之二(新韵)

文/于贻琦


六月风催陌野黄,海滨百里夏收忙。

低头镰落银光闪,挥手锨飞金色扬。

腰背难直嫌麦少,肌肤易破愿天长。

露湿夜半秸中卧,一枕南柯新饼香。

七律.忆儿时麦收之三(新韵)

文/于贻琦


午间日箭射村西,饭罢匆匆却恐迟。

石磙竹耙新扫帚,毛巾草帽旧麻衣。

驱驴大爷扬鞭慢,起场三叔叉麦急。

最悯姑娘羞脸蛋,须臾红粉化灰泥。

七律.忆儿时麦收之四(新韵)

文/于贻琦


远近虫鸣夏夜凉,梦中醉嗅麦清香。

身铺乱草衣当被,头枕残砖地作床。

久眨满天星斗眼,不熄长夜马灯光。

雄鸡三叫东方晓,未几回眸身影长。

七律.忆儿时麦收之五(新韵)

文/于贻琦


东邻晒麦备收藏,驱鸟娇儿耍水枪。

结伴顽童滑木马,举家麻雀盗金粮。

日偏入袋丢一斗,父正低头斥二郎。

稚子岂知斤两少,怯声仰脸喊亲娘。

收割

文/邵顺利


布谷鸟的叫声

传来故乡一场轰轰烈烈

全家老少齐出动

大战小麦收割三天三夜

黄金潮涌漫山遍野

点燃了故乡的激情狂热

一辆辆满载的拉麦车

一首充满喜悦的丰收歌

翻波的金黄里

我一眼认出当年的那一棵

死扯土地将母亲手割破

父亲随手拔一棵七七菜止住了血

群山把夕阳慢慢吞没

树梢还残留一抹鲜红的血色

打麦场挑起夜战的灯笼

如久途劳顿的饥渴

儿时麦收的记忆

文/宫传礼


昂起的穗穗锋芒

唤醒金灿灿的梦想

儿时麦收的记忆

流浪在云朵连接的故乡

层层起伏的麦浪

裹着泥土香

沁透了丰收喜悦

的心房

父亲手中飞舞的月芽刀

血染金甲黄英的疆场

黄牛徘徊的蹄印

铸就了打麦场金色的辉煌

时光荏苒

机械化碾压单兵力量

战三夏的阴霾从此躲藏

麦芒也不再扎在童年的心上


2019.06.15日7时于青岛即墨

七绝.夏日收麦(通韵)

文/胡翠景


烈日炎炎似火烧,金黄麦穗霎风飘。

银镰飞舞一篷帐,汗水如湍浸满腰。

七绝

读于校长忆童年麦收有感(新韵)

文/林培森


夏收喜庆笑声扬,也忆山村麦海黄。

游子江南思绪涌,梦中携弟运新粮。

七律.儿时麦收(通韵)

文/李瑞君


黄杏频频荡树梢,风吹麦海涌金涛。

披星壮汉镰刀舞,戴月娇姑汗水浇。

稚子田间将穗拣,老翁树下把茶烧。

全民踊跃忙三夏,期盼丰年户户饶。

忆儿时割麦子

文/刘泽周


披星刈麦趁风凉,父母争先落我长。

无奈回身寻小弟,何时蜷睡木车旁?

收割

文/邵顺利


光阴不再眷顾你的青葱

因为昨天已成曾经

你成熟了

金黄的皮肤里

更显得你老成持重

你的饱满情怀

带给人们无法抑制的激动

隆隆的割麦机

伸开长臂与你相拥

一场热烈地接吻

你终于

有了爱的结晶

一个个滚圆的胖娃娃

争先向布袋里蹦

麦收

文/墨痕


布谷鸟引喉轻弹

一场轰轰烈烈的音乐会

响彻五月的田间


油菜花的序曲刚刚淡下去

金黄的波涛滚动着远天

壮阔波澜


这乐声夹杂着奔腾嘶鸣

起伏着大山按捺不住的激动

一场战事上演

成熟的韵律迭宕起伏

饱满的籽粒起舞在琴键

一条条大嘴巴口袋撑得滚圆滚圆


归仓是音乐会的尾声

黄金甲终于退出轰轰烈烈的五月

知了更换了季节的内涵

6月17日,《七律.忆儿时麦收》一至五发表于《中华诗博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