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在船舱

一壶花雕饮至一半

有月唤我

光下闻到你的声音

如听露西亚·米塞莱丽的演奏

如果再往前三十年

或后退三十年

我会跪下

靠近你

也许会和你一起痛

一起哭

抑或深情相拥

揉捏内心的波动

但现在我不会

在如此淡定的静默中

只有你凝固的苍茫

辽远与空旷

就够了





天地原来是可以不老的

而我也觉得

自己这一刻未老

有了第一杯酒

作情感铺垫

就不仿

再喝一杯让情绪饱满

然而

一切是猝不及防

甚至又有亲朋离开

你现在看到的

是白日里的波澜

我说的是在月光下

有人西楼吹箫

半夜三更

我又一次轻轻来你身边

以确认

一切安然无恙




摄影诗歌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