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之事常常如此:经历时疼痛不堪,数年后亦不过一场回忆,再难忘的瞬间也不过是一些支离破碎的残骇。也许唯有繁华落尽时,我们生命的脉络才清晰可辨,那些疼痛原本就是生命的组成部分,不能躲避,无法绕行;未来的某天,过往疼痛的感觉却在不经意之中温暖整个曾经。

言归正传,还是来看图吧。

黑脉华斑蝶

蝎蛉

大红纹凤蝶

这是大蚊?第一次见这么大的蚊子。

小猎蜻

幽蟌科短尾幽蟌

叶蚤

小蝽象(象鼻虫)

红胸长金花虫

短尾幽蟌大眼睛

叶甲


不知什么虫的卵

长脚盲蛛

食蚜蝇

叶蚤

蚂蚁

食蚜蝇

蝎蛉

短尾幽蟌

黃腹洵蟌

短尾幽蟌

蝎蛉

步甲

叶甲

幽蟌科

弄蝶

蜻蜓

灰蝶

蜜蜂

食蚜蝇

细蟌科

细腰蜂

金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