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依菡一个人呆在屋子,此时百感交集,嘴里念叨,好烦!好烦!好烦!赵会,这个与她朝夕相处了三年的同事,无话不谈的朋友,即将别离,她是心酸的。她拿起手机,想问问赵会几点动身,这时,轻轻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赵会走了进来,肩上背着一个旅行包。

“我要走了,来向你道个别!”他说。

“谢谢你!临走前还知道来看我,难得有此心!”姜依菡强笑道。

“不来道个别,走了有人会骂我呀”,赵会笑道,“要分别了,给你送个礼物!”

姜依菡心里高兴,急切问是什么好玩的。赵会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粉色笔记本,在眼前晃了晃。

“就是这个,喜欢吗?”

“好漂亮!哪有不喜欢你送的礼物,哈哈!”她一把就夺了过来。看了看赵会,笑道:“里面不会是忏悔录吧,土锤!”

“哪有可能啊!”赵会笑了。

“我走了,你忙吧!”

“我送你!”

姜依菡戴上眼镜,送赵会来到一个私人面包车跟前,赵会说:“好了,你回去吧!辛苦了!”

“要送就送到站,送到半路像个啥!”

“好了,再送就送到车上去了!”赵会笑道。

“真土锤!”姜依菡微微一笑,“再见!祝你好运!”

姜依菡转身要走了,她无限失落的抛出了一句话,“你走了,我也会离开这里的”。赵会凝望着她美丽的不断远去的背影,一股凄凉的感觉从心底徐徐升起!

  姜依菡回到宿舍,心情低落,也没有胃口吃饭,直接上床躺着。她心里好奇,就打开了那个笔记本,心想,这个土锤还不是送了一个空本子,把她当学生看待了,这个书呆子!可是翻开后,里面却是一篇篇日记,她再也没了睡意,默默地读了下去……

菡回家订婚了。

菡订婚了,这几天!

阴雨真让人心里沉闷!

 下午太阳落山时,菡终于来了。她红光满面,显得很高兴。她给在座的每个人两个糖,大家都笑开了颜,因为她的热情好客。

然后,大伙一起出去吃饭,算是祝贺她吧。学生看见她,就笑着招手,还有的在远处呼喊“姜老师好!” 学生感觉她那么新鲜,因为她几天没来了学校。

可是,我感觉到她的笑容里深藏的忧愁,这使我也高兴不起来。所以,吃了饭,我就提前回学校了。

唉!不见她的时候,我情绪低落;她来了,为什么我还会苦恼!

唉!我还是忙自己的事,不操她的心好了!

菡去参加舞会了。

昏黄的灯光下,我一边看着书,一边担心她喝多了酒。

月亮已经升起。 办公室的成员,一个接一个,从酒场溜回来。

菡酒量过人,至今未归!

过了好长时间,她终于回来了,最后一个,没有醉意,真厉害!

她首先找她的凳子。

“谁给我凳子上写名字了?”她问道,然后转向我,“是你吗?”

“不知道!”我生气的说。

一个同事凑过来:“那是谁写的?奇怪!”

“哦,是我写的”,她大声说,然后又凑近我,放低声音说,“喂,土锤!我救了你!”

“我们都在玩,你为什么回来了,光知道看书!”她又说。

“因为我的生命苦短,你的人生漫长呀!”

“哈哈!”

那是昨天,全体教师要到教室里听公开课,我在她的椅子上写了一个菡字,以免她来找不到她的椅子,也防止办公室的椅子拉到别的房间去。

她上次回家订婚时,给我书里夹了一个条子,条子上写道:

我走了,

我失落,

请你别失落!

在这些字的下面画了一个笑脸,又写道:“哈哈,好好学习你功课,也记着给我好好替课哦!”我这时看见这个条子,不由一阵好笑,就把条子递给她。

“好诗!”我说。

她收起来,放进抽屉,嘴里说:“废话!”然后,一个劲的翻着她的抽屉!

“该到休息的时候了,你在找瞌睡药吧!”

“嘿嘿!关你啥事?”


下午,我正和几个朋友谈得高兴,她走过来,很生硬的对我说:“看书去!”

我拿出来考研英语书,正要读,我看到书没有包,就说:“你给我包了书,我再读!不然我不读!”

“哈哈,行”,她高兴地说,马上就动手了。她先选好报纸,把一面蓝色版面的纸做封面。又拿出抽屉里切苹果用的小刀子在桌子上划纸,动作很是冒失,方法显得很幼稚。有好几次我都帮着她,生怕为了这本破书而伤了她的手。

看着她不停的忙碌,一阵阵激动涌上我的心头。我的心里反复问自己:“她是谁?我又是谁?”

唉,这里山高水远,条件极差,这里的人勾心斗角,她困在这里,真可惜,真可惜!

是她,一天天的给我鼓励,给我力量,让我重新找回自己。我一定得争气,不要让她为我承受的压力白费!

她又取来胶带,把折角粘好。

“好了,拿去吧!”

学区专干又把她叫去了,说义教资料还没完善好,她得接受培训。

菡是憔悴而疲倦,但她还是去如风!



学区给我分了一个辍学生,让我去叫。

这个周六,不给教师休假。

今天我起床早,准备了些吃的。菡打来电话,说等一下她,她要陪我去。

我们出发时,太阳已经升起。沿着沟边,我们边走边打听,一路欣赏着这里的山水。山沟很深,一往下看,有一种晕眩感。菡根本就不敢看,往过走时,腿都有点发软。她时不时的拉几下我的胳膊。

阳光灿烂,可我们已经受不了热了。好在前面终于有了一棵大树,我们就在树下休息了。这时,前面小路转弯处,一个老人赶着一群羊,徐徐而来。只听那老人唱道:

你在她的身旁会知道

会知道恋曲应该怎样唱

你在她的心上能感觉

能感觉生命永远的吉祥

哎呀呀,哎呀呀,哎呀呀哎

能感觉生命永远的吉祥

哎……

他唱的是花儿,菡都轻声跟着哼起来了!他看见我们,突然停止唱花儿,黝黑的脸上显出一阵惊喜。我们主动上前,问那个学生的家,老人高兴的说道:“你们是老师啊!你们刚问的就是我的孙女!”我们也非常高兴遇得这么巧,他说他家就在前面不远处。

老人姓海,我们说明来意,老人说他也想让孙女回学校去。他马上把羊堵住,调转头,说:“来,我带你们去我家!”

老人手里还拿了只笛子,菡笑着让老人把刚才那首曲子吹出来。老人很爽快,立马就放到嘴边吹起来。那笛声悠扬,凄婉,菡完全沉浸在音乐中了。我帮忙堵着羊,不让它们吃路边的粮食,不大一会儿就到家了。

他家住的是窑,里面光线幽暗。学生她妈听见是老师来了,匆匆忙忙从另一个窑里赶过来,给我们上茶,她的热情与朴实,让我们很是感谢!

家里情况很是不好!

“我们女子也忙罢了,明天就来学校念书,你们辛苦的亲自来叫来了。”

“家里没钱,粮食也不成,就养了两个驴!这现在干啥都靠这两个驴了,耕地,种地,粮食黄了,还要往回来驮。娃娃坐家里也没啥干的,驴我就喂了!”

“她爸跟集走了,这几天也闲着呢。她爷爷一天放了几个羊,家里这就这么凑合过着么!”

她要给我们做饭,被菡阻止了。我们要走时,她从另一个窑里提出一个塑料袋来。

“你们是城里来的,我这里有点荞面,你们拿去吃去。”菡推辞着不要,可还是受不了她的缠,竟然提上了。她掏出一百元钱,递给那女人,让她给孩子买些学习用具,那女人就是不要。最后,经我的劝说,也就收下了。

“你咋劝得这么卖力呀?”菡轻声问我。

“又不是我的钱,哈哈!”我低声道。

“嘿嘿!土锤!”

我们临走时,老人又把羊赶出来,正好是一路。老人说:“你们外面来的老师,都认真教书,就是好!本地这些不好好教书,刚是个事情多!”

“哈哈!”

路上,老人又给我们唱起了花儿:

院子里呀还呀是啊

摆着那盖碗茶

院子外还开着那

满墙的牵牛花

麦子熟了盛夏

庄家再一茬

就像奶奶纳的鞋底

密密麻麻

……




下午,我正在做题,她不停的嚷嚷:

“郁闷!”

“郁闷!”

“真郁闷!”

“你不要吵了,好吗!”我大声制止。

“你说的啊,好!”

然后就再也不说话,问话也不应,我还真郁闷了。饭也吃不下,都在挨着饿!

唉,我真不该惹她啊!


今天早晨,我起得很早,打算回城镇在席书书店呆一天。菡却说,等她下午一起回。

她抱来一大堆义教表,让我帮她查对。唉,我怎能不听她的,于是合上书,核对义教表了。整整一上午,眼睛都要冒火啦!

中午,我回宿舍休息,感觉眼睛花的要看不清了。可她仍在不停的查对,为的是下午回家。

我答应一点来办公室查表,可一觉醒来,已经两点多了。我推开办公室的门,四下静悄悄的,只有她一个人在翻得纸响。那俊俏的背影,披落肩头的略黄的直发,还真是一道美景!

她抬起头,微笑着,双眸流露出疲倦和感激。她说:“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呢?”,我说:“睡醒了”。便接过表册,让她去休息,可她不肯。一直没有停止,终于赶在五点前,把表册查对完了,现在终于可以回家,她高兴得手舞足蹈!

专干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突然宣布,搞义教的人员不放假。那就是等于给菡

一个人不放假!还说,义教验收,政治任务!

菡最终不敢回了,满面愁闷,在楼道走来走去。

我几次给她壮胆,她就是不敢走!  

从早到晚,一刻不停,任务都超额完成了,她还不敢回家,真是一个懦弱的女子!好像这里,只有菡才有政治任务!

我下了决心,一个人来到路边等车。

风,呼啸着;土,不时的劈头而罩;无边的凄凉顿时爬上了心头。我看见教学楼的楼道里,她还在那里徘徊,看见了我,立了会,缓了缓,又缓了缓……

我感到了她的内疚!

汽笛响起!

我上了车!

又一阵凄凉袭上心头!这里的周末,会留给人几多抑郁,几多惆怅!

车在缓缓的行进!

我心里突然一阵不安,我有困难的时候,她步行几十里路,帮我劝返学生,我这样走了,怎么对得住她呀!我走了,她一定会孤独,凄凉,甚至于悲伤!

我从车窗里瞥见那孤零零的教学楼,心里再也没有回家的勇气!

我下了车,往学校走去。




今晚,我喝多了酒!

草草吃了饭,就直接来了学区办公室。

她自然在这里查表。

“你休息去,我来替你!”

“你休息去吧,怎么喝酒了?”

“没喝多少!你没有吃饭,你休息,我替你干会!”

“是我自己不吃的!”

下午,她生了我的气,便没有吃饭,她的眼睛告诉我,她很疲倦!她静静的看着我,像是好久没见过了。我也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内心的清纯,还有那善良!

“你这几天又没看书了!”

是啊,我是真的没翻书了,我的时间都到哪去了?


唉!我真不该出来。她忙碌了一天,又要来请我吃饭,她的真诚坦率,好感动人!

早上,她给了我五十元钱,我买了两本英语书,现在所剩不到十元了。我真的好惭愧,今晚只能由她来破费了。她提出吃麻辣烫,我啥话也没说,只是陪着吃,结束时,她付了账,唉,我真的好惭愧!

我提了她的包送她回家,走了会,我逗她说,“你现在自己回去吧!” 她突然变得很不高兴,“我要去我姐家,在城外,你送吗?不送我坐出租去!” 说着,就要扬手挡车,我说,“还是我送你吧!” 她立刻就显得高兴起来,一路都是她在说话。

“我念书时,总有同学送我回家,而且经常换人,我妈说,换这么忙,不像找对象的!”

“谁知道!”我说。

“哈哈!那天在咱们学校,我上楼梯时,一步三个台阶,学生说,我一定是一个急性子的老师!后面的学生也都变成一步三台阶了!”

“你走慢点行吗?我都跟不住了!哈哈!”我被她的话惹得大笑,突然发现自己落后几步远。

“上大学时,也有人送我回家,我当然是我们中最快的,有一次,一个男生送我回家,他走着走着,就会向前跑几步!”

“哈哈!你像雾又像风!”

“是吗,现在当了老师,得拿稳些了!”

“这种性格人缘广啊!”

“哈哈!再不能活泼了,也老大不小了!”

她微笑着,没有再说话。

很快就到了长街的尽头,也到她姐家门口了。

“你该回去了,你反正爱走路,今晚就让你多走走!”

“你毒蛇啊!”我骂道。

“哈哈!那你坐车有车费吗?”

“谁没有啊!”

“我再给你五十元,坐车回去!”

我想,反正没有钱,已经拿了她五十,再拿五十,凑个整数好给她还。

“谢谢!”

唉,她真好!

她笑了笑,就去敲他姐家的大门。

我又步行回家了。


早上,菡看着一张钻戒的图画,问我,“你看这个戒指好看吗?”

“难看死了!”我随意说道。

也许她真的喜欢那戒指,便非常生气,问她什么,她都不搭理我了。

下午,她又在翻看那图画,我说,“你再问,我来答!”

她竟高兴的问起来:

“这个?”

“好看!”

“这个呢?”

“好看!”

“那这个呢?”

“也好看!”

“哈哈哈,为什么都好看?”

“我哪敢胡说呀!”

她显得满意极了!笑道:“那你给我买去!”

我笑着说,“哈哈,还轮不到我吧!”

她竟然说,“轮到你了,买去!”

唉,她咋办切!


转眼已是深秋,天气一天比一天凉。我的录取通知书来了,可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菡也知道我考上了研,并且为我高兴了好几天,可她最终还是藏不住失落,心情一天不如一天!

下午我收拾好行李,心里寂寞,就出去走走。我还是沿着上次去叫学生的那条路,一步步的往前走,村民都忙着收玉米,还有挖土豆的,山里没有了春夏的气氛,我感觉这四下里好冷清啊!学校就坐落在群山当中,放眼望去,无尽的山啊,苍苍茫茫!我继续往前走,这回我沿着沟边走,一点也没有了晕眩感了。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有的农民背着土豆,有的背着玉米杆,往回走,山村到处都升起了炊烟。放牛的吆喝着赶牛回家,放羊人也用呼唤声哄着羊群跟在后面,羊边走边吃!

这时,我隐约听到了那位海老人的花儿,便立住脚,在夜色朦胧中,辨认他!他在前面走着,羊跟着他,好像分享他的花儿似的!老人的花儿和炊烟一样,弥漫在山间!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地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你身旁

今天我要离去在人海茫茫

啦啦啦啦啦……

十一

本是夜深人静时,外面却狂风肆虐。我关了灯,正准备睡觉,菡打来了电话。我问了几声,不见回答,只听见里面音乐在响,想是菡已经睡下了吧!听得出是《网络情缘》。

“轻轻的告诉你,我是真的爱过,你的泪你的笑深深牵动着我……”

混合着这歌词,我隐隐约约听见了她在抽噎。问她怎么了,她不回答,听着听着,我的眼泪也来了。

窗外又下起了大雨,我连说了几句,“你休息去吧”,一直不见回应,然后就挂了电话。

在晶莹的泪光里,我给她写了一条短信:“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你流泪的人,不忍心看着你流泪!”


十二

金色的油菜花

代表着金色的浪漫

金色的浪漫

就像一个故事的开头


故事的开头

有一个最美的等待

最美的等待

延续在所有的时光


等待从故事的开头

一直到故事的结尾

等待是一生

疼痛

看完日记已经是黄昏时刻,姜依菡收住鼻涕,擦干了眼泪,轻叹道,“土锤!上次我哪里是回家定婚,那是退婚,和人家淘了几天的气!”她拿起手机,想给赵会打个电话,一次次又放下了。

  月亮已经升起,校园里比往常空旷幽静。姜依菡一个人走在落叶上,踏出沙沙的声响,那些日记的内容像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播放。她望着远处模糊不清的树影,她的眼泪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