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古琴曲《平沙落雁》,以为叶名佩先生所弹为佳。想配一组图,表达听琴后的感受,于是有了这些抽象的摄影图像。古琴曲是高深抽象的,用这些点线面来表达感受,在于找到其中的契合点。

  老子所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说的应该是具象与抽象的辩证关系。曲到至极似无声,象到至极似无形,两者皆是抽象。抽象是具体形象的概括,是对事物本质和规律的高度总结。看似无形,听似希声,实则以简驽繁,包罗万象,任凭读者各自解读。

  《平沙落雁》古琴曲谱见于明末。全曲以水墨写意画般的笔触,淡远苍劲地勾勒出廖廓壮丽的秋江景色,表现浅沙流韵、雁鸣长空的自然风光。曲调抑扬顿挫,扣人心弦,肃穆悠远而生机内涵。这组图力求用抽象的摄影语言,表现曲目所描述的场景。

  反复听过《平沙落雁》,心中不勉生出几许感慨,有“长空雁叫、霜晨月”的雄浑与苍凉,有“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的壮阔与豪迈,有“衡阳雁去无消息”的无耐与惆怅,并“雲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乃是望穿秋水的等待与雁字回时的喜悦。这些也是这组图的意蕴之所在。

  叶先生演绎的《平沙落雁》,不徐不疾,淡泊从容,是天籁之音,听后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此篇图若不忍卒读,可以静静的听琴。

  图文均为原创,引用须经作者同意。

——青 桐 图/文